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6日

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作者:魏紫丹

诸如目的、动机、意图、居心这类内在的东西,除非自己老实说出,否则,别人只能以X之心、度Y之腹。即便X是君子,如果他没有运用科学的方法,做这种隔皮断瓤的事,也会沦于瞎猜,更别说X是小人了。毛泽东在反右时说:"善意,恶意,不是猜想的,是可以看得出来的。"(《毛泽东选集》五卷,页427)别说"看",即便是"猜想",更有甚者,即便是"瞎猜、胡猜",也有可能瞎猫碰个死老鼠;蒙对的几率按大数定律说,该是50%。可毛泽东自认为有把握"看得出来的"所谓"善意,恶意",不管是当时对右派,还是随后反右倾对彭黄张周,还是文革对三家村、四家店、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甚至对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陈伯达、关王戚、林彪黄吴叶李邱;统统算起来,没有一次是正确的!其正确率等于0。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若是"和尚打起伞来"搞武断,那就比"瞎猜"还要更恶劣、更荒谬无数倍。所以,只有态度端正、方法科学,才能庶几乎无大错矣!那么,毛泽东丧心病狂地搞大跃进,其真实目的、动机、意图、居心到底何在呢?

王若水说:"毛泽东需要创造奇迹,需要做一番震惊世界的事业,需要使全世界目瞪口呆,这样才能确立中国的强国地位和他自己在国际共运中的领袖地位。这就是毛泽东发动一九五八年大跃进的背景。"(《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文革?》,《明报月刊》一九九六年十月号)

杨光认为,"大跃进"与"世界领袖"这二者是紧密相连的。中国若不能实现"大跃进",毛的"世界领袖"之梦就断然不可能成真,反过来,如果毛泽东命中注定要成为真正的"世界领袖",中国也就必将势不可挡地出现一场惊天动地、惊世骇俗的"大跃进"。(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反右运动?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

在《晚年周恩来》一书的第二章中,高文谦先生写道:"对于斯大林之死,毛泽东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在失去了斯大林这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大家长后,一直深感受制于人的毛泽东终于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从此行事可以不再有所顾忌;而且社会主义阵营一时群龙无首,正好可以'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一逞其压抑已久的充当世界革命领袖的雄心抱负。

"在这种欲望的驱使下,毛泽东的头脑开始急剧膨胀,决意独辟蹊径,在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上,向苏联模式挑战,企图再一次创造奇迹,与苏联一争高低。毛后来种种好大喜功,头脑发烧,急于求成的举动,诸如改变原来中共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大幅加快国家工业化、农业集体化的进程乃至发动'大跃进',莫不根源于此。"

毛号召中国要"赶英超美",我的朋友张先痴一语戳穿:他是"骨子里想当地球球长"(《格拉古轶事》第42页)。

我由于切身感受而体会到:毛实现自己的图谋,总有一个"三步走"的思维框架。1957年毛反右的三步是:一月,在省、市、自治区委书记会议上,告知党内:蚂蚁出洞嘞!大学教授、学生、知识分子、民主党派要在中国搞匈波事件,要推翻***,左派要做准备;二、三、四月,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在天安门上,笑容可掬地、诚心诚意地布置陷阱;五月中旬,以中央文件和《事情正在起变化》为题的文章,向党内发出反右密令。毛最大的三步走是:由延安整风建立全党的领导权到夺取全国的领导权;由一党专政到一人专政;由中国的斯大林到世界革命导师。谋取世界霸权地位也是三步:当社会主义阵营的头;当第三世界的头;最后是,"把地球管起来"。

