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6日

毛泽东最后选定的大位继承人到底是谁?

逝世前的毛泽东最关注的无疑是将最高领袖之大位究竟传给何人。当时有五种可能:1、传位给华国锋,2、传位给江青,3、重新启用并传位给王洪文,4、传位给张春桥,5、传位给毛远新。从现有材料看,毛泽东最后选定的大位继承人理应是毛远新而不是其它人,只是毛泽东自已也没有预料到自已会那么快就神智不清,那么快就去见了马克思,以至来不及实施其传位计划。

一、华国锋是过渡性「慑政王」

过去,一般人都认为华国锋就是毛泽东选定的最高领袖的接班人,现在看来,这只是一种错觉。

1、暂时选择华国锋过渡是毛泽东不得已的选择。毛泽东逝世前他的司令部中有两股强大的势力:一是四人帮为首的靠文革起家的极左势力,二是以功臣宿将为首的右翼保守势力。前者是维护文革「成果」所必须的势力,后者是维护稳定大局所必须的势力。但这两股势力经过十年文革的反复撕杀搏斗后,内心已势同水火,毛泽东选哪一方的人,其风险都太大,因而他不得不选择无派系的华国锋来做为过渡人选。

2、近期所揭示出的张玉风的交待材料供称:在毛泽东招集核心成员所拟定的两份毛泽东之后中央政治局常委名单中,华国锋都只列在第二位,均在毛远新之后。但这仅是依据之一。

3、毛对华的能力始终不放心。尽管毛给华写过「你办事,我放心」的字条,然而不仅现在有材料说,这只是针对某一方面的事务而言的,而且即使是刚打倒四人帮时公布的材料,也没讲清这句话的语言环境。更重要的是毛生前对华国锋才能的评价仅为「也不蠢」,这比之邓小平的「人才难得,政治思想性强」确实相差太大了。而中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又处于异常复杂诡异的文革时代,其最高领袖的聪明当然是绝对必须的。因而毛泽东对华的总体执政能力恰恰是不放心的。华后来轻易被其下属邓小平击败,这本身也证明毛对华和邓在能力上的巨大反差所做出的判断是正确的。

4、毛泽东的帝王思想非常严重,而且越来越重。其晚年不惜发动文革,剪除极有才能的战友和元勋,砸烂他亲自建立的政权体系,就是在把党天下变成自已最可靠的家天下和夫妻店。在这种功臣宿将皆为仇,只信亲人不信大臣的背景下,毛把大位交给亲人以外而又能力不强的华国锋,无疑是既不放心也不甘心。

5、后文的论证表明,毛最后选定的大位接班人是毛远新,这同时也就排除了华是大位接班人。毛看中华国锋的,主要是他对自已的忠诚和忠厚,是他没有明显的野心,而这正是用过渡性「摄政王」去扶助「太子」登位的必要素质。

6、若毛一心让华继承大位,毛势必遗命自已的主要亲信四人帮全力扶助华,不准他们搞鹤蚌相争,与华争夺大位。作为毛的亲信忠臣江青等人自然也会忠实于毛的这一最大遗命。在这种情况下,华当然不会也没有必要昌那样大的政治风险去逮捕四人帮和毛远新,去背上「毛尸骨未寒,华就背叛毛,对毛的亲属下毒手」的恶名。

然而毛逝世后,首先跳出来与华真夺大权的并不是叶剑英等功巨宿将,反而是四人帮。江青不仅要求华和中央尽快给毛远新安排「工作」,在华拒绝并要毛远新回辽宁后,在华并未提出新的路线的情况下,四人帮便迅即剑拔弩张,在《光明日报》向「修正主义头子」发出严厉警告。这在客观上表明,江青等人对华违背毛的遗愿愤恨不巳。

假如1976年4月毛泽东在决定华任总理和党中央第一付主席后,他既没有让华扶助毛远新接大位的遗命,也没有专门表达一定让华接大位的遗命,那也同样清楚地表明,毛的遗愿就是让华继承大位,否则,毛泽东绝不可能让华任总理和党中央第一付主席。那么,在这种况下,作为忠于毛泽东的主要亲信的四人帮尤其是江青,也不致于去反对毛泽东的遗愿,去挑战华国锋。

