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4日

中国百姓的财富去哪了?

根据联合国的标准,联合国规定每天收入在1.25美元以下的人属于赤贫的人口;联合国的标准贫困人口,是一天收入2美元以下。中国大陆在2010年
12月份公布一个民政部的数据,说是要提高中国的贫困标准线,即每人年收入1千1百80元。也就说,中国大陆的贫困线是1个月不到1百人民币,十几美元。中国大陆为什么不按联合国赤贫标准划定贫困线?结果在中国政府发言人的解释中:按照中国式贫困(即每人年收入1千1百80元),大陆就只有4千万了。但是,如果大陆贫困线提高到年收入1千5百元人民币,贫困人口就是8千万。一旦提高到每天收入在1.25美元标准线的时候,中国大陆则有2.5亿赤贫人口!如果按照2美元收入计算,全中国有9亿人口是属于联合国规定的贫困人口。

这个数据是一个官方公布数据,这个数据非常可怕。可怕之处在于,如果现在按照官方公布的13亿人口,居然有9亿人口属于联合国规定的全球的贫困人口。只有4亿人口在小康和非常富裕中。而且,按照这个数据,也就是说,中国大陆人占了全球的贫困人口中85%的比例。中国人常想像非洲很穷,对照此比例,就发现非洲低于2美金的贫困人口非常小。

2011年的1月12日,中国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也公布了一个数据。他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要大家不要害怕通货膨胀,因为中国现在通货膨胀不高。他说按照历史上看,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通货膨胀率是5.6%;比如在1988年跟1994年中国的通货膨胀分别达到18%跟24%,而2010年通货膨胀还没有达到平均数。然而,根据经济学国际上的标准,一个国家通货膨胀如果超过4%的时候,它就意味这个国家进入恶性通货膨胀了。姚景源公布这个数据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在改革开放以来,一直是在一种恶性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发展,他的中国30年来的通货膨胀率是5.6%,就已经说明。

最近,中国央行副行长马德伦写了一篇文章,说人民币遇到五大困境,其中最大的困境是人民币现钞供应与印刷能力的严重矛盾。他介绍中国现在有6家印钞厂,三家铸币厂。纸钞厂6家,总共3万多人,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印钞厂。但是他说由于人民币现钞发行量不可预测,由于金融原因,政策原因而不可预测,所以造成了建国以来除个别年份以外,每年都是以20%的速度增长现钞供应量,造成了中国人民币的印刷厂整个工程的建设速度赶不上发钞速度,造成了现在遇到了严重的印钞能力不足的问题。所以造成了市场上人民币现钞短缺,而造成人民的恐慌。这段话讲了两个问题:第一,说的是中央央行跟中央政府对人民币的印钞量是不可预测,他们不可掌控、难以控制,是可以随便印钞票的;第二,透过20%的印钞的递增的速度,而这个递增速度现在还在增长,造成了生产能力、印刷钞票的能力不够。当然他解释有很多原因,技术人员的培训,还有工厂安装,厂房建设都需要周期,所以造成现在难以满足。但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大量印钞票造成中国通货膨胀。

中国央行副行长吴晓灵也承认,其实中国这几十年来的经济增长并不是真正的经济增长,是因为央行发行了过多的钞票把整个中国推动起来了。

在海外,中国很有钱。中国现在有2万8千亿的外汇储备,很快就要突破3万亿了。全世界的外汇储备加起来也就刚刚跟中国一样,中国是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但是,中国的外汇储备并不是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也不是中国政府拥有的财富,它实际上是笔负债。

按照西方的观点,一个政府拥有的外汇储备是真正政府所拥有的财政。比如人们用美元换日元、换台币的时候,不是跟政府换,是跟银行换;银行只做一个交易的中间体,银行卖出美元买进台币,在交易中台币没有增发,美元也没有增发。但是中国大陆不一样,中国大陆外汇制度中间是个人民银行,当人们把美元进入中国大陆时,是卖给了中国人民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印钞票发给人们以人民币。也就是说,中国出口的东西越多,中国银行的外汇储备越多,但是同时印出的人民币钞票也是越多。就如一个家庭,妻子儿女每个人挣钱把美元都交给父亲,父亲给他们写纸条,在家吃饭都用纸条,所有的金钱都集中在父亲手里,父亲就成为最有钱的一个富翁。中国政府就象这个专制的父亲,利用外汇制度就变相把全中国的生产财富,尤其出口的财富都集中在手里了,就握有全球最大、最高的外汇储备。但当美元被政府拿到手的时候,这个钱就被政府拿来任意去花销了。这个美元,就相当于过去黄金本位时候的储备黄金。但人民币一旦发出去之后就没办法去收回了。一旦外资撤出,就会把人民币交回,中国要给付美元,于是当外资要撤出的时候,中国手中美元就会越来越少,即等于黄金储备减少了。所以,中国经济的陷阱,就是当它经济增长越快,出口越多的时候,中国的外汇储备就越多(全国的出口外汇都集中到政府手里);同时,中国由于出口大量的物资到海外,资源越来越少,但是印的钞票却越来越多,因之造成中国的经济越发展,通货膨胀会越严重。

如今中国经济看似很好,是因为把全国百姓的财富都被集中在政府手里;但实际上内部是靠通货膨胀维持,对全国老百姓负债。而且政府的钞票印得越来越多,物资越来越少,早就一个恶性循环。在这种情况下,现在人们看到,美国的物价相反要比中国便宜。中国很多物资被廉价出口之后,在中国同样的产品反倒物价非常的高;在中国不管买鞋、买衣服什么都比美国要贵。