所以毛的超英赶美,实际上是"声西击北";只是一场以英美为参考系的中苏较劲,当下的目标是"阵营的头"。

同年8月的北戴河会议上,薄一波传达了毛的一个想法:要破除迷信,美国不算什么。用不了一、二十年,苏联可以变为两个美国,我们可以变为四个美国。

这句话隐含的意思,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较量,而是中国与苏联的竞赛:你苏联不过变成两个美国,我比你多一倍,我是英、美、苏一起超过!在此前后,毛还说:中国人口多,为什么不应当成为世界第一大国?在延安的时候,林彪同志向我说,将来要赶上苏联,当时我还不相信,我想苏联也在进步呀?现在我相信了。我看我们的共产主义可能提前到来,因为我们的方法比苏联好,速度比苏联的快,再加上有6亿人口和苏联的技术援助,理所当然应当走到前面去。(杨奎松:《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页436。)

八大二次会议上,柯庆施向毛泽东说:"明年上海可以试行吃饭不要钱了。"毛泽东听了非常高兴地说:"做到吃饭不要钱,有全世界的影响,可比苏联放一颗卫星大得多。"(李锐《毛泽东的晚年悲剧》页71)

在苏联人看来,他们的国家要比中国发达得多,但赫鲁晓夫也只敢提十五年赶上美国,基本上实现共产主义,而比他们落后许多的中国,原来还只是说用十五年赶上资本主义世界第二位的英国,可不久就改变了口号。到了1958年5月中共八大二次会议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七年赶上英国,再用八到十年赶上美国。也就是说,赶上美国的时间几乎与苏联老大哥同步了。而到了1958年9月初,毛泽东则干脆提出五年接近美国、七年超过美国了。

毛泽东甚至并不忌讳中国要先于苏联进入共产主义。他在八大二次会议上说:"我看我们的共产主义可能提前到来,因为我们的方法比苏联好,速度比苏联快,再加上有6亿人口的齐心协力,理所当然要走到苏联的前面去。

同年11月的武昌会议,毛泽东再一次讲到了超过苏联的问题。他说:中苏对比,我们快,他们慢的关键是,他们的资产阶级等级制度根深蒂固,上下级悬殊,猫鼠关系,我们是干部下放劳动,将军当兵。他们缺乏群众路线这一着,即缺少政治,所以搞得比较慢。另外还有几种差别,工农、城乡、体脑劳动,没有破除。毛泽东还说,不管我们走得多快,还是要给苏联人留面子,我们一定要让苏联先过渡,我们无论如何要后过渡,我们可以以社会主义之名,行共产主义之实。他还说,我们10年后就可以搞到4亿吨钢,160万台机器,25亿吨煤,3亿吨石油,还有天下第一田。可是,他们搞了那么久,还没有过渡,落在我们后头,现在已经发慌了。他们还没有人民公社,他搞不上去,想抢上去。我们过渡到苏联人前面,他们脸上无光。("文革"前夜的中国作者:罗平汉)

《毛泽东全传》一书作者辛子陵说:"发动大跃进和公社化运动,酿成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惨剧--饿死三千七百五十五万人。研究毛泽东的晚年错误,要抓住这个重大历史事件。这是破解毛泽东之谜的一把钥匙。"(《千秋功罪毛泽东》导言)所以,实事求是地确定毛泽东发动大跃进的目的,许多毛泽东之谜就可迎刃而解,否则,如按下面论断进行思维,则毛泽东之谜就会百思而不得其解,如:"乌托邦"论、"改变一穷二白"论、"好心办了坏事"论、"急于求成"论、"全民狂热"论、"诗人浪漫气质"论、"精神万能"论、"太不懂经济"论,甚至"个人崇拜"论、"政治经济体制"论,等等,即便有一点道理,但终于难免是属于隔靴挠痒的皮毛之见,而对于正确解决作为重大历史事件的大跃进中的一系列问题,则毫无裨益。比如,为什么说"大跃进是反右运动的第一个恶果"?为什么把大跃进的"人祸"归于"天灾"?为什么毛为假卫星推波助澜,说:"大放假卫星,有极大好处,无假哪里来真"(《庐山会议实录》,241页)?为什么他拍着桌子说:"只有陈云能管经济,我就不能管"(《庐山会议实录》,页18)?为什么"不可思议的大救星"居心要让人民穷?为什么毛对饿死几千万人态度那样冷血?为什么人民、特别是农民遭受那样空前绝后的人权灾难,财产(连锅碗瓢勺)被剥夺精光,饿死不能逃荒?为什么对在庐山会议、在七千人大会上指出大跃进错误的人进行迫害,甚至置之死地?为什么大跃进不算经济账,强调要算政治账呢?