当然,四人帮即使在明知毛的遗命或遗愿就是让华而不是让毛远新继承大位的情况下,他们也存在着挑战华国锋的可能,但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了。一者四人帮对毛泽东的个人迷信和愚忠已深入骨髓,江青尤其突出。二者华此时并未提出与毛相对立的路线,「照过去方针办」和「按既定方针办」并无实质区别,完全可以当面沟通,绝不致于因此而反目为敌,大动干戈。

二、毛不可能让江青继承大位。

1、中国社会从来都是男权社会,除武则天外,几千年都是男人当皇帝,男人继大位。在这种根深缔固的传统之下,女人继大位必然危机四伏。

2、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和执政从来就是男姓主宰一切。江青、叶群以前,即便是蔡畅、邓颖超这样的老革命家,也从未进入过政治局等领导核心层,而江青、叶群又都是沾了老公的光才进入政治局的,一旦老公去世或失势了,她们的身价便会暴跌。在老革命家心里,这些靠老公上台的夫人比旧时代靠老公上台的夫人更让他们看不起。

以上两点毛都不能不深有所忌。

3、文革是毛搞的一次最浩大的整人运动,江青更是毛大整功臣宿将的打手和急先锋。江青本人更是骄横跋扈,树敌太多。毛也深知其积怨甚深,难当大位。

4、毛若有心扶江青继大位,就绝不会一再公开批评四人帮,尤其不会公开批评:江青有野心,她想当党的主席,让王洪文当委员长。毛不想让江青继大位,首先是怕她因此而不得好死,因而也不希望江青野心太大,所以自然要抑制其野心的澎涨。很明显,毛如果有心扶江青继大位,只能在去世之前而绝不会在去世之后,至少应在去世前大树特树江青,因为去世后更没希望,更没人买江青的帐。

三、毛也不可能让王洪文重新成为大位接班人。

废「太子」王洪文也不可能因为林彪倒台而重新成为大位接班人。

1、王洪文到中央试用后,其能力和智力令毛深感失望,以致毛泽东宁愿选择已被他打倒了的「另一个最大走资派」邓小平,也不选择忠于他的王洪文。邓小平的下台虽使王洪文的地位稍有改善,但其能力和智力绝不会因此而有多大改变,当然也就没有重登大位接班人的可能性。

2、王洪文无法自成一体,又不听毛的告诫,一再和江青搞小集团,并受江青等人指使,为四届人大组阁的事到长沙去告周总理的状,这都令毛大失所望。

3、中共历史上曾推举工人出身的向忠发为总书记,其结果向忠发不但只能当宣传部长李立三的傀儡,而且被捕后马上成为叛徒。熟知党史的毛泽东,自然不能不引以为诫。

四、毛也不可能让张春桥成为大位接班人。

1、同江青一样,张春桥是毛发动文革大整功臣宿将的打手和急先锋,树敌太多,积怨太深,甚至连陈永贵这样的老实人也无法与之相处。毛也深知,这类打手式的人物是无法做最高领袖的。

2、此人太深沉,城府太深。如果说江青是因为太无城府而令毛不满,那么张春桥则是因为城府太深而令毛心怀猜忌以致不敢过份信任和重用,尤其是在有了林彪事件的教训后,毛对这类人物的猜忌和惊惕就更重得多了。

3、毛若有心用张春桥接大位,早在林彪倒台和邓小平下台后就用了,而绝不致于在选择华当上总理和党中央第一付主席后,马上又转而另选张春桥。

既然上述四人都不是毛嘱意的大位继承人,那么很显然,毛泽东只能选择第5个人。

五、前文已分析了华国锋、江青、王洪文、张春桥皆不是毛泽东嘱意的最高领袖的继承人,在排除了以上四种可能后也就表明,毛泽东逝世前的最后岁月,他所真正嘱意的大位继承人只能是毛远新。其根据何在呢?