试想,比如这个世界上美元只1万块钱,中国大陆拿走了3千块;拿得越多,手里的人民币相对就要升值起来。所以,中国大陆很明显的知道西方各国逼人民币升值的渠道来赚中国政府的钱。但中国政府还就故意让它去赚,实际上从2007年至今已经升值26%了。26%是什么概念?按照2010年2万4千亿的外汇储备计算,26%升值等于是中国损失掉了5千亿美元。5千亿什么概念?1997年是中国外贸净利润140亿,到了2009年时候净利将近1千4百亿,5千亿就意味着至少损失了中国5年的外贸出口的利润,也就是说中国5年的出口白干了。美国政府为什么要中国政府去人民币升值?一方面中国政府去买更多的美国国债,同时逼人民币升值,因为买1百美元国债,一年后美国只要还94美元了。就这么简单。

中国政府当然看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不敢让人民币快速升值。相反还预期海外的热钱到中国去。当人民币升值6%时,把美元放到中国不做任何事情,1
百块钱就有六块钱的利润。中国政府害怕美元撤出来,故意制造一个升值的预期:"缓慢升值"。但美元在中国赚钱,赚的谁的钱?是中国百姓创造的利益,中国劳工的利益,中国百姓的税收。所以,中国政府无形中用中国百姓的财富去供养西方发达国家,所以,人们在西方可买到很便宜的中国产品。

但做为美国人来讲却很简单,希望人民币一次升值,升值之后其政府的负债就稀释了,一次升值20%,1万4千亿的美国国债就锐减了3千亿。。3千亿,要向老百姓收多少税?!但是中国政府害怕这样,要"缓慢升值",宁可损失更多的钱,让西方国家都赚中国人的钱;从而维持中国经济表面上的"强大"。

在美国政府眼中,美国人的利益远远高于中国人的利益。这种人之常情无可厚非。尽管人权、政治制度的改变是最符合中国百姓的利益和中国长期的利益。但对于美国来说,如何改善美国人民的利益,才是第一位的。在改善美国百姓利益之后,第二步才是改善中国的利益、中国的人权。中国政府就是利用这种心态,跟美国政府做交易,诱使美国政府放弃人权方面的要求,而让美国政府在经济上占尽便宜,享受巨利。

然而,人们都知道,凡事都有一个临界点。情况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百姓就承受不住了。百姓不可能永远的承受在赤贫的标准线下。中国大陆9亿人口在联合国的贫困线以下,有2.5亿人在联合国赤贫线下。而政府总是掏钱送人,以前送给俄国,现在送给美国。但总有掏空的时候。

中国大陆以前维持经济的绝招,是先让工人下岗然后它把国营企业卖掉,之后卖矿山、卖土地。现在矿山、土地卖差不多了,就要征房地产税了。在逐渐逐渐变方式掠夺的时候,百姓的愤怒就会被引爆。从前让工人下岗,政府可以让刘欢高喊"只不过是从头再来",而且那时还有一些"从头再来"的机会;后来卖国有企业,人们会觉得可能跟自己没关系,卖掉就卖掉了;如果你觉得矿山国有卖掉就卖掉了;如今卖土地、逼老百姓没房子就高价买房子,遭到的反弹就比当年工人下岗、卖企业矿山要猛烈得多;若买高价房子住之后,还要付出每月高额的房地产税的时候,老百姓就可能再也忍受不住了。民众没有办法忍受。

以前中国经济在往上升,因为有资源可卖。但现在印钞票的速度跟建印钞厂的速度不相匹配了,越来越高的印钞票的速度进行通货膨胀。当政者明知道通货膨胀,也不想控制,因为政府大量的国债,可以靠通货膨胀而变相的债务稀释。美国政府对待中国政府的招数,被当政者原封不动地应用于中国老百姓。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就看到中国一年23万起的群体事件。但23万起星散的群体事件,还可以用1万亿的维稳费给抹平。只有当中国经济出现崩溃,特别房地产泡沫爆裂的时候,中国老百姓几家人、祖孙三代的积累化为零了,百姓的承受能力一下子就会破灭,届时再多的维稳费也无济于事,因为很大部分的维稳人群,本身也成了不稳定份子。

据悉2010年12月份,一些专家学者包括政府官员开了个内部经济会议,会后得出一个结论,说中国的经济已经走上了最困难的一个阶段,在未来的两、三年将会遇上很大的麻烦。北京大学教授张维迎甚至提出建议,把外汇储备都平分给老百姓,要不农民分两份,城市人分一份;穷人分两份,富人分一份,否则中国将出大问题。另外其它的一些学者也提出问题,说房地产问题现在不能不解决,但也不能解决;长期发展下去房地产崩溃,可要解决,中国财政就崩溃了,所以早解决不行,晚解决也不行;快解决不行,慢解决不行,而且他们承认现在地方上的势力非常强大,中央政府没办法控制了。讨论汇率制度时也说,升值太快的话政府就垮掉了,因为热钱一看中国没钱可赚就会撤回去,外来热钱撤回去就光剩人民币了,人民币就只有大幅度的贬值,中国经济就崩溃了。不让外资撤的办法就是缓慢的升值,给外国人有个预期让他能赚钱,都让海外的热钱到我们中国赚钱来。这个时候美国的热钱都跑中国来了,美国就没有钱去建设了,所以美国经济发展缓慢,中国就显得"很强大"。宁可让西方资本赚钱,"宁与外邦不与家奴"。所以,最后一致的意见就是: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问题是,中国经济上崩溃的临界点已经近了,已经越来越近。而民众经济上的承受能力,更是越来越难以承受。中国经济问题最终矛盾激化之后,就会转成为一个政治问题。这个政治问题,将要求制度的变革。

来源:http://blog.ifeng.com/article/9910436.html
作者:颜昌海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feedburner.com/gaop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