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日

许志永:就方滨兴校长的爱国论提十个问题

3月29日北邮校长方滨兴院士在研究生毕业典礼发言主题是谈“爱国”,看了演讲稿后,作为北邮教师,有对同学授业解惑的责任,有些问题不得不提。

一、卡扎菲能代表利比亚吗?

卡扎菲政权是否合法的根本标准是有没有经过人民真正的选举,显然没有。一个暴力集团抢劫一块土地绑架土地上的人民,宣称建立一个国家,于是抢劫就合法了,独裁者就可以任意屠杀人质,这是什么逻辑?典型的强盗逻辑。枪杆子打江山,家族侵吞巨额财富,什么主权?就是一抢劫集团,人类有责任制止其犯罪。我们,和利比亚人民一样,爱祖国是天然的本能,但是,爱祖国是爱生养自己的土地和土地上的同胞,爱这个民族的历史文化传承,但祖国不等于政府,不等于政党,不等于独裁者。

二、谁制造了利比亚的内战?

占领者不受制约,无限的自私和贪婪制造无处不在的腐败和严重的社会不公,人民多年受压迫,却由于恐惧不敢反抗,当人民终于忍无可忍走向街头表达不满,独裁者就用枪炮甚至飞机坦克残酷镇压,巨大恐惧之下人民被迫拿起武器,卡扎菲不是穆巴拉克,他要让利比亚人民付出残酷代价。是卡扎菲制造了利比亚的灾难,正如奥巴马演讲所说,如果人民有机会用选票表达不满,他们何必还要拿起枪呢?

三、打卡扎菲是列强的逻辑吗?

联合国通过的1970号决议,决定把卡扎菲交给国际刑事法庭,中国投了赞成票,这不是干涉利比亚内政,利比亚内政的前提是利比亚人民有内政,可是独裁者霸占下的利比亚,从来只有独裁者的家政而没有人民的内政。1973号决议,中国投了弃权票,是安理会通过了的,决定采取“一切必要手段”保护利比亚平民,只要卡扎菲这个抢劫集团还在,利比亚人民就受威胁,必须制止这个武装抢劫集团,利比亚人民才能有自由和尊严。打卡扎菲不是列强的逻辑,而是人类正义的逻辑,是人类文明进步的象征。

四、利比亚人民的未来是自由还是奴役?

显然,就像波兰、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以及阿富汗、伊拉克一样,当人民摆脱了独裁专制,虽然短期内会付出一定代价,但他们以及他们的子孙后代将享有民主和自由,他们有权利决定自己国家的未来。利比亚人民的过去是奴役,利比亚人民的未来必将是自由。

五、政权更迭一定是惨烈的吗?

修修补补当然比拆毁重建代价更小,可是,卡扎菲、金正日等独裁者占领的土地,人民悲惨地失去了修补的机会。把国家当成自家的私有财产,独裁者到死不肯放手权力,这是政权更替出现动荡的根源。美国政权更替不惨烈,四年一度大家快快乐乐,甚至突尼斯、埃及也并不惨烈,只要统治者克制内心的贪欲,懂得国家属于人民而不是少数特殊利益集团。必须有民主,政权更替才不会重蹈“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的惨烈,中华民族必须走出野蛮专制,必须走向民主法治的政治文明,人民才能从无声的蝼蚁变成有尊严的主人。

六、封锁谷歌能带来中国技术进步吗?

中国需要强大,需要科技进步,需要跟上时代潮流,可是您和您的团队在封锁中国人获得信息的自由,让中国很多科研人员搜索信息时充满烦恼,您以为中国人都是幼稚无知没有判断是非能力必须有主子告诉他们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吗?闭关锁国从来不会让中国强大,试图建立一个巨大的局域网,向北朝鲜学习,只会泯灭中国人的自由和尊严,阻碍中国科技进步。

七、苏联也曾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它成功吗?

苏联一度也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希特勒德国也曾经迅速强大,但是,没有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的根基,强大越快,崩溃也越快。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确实取得了巨大进步,但客观地说,这并不是创造了独特的模式,而只是放松了管制,并且学习发达国家引进市场经济的结果。今天,中国还远不是发达国家,人均收入全世界排名一百多位,而经济运行正在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如果现在就说中国模式成功,为时太早了些。

八、政治一定是邪恶的吗?

政治本应是公共事务,本应是美好的,就是因为缺乏科学的制度,人的无限贪欲带来了专制和残酷的斗争。人类文明的巨大进步就是用科学的制度把当权者关进笼子里,即使有私欲和野心,也没有机会膨胀。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从孙中山、黄兴到文革中的受迫害者,中华民族从不缺乏理想主义仁人志士,他们为追求国家民主自由赴汤蹈火前仆后继,直到今天,这个民族也从不缺少真诚的理想主义者,您以为追求美好政治的中国公民都是阴险的政客,以为中国人永远只能活在专制流氓政客之下,不可能的。

九、中国潜在动荡的根源是什么?

一年花比国防还多的费用“维稳”,表明中国并不真正稳定。不稳定的根源主要有三个:一是全面的腐败,和民主法治健全的国家不同,中国的腐败不是个别的,而是整体的全方位腐败,办事找“关系”,这已是常识,特权腐败已经成为中国人的生活常态。第二是严重的两极分化,年年喊民生,贫富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扩大,没有民主制约,特权利益集团不会主动放弃利益。第三是缺乏民主,政治本是公共事务,而中国普通公民没有参与政治的权利,政治被异化为枪杆子黑社会无限的贪婪私欲和不择手段的残忍,长此以往拒绝政治改革,中国动荡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十、如何维护稳定?

我们都希望中国稳定,但维护稳定,不是“莫谈国事”,不是对社会问题视而不见,不是面对不公不义麻木冷漠,维护稳定首先要知道我们国家需要什么样的稳定,国家的未来在哪里。暴力压制的传统刚性稳定已经不可能了,稳定必须建立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的基石之上,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市场经济必然要求民主政治,中国的未来必然是民主,人民决定国家事务的根本标志是每个公民手中的选票。其次,我们要力所能及维护社会正义,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从身边做起,从小事做起,做一个公民,坚守良知,拒绝与特权腐败同流合污,力所能及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同胞。对社会现实的不满意,不是我们逃避的借口,而是我们行动的动力,要相信这个进步的年代,相信这个国家的未来,建立一个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的更美好的社会,是我们每个公民的责任。

公民 许志永

2011年4月1日

2 条评论:

  1. 同意您的看法!覺得目前中國更需要法治,要有獨立的司法體系, 不受政府左右打壓, 才能保障民主的成果!

    回复删除
  2. 方滨兴这个与自由为敌的人,你要是有后人将羞于承认是你操出来的,你要是有学生也羞于承认你是他们的老师。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