1、毛泽东不但皇权思想越来越重,越来越把天下看成是他个人的天下,完全凌驾于全党全民之上,用现代圣旨―最高指示操控全党全民,用个人迷信推动全党全民天天宣誓效忠于他,而且他也是当代中国第一大恋权狂。由于他带头恋权至死,也就无法让下属各级官吏实行任期制,因而他在大位27年,直至其80多岁且大病缠身也不肯考虑废除党政职务终身制。毛的这种思想简直连封建皇帝都不如,因为封建王朝尚且建立了告老还乡的退休制度,不允许官员掌权至死,更何况是「为人民服务」的、理论上人民可以随时撤换的「公仆」。正是这种越来越重的皇权思想和恋权至死的思想构成了毛泽东最终选择毛远新做大位继承人的主要思想基础。

2、毛的大位无法交给外人。毛泽东废尽心机不惜血本地发动浩大的文革,整死逼死那么多人,其首要目标就是把一切大权夺到自已手中,把党天下变成他最放心的家天下,来实现其宏图大业―建立毛家封建专制王朝统治下的社会主义「天堂」,就像当今朝鲜建立的金家世袭王朝统治下的充满红色恐怖的社会主义「天堂」。为达此目的,毛把开国元勋、在朝中掌权的主要功臣宿将全都整了一个遍,可谓举目之下皆仇人,忠勇之下皆仇恨,而且毛也深知华国锋根底浅而又能力弱,把大位和当时中国的滥摊子交给这样一个人他能放心吗?他的社会主义大业能放心吗?毛家人的身家姓命他又能放心吗?正因为如此,他在1976年6月15日与朝中心腹下大臣谈话时,竟当着他们发出了这样的哀叹:「我八十多了,人老总想后事…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这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注1〕(笔者曾听过此文件的传达,当时全场气氛异常低沉)在经历了选择党内优秀人才刘少奇、林彪、邓小平尤其是林彪为接班人的三次巨大挫折后,他再也难以相信亲属以外的「忠臣」。因此,毛在此时要扭转危局,那就只有把大位交给最忠于自已、年富力强、能力也较强的亲子般的侄几毛远新。

3、毛的子女无人能继承其大位。

(1)毛的子女中最有潜力继承其大位的,当然是当过工农兵的大儿子毛岸英,可惜在朝鲜牺牲了。毛一度选中王洪文为大位接班人,看中王洪文的突出一条就是在基层当过工农兵,毛培养毛岸英正是按照先在基层当工农兵这一路子来培养的。

(2)小儿子毛岸青大脑得了病,实在无法当太子。

(3)大女儿李敏是毛离弃的前妻贺子珍所生,明显为妒妇江青所不容。毛逝世前,李敏连探望毛的病情,见毛的面都很难,那就更不用说是继承其大位了。

(4)江青所生的也是毛最疼爱的小女儿李呐,文革中迅速跃升为�放军报总编辑,1973年即任北京市委书记。可惜李呐毕意是女不男,无论中国社会还是共产党,女人继大位都是传统所不容的,更重要的是李呐本人还无意从政。

4、毛远新具备毛泽东眼中的大位继承人的主要条件。

(1)亲子般的亲侄儿。毛远新生于1945年,是毛泽东牺性了的亲兄弟毛泽民的儿子,1951年以来就一直是毛泽东的家庭成员,毛泽东视之为亲子。毛远新同江青的关系也很好,很亲密,毛远新在家对江青一直叫「妈妈」,没有儿子的江青自然也把毛远新视之如亲子。

(2)学历高、「创新」能力强,又有从省到中央的从政经历。毛远新1965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文革中凭借毛泽东的巨大威名,靠造反起家,1968
年即担任了辽宁省革委会付主任,不久又升任沈阳军区政委,实际主政辽宁和东北。1975年9月,毛泽东病重,毛远新到中央担任凌驾于政治局之上的毛泽东「联络员」,成为毛泽东的代言人。毛泽东逝世前,其权势之显赫仅次于毛泽东本人。因此其地位已足以继承毛泽东的大位。

