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2日

对文革的一种给力的解释

作者:姜莱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3f16f10100opip.html

关于文革的书籍和文章汗牛充栋,在这些文字中,老姜以为许锡良先生的解释还算有意思,给人以一针见血之感——文革不过是古代皇权与官僚集团斗争的现代翻版。当然,我知道肯定有人对这种解释会感到气愤。气愤就对了。这说明它切中了要害,打到了七寸,这才有人觉得蛋痛。


不过,许先生这些观点,是在网上的一篇博文中写出来的,我没读过他其他的有关文章,也不知道他是否有更严密和更完整的相关文字发表过。博文容量有限,叙述方式的学术性也不够,希望能看到许先生更慎密完美,也更加学术化的文章。另外,许先生没有谈到文革这种皇权与官僚集团斗争的后续发展,以及它给当代中国造成的影响。我现在闲来无事,就来画蛇添足,接着这个话题补充说说,权当凑个热闹。

一,在中国的政治史上,皇权与文官(官僚)集团的斗争,一直是一条主线。但这并非说,中国历朝历代只有皇权与文官这两大政治势力,举足轻重的还有外戚和宦官两大利益集团。这四大力量主宰着中国几千年来的上层建筑,甚至主宰着历代王朝国家的命运。而且皇权与官僚集团也并非总是在作对,在特定时期,皇权和官僚还会联合起来,以对付宦官或外戚集团。外戚或宦官也不是在任何时候都站在皇权这一边,有时他们也会联合官僚集团抗衡和挑战皇权。至于外戚与宦官集团,他们在历史上更是经常拼得你死我活,把宫廷政治演绎得炉火纯青。中国人玩政治很有一套,懂得要以多克少,最大限度孤立敌人,懂得如何搞统一战线,拉帮结派。于是,以这四大政治势力为主角儿,几千年来,华夏的政治舞台上演出了一幕接一幕的合纵连横的好戏。只不过这些戏大都很残酷,也很血腥。

二,现代社会,皇权已没了三宫六院,妻妾成群,外戚也就没有以前那么复杂,那么盘根错节了。但外戚在政治生活中的作用仍不可忽视。四人帮就可以说是一个准外戚集团。四人帮的头儿实际上是江青,王、张、姚实际上都是江青的附庸,他们哥几个也只有贴着江青,才有可能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坐大。毛对张春桥和姚文元另眼相看,固然与两位文才不错,而且与毛的理念也相符有关,但两位对江青的紧跟和呵护,这才是关键。另外,现代社会已没了宦官,但执行着与宦官相似职能的人却不可或缺。这些人负责打理现代君主的日常生活,保卫他们的安全。作为皇权的内卫集团,他们对国家政治生活的影响力同样是巨大的。

三,且不说四人帮的执政理念,与当时的百姓们的需求已格格不入,单就政治智慧而言,四人帮也是我知道的中国历代外戚集团中最差劲的。这一点与江青有直接关系。江青是一位非常跋扈的女人,任性而自以为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做事随心所欲,动辄用屁股指挥脑袋。她的政治谋略更是一张白卷。在四人帮覆没的的前一两年,江青一方面在与以周恩来和邓小平为代表的文官集团作着殊死搏斗,另一方面却对内卫集团的领袖汪东兴视而不见,且一再羞辱、怠慢和威胁他。这样一来,毛一走,文官们与内卫们一拍即和,立马将四人帮拿掉,也就不足为奇了。

四,同样是皇权与文官集团的斗争,现代与古代还有一点不同,那便是“人民群众”作为一种力量也卷入了进来。这一情况,恐怕与现代社会政治意识模式的突变有关,如自由民主理念和马克思主义的输入与传播。也与现代科技、尤其是交通与信息传播技术的进步有关。有了现代交通与信息传播工具,政治集团才有可能及时大规模动员“人民群众”卷入政治运动中,而在古代,这些斗争大多都会以宫廷政治的形式了断。但即便如此,我仍然同意许锡良先生的观点,在分析文革的政治内斗时,只需重点考虑皇权与文官集团的斗争,而“人民群众”这股力量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在这种斗争中,“人民群众”只是一种道具或工具,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发言权,更不可能左右中国的政治走向。在信息不透明和没有法制民主的社会,看起来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始终只是权势政治集团摆弄的一种木偶剧。当然,这不是说不同权势政治集团与“人民群众”的关系都是一样的。不同利益集团有不同的执政理念,走着不同的政治经济路线,因而他们对“人民群众”的民生的影响也不同,有好坏优劣之分,只是“人民群众”并没有对这些政治集团进行选择的权力。像四人帮,他们的执政理念几乎没有发展经济的任何内容,一心一意在谋划着如何夺权和掌权,这与当时的“人民群众”的期待相去甚远,但如果四人帮的政治谋略十分到位,当时的他们就真的掌握不了国家的最高权力吗?也不尽然。四人帮当时的确不得人心,因此他们倒台后,在民间几乎没有出现过任何成规模的反弹,这当然也是文官集团能顺利将他们拿掉的一个原因。但“人民群众”的这种作用,是辅助性的,谈不上有什么决定性的影响力。

五,在大中国,结束皇权政治的是两位曾经的苏联同学,即蒋经国和邓小平。在台湾,蒋经国不当现代版的帝王,而是把台湾推向了民主政治的道路。在大陆,邓小平也不做现代版的皇帝,但他没有采纳被左派称之为西方民主的政治制度,而是采用了另一种结束皇权的对策,即实施最高领导人的任期制。任期制看似简单,却也能给皇权致命一击。帝王的特征有很多,但终身执政是一条底线。任期制一实施,这条路就给堵死了。

六,中国民主政治的道路仍很漫长,但皇权已被解构,这也算是一种历史进步,值得中国人欣慰。不过,没有民主政治垫底,皇权的湮没,主要意味的仍只是官僚集团的胜利,远谈不上“人民群众”的地位有什么实质性的提升。皇权倒掉了,文官集团胜利了,家天下变成了官天下,皇权的遗产被人数众多的官员“集体”继承,这当然也是好事。但也带来一一些新的问题。简述两条:第一,没有民主政治支撑,官员腐败仍缺乏民主监督。在皇权制下,民主监管也是缺失的,也存在大面积的腐败,但至少还有皇权的打压。皇权视天下为自己的私产,对“偷窃”自己私产的家伙深恶痛绝,因而对皇权不认可的腐败行为,皇家一定会下狠手打压。这当然也无法真正遏制腐败,却至少能延缓腐败蔓延的速度。而在既无民主监督又无皇权打压的背景下,腐败以几何级速度蔓延,也就在所难免了。第二,皇权的崩塌,意味着一种精神依托或“信仰”的同时瓦解。崇拜皇权领袖当然不是什么好的信仰,但毕竟是一种精神信念。现在皇权没了,这种精神信念也随之瓦解,宗教或民主自由的精神依托又仍然缺失,人们便开始彻底转向拜物教。现在的中国,人人在逐利,但肥利已被胜利的官僚集团分走,并牢牢把持着。对大部分人而言,面对这些可望而不可及的肥利,他们就只能望梅止渴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