如果实事求是地认定毛的目的、动机、意图、居心,就能让许多此前此后、大惑不解的问题,茅塞顿开,一通百通。如,为什么毛于1953年违反新民主主义建国纲领--起宪法作用的《共同纲领》,提出贯彻废除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所有制的过渡时期总路线?为什么1955年批"小脚女人"邓子恢?为什么1956、57、58年批周恩来等的"反冒进"?为什么毛要坚持斯大林主义?为什么毛57年发动反右派运动使知识分子遭受浩劫、把科学民主精神一举歼灭?毛为什么要践踏"八大"路线、大搞"阶级斗争为纲"?毛为什么亲自出马大树"正确的"个人崇拜?毛为什么批"三和一少"、不顾本国人民死活,拼命出口革命,对阿尔巴尼亚、对亚非拉超出国力进行"援助"?连众说纷纭的、毛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动机,以及,毛为什么要屡废自己的接班人?这些问题的答案,也成为数学上的术语:"同理可证"。

这样做,是否会成了为***所批评的"唯心论"呢?不会的。系统论认为,目的是系统的形成性要素,是贯穿各个环节的一条红线。点明了毛泽东搞大跃进的野心,这就击中了大跃进的要害,揭示出大跃进的灵魂所在。他们的老祖宗马克思恩格斯说过:"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119页)毛泽东本人在《论持久战》中也说过:"战争的目的,就是战争的本质,就是一切战争行动的根据,从技术行动起,到战略行动止,都是贯彻这个本质的。战争目的,是战争的基本原则,一切技术的、战术的、战役的、战略的原理原则,一点也离不开它。"我们是否可以比猫画虎,做成如下的改述:"大跃进的目的,就是大跃进的本质,就是大跃进中一切行动的根据,从技术行动起,到战略行动止,都是贯彻这个本质的。大跃进的目的,是大跃进的基本原则,一切技术的、战术的、战役的、战略的原理原则,一点也离不开它。"

张显扬在《毛发动文革,生前防篡权,死后防鞭尸》一文的结尾说:

"我说了那�多,中心的意思,就是决不要用理想主义的眼光去研究文化大革命的起因,不要掉进人家的思维模式。这�没有任何理想主义的东西,有的只是赤裸裸的、血腥的权力斗争"(《开放》杂志2006年5月号)。

其实,毛泽东权欲熏心的、极度恶劣的的本质,早在延安时期,莫斯科派来的、以记者身份作中共太上皇的弗拉基米洛夫就对之洞若观火。他在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的日记中写道�"毛通过拼命夺权来压制每一个人,他的全部理论只不过是为这种一直�绕心头的目的打掩护而已......毛泽东平时从来不阅读马列著作,只是研究中国古代史书和小说中的权术斗争......毛泽东根本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这个喜欢说粗话和随地吐痰的狡诈农民,�然就是掌握了所有人生杀予夺大权的皇帝"。

根据马克思关于人的创造是其本质对象化的原理,我们说,毛泽东有多么恶劣、凶残、疯狂,他的创造--大跃进就有多么恶劣、凶残、疯狂!反之,也然。

最后,我们再让他自鸣得意一回:"现在看来搞十几亿人口也不要紧,把地球上的人通通集中到中国来粮食也够用。将来我们要搞地球委员会,搞地球统一计划,哪里缺粮,我们就送给他!"蚂蚁打哈欠--口气可不小,毛泽东要以管理地球为己任了。

--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feedburner.com/gaop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