(3)政治路线上令毛泽东最放心。最重耍的是毛远新忠实地推行和创造性地发挥了毛泽东的极左路线,是文革期间大搞对毛泽东个人祟拜的主要推手。他在辽宁主政期间,极富创造性:辽宁迅即成为全国最早大搞早请示,晚汇报,三忠于,四无限,表忠心,大跳忠字舞,大唱忠字歌的「先进」省份;他搞的张铁生交白卷的「反潮流英雄」、朝阳农学院的「朝农经验」等「教育革命」典型以及「哈尔套大集」等极左「先进」典型和经验都成了全国凤行一时的学习榜样。毛泽东对此极为赞赏地说:「远新还是有一些理论功底的,虽然比不上春桥、文元、但是,比起有些人来是强多了。他在基层很有一套宝贵的经验,这正是我们中央的某些老爷们最缺乏的。」〔注2〕毛远新还直接指挥了对张志新的迫害与虐杀。〔注3〕这种敢于用血腥暴力手段对反毛人士、反毛势力坚决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强硬立场,对于当时的大位继承者不仅是绝对必要的,而且也必定是毛泽东所特别欣赏的。尤其突出的是,正是毛远新的多次奏本并切断了邓小平与毛泽东的直接联系,才使四人帮由劣势转为优势,并导致邓小平的第二次倒台。毛远新来到毛泽东身边不久就向毛泽东「吹风」说:「感觉到一股风,比1972年借批极左而否定'文化大革命'时还要凶些。」「担心中央,怕出反复。」「我很注意小平同志的讲话,我感到一个问题,他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很少批判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注4〕正是这些奏本尤其是有关邓对文革态度的奏本,迅速推动毛泽东下决心开展批邓反击石倾翻案风。「天安门事件」发生后,毛远新在向毛泽东递交的书面报告中又写到:「去年邓小平说,批林批孔就是反总理,他带头散布了大量谣言,去年一直未认真追查和辟谣。近几年邓小平名声不好,就抬起总理做文章,利用死人压活人……」〔注5〕这终于导致了邓小平最终倒台。这一切都表明,毛远新的政治路线非常左,并已成为毛泽东最信赖的政治新星,是毛泽东身边的第一大红人。

因此,无论从政治上、能力上、意志性格上、年龄上、传统上、同毛和江的关系上,毛远新都是毛泽东心目中最适合的最高领袖继承人,选择毛远新不仅能有效保障毛泽东的极左路线和左倾社会主义大业不致夭折,而且能有效保障毛式家天下不断巩固延续,当然也就能有效保障毛式家族身家性命的世代安全和权势富贵的世代延续。

5、张玉凤只是证实了毛的最终传位计划。据「张玉凤回忆:主席从(七六年)四月至七月中旬,思维还正常时,多次就身后党政军领导班子圈划,但未有定论,忧虑政局会有剧变。主席是圈了、提了五个人名:毛
远 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对此,毛远新和张玉凤,都有记录资料。」「张玉凤又提供:主席在七六年七月十五日,曾召见毛远新、华国锋、江青、汪东兴和她本人(张玉凤),提出毛后政治局常委班子名单,毛远新、汪东兴、张玉凤作记录。名单顺序为: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及张玉凤。江青听后,要主席再重复一次,并问:洪文、春桥呢?主席当即指着江青说:"你好幼稚!"举手往左右方各斩一刀,说:"老帅,王(洪文)、张(春桥)都不进!"」〔注
6〕。

6、毛泽东对毛远新的大力扶持。

据说,在九大时毛泽东没有让毛远新和李呐当九大代表,十大时没有让毛远新和李呐当中央委员,似乎毛泽东无意扶持家人青云直上,实则绝非如此。一来九大代表、中央委员虽是红色贵族等级,但却皆为虚职,而毛泽东是重实权不重虚名的人,毛泽东同意让他们担任辽宁省革委会副主任、沈阳军区政委、北京市委副书记等拥有实权的高级职务却不同意他们担任九大代表、中央委员本身就是最好的明证。毛若无意扶植亲属,当时的清华、北大、哈军工的红色高材生多的是,为什么毛泽东接二连三地选用毛家人?二来这也是毛泽东的「伟大」政治姿态,以此向世人体现他的「亲者严,疏者宽」,不搞家天下的伟人风范。三来毛泽东虽一心扶持毛远新,却未必在那时就有了扶毛远新继承大位的想法,而且毛泽东也没想到自已的身体会垮得那么快。

实际上毛泽东扶持毛远新是不遗余力的,最后阶段在推进毛远新成为大位继承人上更是不遗余力。

(1)在毛泽东准备发动文革的1965年,他便通过同毛远新的谈话,发出阶级斗争是你们(大学生)的一门主课,你们应该参加四清运动的最高指示。这个轰动一时的谈话是先在哈军工传达后,再层层上报,最后由高教部下发文件向全国传达的。毛泽东在这里开了一个很恶劣的先例:家内谈话�成国家文件。最高领袖的重要指示为什么不直接同高教部长谈?为什么要脱了裤子放屁绕那么大弯?为什么不走大门先走小门?为什么同《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如出一辙而又更加不成体统?说白了,无非是要搞个轰动效应,把他们作为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代表推出来。

