2011年5月26日

BBC:大家谈中国:悖论十题

来源:BBC中文网

新华门

公务员到底为谁服务引发网民热议

一、屁股决定脑袋

中国的公务员是个人人向往的职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工资待遇高。为什么高?因为中国有中国的特色,和外国的不一样,中国的公务员待遇是由政府也就是公务员自己决定的。为了不亏待自己,他们还制定了许许多多对自己有利的政策;每当和体制内的朋友在一起说到这些,他们都会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解。此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本来好端端的人怎么就变得这么不讲道理了?屁股决定脑袋,这就是很多老外看不懂咱中国人的地方。




二、谁给权力对谁负责

有次请单位某科长办理一件他职责范围内的事,可他以种种理由一推再推,最后只好不了了之。同样是这个人,只要是领导交办的事,无论困难多大,有时还只要领导给个暗示,他就会立马搞定,然后去领导那里邀功请赏。为什么反差这么大?因为他头上的那顶"乌纱帽"是领导给的,当然只对领导负责。而在美国,一个州长对他的"领导"美国总统不需要阿谀奉承,对他的臣民也就是州里的选民却要百依百顺。为什么?因为他头上的那顶乌纱帽不是总统给的,是选民给的。谁给的权力对谁负责,事情就这么简单。

三、能否给自己做手术

据我所知,古今中外好像还没有哪个医生是可以自己给自己做手术的,哪怕他医术再高明。如果把执政党的腐败比作毒瘤,那么切除这些毒瘤的工作,就不应由他自己而应该由别人来做。但我们的理论家却说,自我监督自我约束自我完善是我们执政党的成功经验,感觉这样的逻辑似乎有点问题,但又不知道它错在哪里?

四、别把老百姓往广场上推

据说现代社会消解官民矛盾主要有三种途径,一是法庭,二是网络,三是广场。对中国人来说,第一种方式水太深,那不是老百姓去的地方,于是多数人采用了第二种方式,给中国的网络带来了繁荣,但很多网站和网民也因此遭到整肃。不过总得有个说话的地方既然法庭和网络不能说,那恐怕就只能走向广场了。中国的执政者也许不会想到,把老百姓往广场上推的,其实就是他们自己。

五、他们在用脚投票

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当然是社会主义好,这是很多官员常挂在嘴边并教导我们的一句话。但奇怪的是,这些说社会主义好的公仆们,却总把老婆孩子和搜括来的财产往资本主义那边转移,好像没有谁是往朝鲜古巴那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去的。用时下一句很时髦的话来说就是他们在"用脚投票"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其实不用听他们怎么说,只要看看他们的脚往哪走就很清楚了。

六、什么是内政

"不许干涉内政"也是某些官员常挂在嘴边用来抵制国外批评的一句话,还赢得了很多愤青和脑残者的叫好。这话的要害是什么?是"内政"二字。其实批驳它并不难。正如一些网友说的:如果一个男人只是跟他老婆吵吵嘴,那别人当然不能管;但如果他把老婆杀了或把儿媳妇强奸了,你能说那还只是他家的"内政"?别人能不管吗?如果这样的事也不能管,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正义可言?

七、阴差阳错的阶级

阶级和阶级斗争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财产的多少则是划分阶级的标准,于是就有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共产党领导下,前者是专政者,后者是被专政者。但问题是共产党夺取政权后,无产阶级成了有产者,资产阶级成了无产者。可毛泽东不管这些,于是没有钱的"资产阶级"就被有钱的"无产阶级"专了几十年的政。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直到今天,还有人认为这个逻辑是正确的。

八、不爱的权利

清明时节,某地官方媒体组织庞大的队伍进京为毛泽东扫墓,并宣称这"代表了全省人民的心愿"。作为该省人民的一员,我就这样被他们给代表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毛泽东建立了新的政权,有人怀念他可以理解,但他也伤害过千百万无辜者,那些无辜者和他们的亲属,也有不爱不喜欢不怀念他的权利。作为执政者,怎能为了满足一部分人的爱去伤害另一部分人并剥夺他们不爱的权利?

九、国情是个好东西

有人问领导为什么中国的"三公"消费那么高?领导说这是中国的国情决定的;又问为什么官员不能公布个人财产?领导说这也是中国的国情决定的;还问为什么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领导说这还是中国的国情决定的……我很纳闷,难道人家就没有自己的国情?难道不同国情的国家就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和道德底线?原以为老邓的中国特色也就是国情论只是句空洞的口号,现在才明白它其实是个阴谋。任何错误和罪恶,都可以用中国国情来解释其合理性;任何批评与建议,都可以用中国国情予以拒绝,难怪邓之后的执政者都把它奉若神明。所以当今中国的官员和既得利益者都该感谢邓小平。是他老人家,为他的后来者留下了一个魔法无边的宝贝。

十、历史是个啥玩意

这些年来,每当日本国内有人参拜靖国神社,篡改历史教科书的时候,中国从官方到民间都会有很多人出来谴责,这当然没错。但很少有人想过,我们的毛泽东时代给人民造成那么深重的灾难,国民经济也到了崩溃的边缘,又有哪个领导站出来向人民表示过半点歉意?不但没有歉意,相反地还在继续鼓吹和神化毛泽东,所以至今很多人心不平气不顺,这也是当今社会不稳的一个历史根源。如果说那些坏事与今天的执政者无关无需道歉,那么同样的道理,当年的侵略中国也不是今天的日本人干的,他们又凭什么要道歉?更重要的是,因为没有任何反思,所以我们现在的教科书特别是文科教材,充斥着谎言、暴力和谬误,孩子们从小接受的就是这样的教育。如果有人问我今天的中国什么事最让人揪心?那就是教育对孩子的误导和毒害。什么时候中国走上了一条健康之路,要做的第一件事,应该是把文科教材全部推倒重来。救救孩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