(2)毛远新任辽宁省革委会付主任、沈阳军区政委、凌驾于政治局之上的毛泽东联络员,都是由毛泽东批准直至点名提拔的。

(3)毛泽东生前即当着其心腹忠臣们一再内定毛远新为第一常委―实为党中央主席,以待崇毛派占绝对优势的中央全会和党代会去确认。

(4)毛泽东通过十年文革也像明太祖朱元章一样,扫除了威协其子孙帝位的功臣宿将。

(5)毛泽东不仅通过公开批评,防止江青的野心澎涨,而且对四人帮中能力较强的张春桥一再压抑。林彪倒台后,我等常人皆以为毛将用张春桥为接班人,但毛先后选用了王洪文、邓小平、华国锋,却就是不用「又红又专」的文革「功臣」张春桥。

(6)毛泽东选中华国锋不仅是看中了华国锋的忠诚和忠厚,也是看中了他没有超强的才能,因而适合在江太后和四人帮的监督下做过渡性「临时摄政王」,去扶助真太子毛远新登上大位。

(7)毛泽东「还定下了老帅、将军可以出来挂个职,但不准带兵的决定。」〔注7〕(看来这主要针对老帅大将)他还专门选拔了扶助毛远新上台的原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实际主持中央军委的工作,而让叶剑英元帅病休。这样一来,毛远新武有陈�联以军队扶持,文有四人帮的舆论和造反势力扶持,中有毛的忠臣汪东兴的中央办公厅和中央警卫部队的誓死保卫,外交上还有毛泽东的侄女外交部副部长王海蓉。

7、那么毛泽东在世时,为什么不直接公开确立毛远新第一接班人的地位呢?

(1)毛远新不像毛岸英在世时那样有充足的过渡时间,作为毛泽东的近亲属,1965年才大学毕业,他的跃升实在太快。

(2)大规模的天安门事件其矛头已公开指向毛泽东、江青和四人帮,毛泽东可以凭借暴力专政实施撤销邓小平和推出华国锋的紧急措施,但这种靠暴力专政实施的紧急措施毕竞是有限度的。因为华国锋当时已是代总理又并非毛泽东的亲属。若对毛远新的正位正名操之过急,只能火上浇油,适得其反。所以他只能等待下一次党代会至少等待下一次中央全会按法定程序去办理。

(3)毛泽东要的是名利兼收,既要让毛远新继承大位,又要让自己赢得身前身后名。毛泽东是一个极其重视身后伟大名节和历史地位的人。他之所以发动浩大的文革,其重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防止在他去世后再出现赫鲁晓夫式的人物根本否定他的伟大。毛泽东又是一个熟读三国,精通帝王之术的人。曹操、司马昭都是在去世后再由他们的心腹们按照他们的身前部署拥立其儿子登上帝位的。所以毛泽东虽有心尽力扶持毛远新继承大位,但他更愿意让他的心腹忠臣们在他离世后再按照他的身前部署去拥主立毛远新登上大位

就当时的情况而言,毛泽东的这一传位计划在正常情形下也确实是能够实现的。(1)十年文革己经把人们对毛泽东的个人迷信和对毛泽东亲属的尊崇推高到无以复加的程度。(2)毛泽东身前己两次给其心腹忠臣们定下毛远新为第一常委的遗命。(3)最重要的是,在毛泽东心目中,他已经让竭诚效忠遗命的心腹忠臣们掌握了党政军、中央卫队和舆论工具的一切大权,可谓万无一失。

8、毛泽东的传位计划为何满盘皆输?

(1)毛泽东搞的虽是半封建社会主义或极权平均社会主义,但中国社会经过一百多年的反封建斗争,毕竟已不再是封建社会了,封建世袭王朝已经臭不可闻了。

(2)中国共产党是在以反封建为主要内容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长期斗争中成长起来的,封建世袭王朝巳经很难被绝大多数干部党员所接受。

(3)华国锋、汪东兴、陈锡联等关键人物都经历过较长的反封建民主革命,都接受过党的许多反封建教育,都有一定的党性原则。他们可以忠于毛泽东及其事业,但却未必愿意忠于其侄儿和老婆。而且其内心个个都深藏着与毛式家族的深刻矛盾。华国锋虽无超强能力,但仍有自已的主见。即使从政治路线上看,他也并不完全赞同毛的极左路线,更没有毛远新、江青那么左:他更注重经济建设,更注重对外开放,更注重发扬民主,更注重调动一切积极因素,缩小打击面。同时华、汪等对毛远新、江青尤其是江青依仗毛泽东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皆已心存不满。华国锋从二号人物刘、林、邓尤其是刘、林的悲惨结局中更不能不感受到甘居毛远新之下并受四人帮挟制的巨大危险。在这种险恶的专制政治下毛泽东逝世后已居于一号地位的华国锋,产生领袖欲也是完正常和正当的。至于汪东兴,据说江青对汪甚至像家奴一样训斥。汪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拥护毛泽东任国家主席,不仅反复挨批,而且成为毛家人手中的辫子、棍子。陈锡联为讨好毛泽东不能不对毛远新快速提升,但毛远新在东北和辽宁的实际主政、专横跋扈和过左太左又不能不同驾空了的一把手陈锡联发生心灵深处的矛盾冲突。

(4)毛泽东传位计划的失败绝不是所托非人的问题。文革一方面打击太宽太宽,另一方面又不断地制造着野心家,阴谋家。所以毛泽东去世前的朝堂之上只剩下功臣宿将加怨家对头、野心家加阴谋家、奴才加庸才了。毛泽东已是知人善任的高手,其心腹又都是在残酷斗争中几经反复筛选出来的「最佳人选」,可以说是选无可选了。假定另选张春桥居华之位,其一,张比华更不得人心,极易失败。其二,林垮台后,毛跨过张选庸人王洪文、已打倒的走资派邓小平,若再选毛远新而只让张辅之,张必更忌恨老毛和小毛。其三,张比华更懂得甘居毛远新之下做二号人物的巨大危险。其四,张比华更阴狠,毛泽东若用张不用华,一旦张发动打倒毛远新、江青的政变,这位「全面专政」的专家手更狠,毛家人的命运只会更悲惨。

(5)毛试图名利兼收,大大加大了失败的机率。毛搞的是人治社会,人在政在,人亡政息,人一走茶就凉,又没有经过几代世袭的传统力量,文革伤人又太多太多,毛泽东若以牺牲名节为代价,在生前亲自扶毛远新主政,或许还有两分胜算的希望。

(6)其失败的最根本原因仍在于;毛式左倾路线、毛式文革、毛式左倾社会主义越来越丧失人心,得益者太少,受伤者太多,大多数人越来越希望改变现状。毛泽东预料:「我死后,可能不出一年,长了不出三、四年,会有翻天覆地。民心、军心,我看不在(我们)这边。你们要信!」〔注8〕可见,毛对人心向背自已也心知肚明。

六、对毛泽东的传位计划及其失败的反思。

有网友问:「易先生:你这种论证会不会被极左毛迷们利用来论证毛远新、江青才是毛泽东政权的合法继承者,而华国锋、叶剑英等才是在篡党夺权,邓小平这一代更不具有合法性?」

极左派的本意确实是想利用它来证明毛远新、江青才是毛泽东政权的合法继承者,而华国锋、叶剑英等是在篡党夺权,邓小平这一代更不具有合法性,但他们实际上却捞不到半根稻草。其一、毛的遗命没有经过法定程序合法化。其二、只有封建皇帝的遗诏,才能传位子侄。毛生前若是封建皇帝,人民就应该从神坛上将其彻底打倒;毛若不是封建皇帝,他的接班人就只能由党和人民去选择。其三、毛泽东自已大搞封建专制,大搞「无法无天」,用非法手段打倒刘邓,那么华国锋用甚么手段去打倒四人帮和毛远新都是合情合理的,顶多是以毛之道还治于毛氏亲属之身。

毛泽东破产了的传位计划清楚地表明:

1、毛泽东不仅大搞家天下,而且妄图建立金日成那种封世袭王朝。

2、毛式社会主义是封建专制主义越来越严重的假社会主义,它的最大受益者是毛式家族而绝不是广大人民群众。

3、文革不是革命和进步,而是在实施党天下向家天下的大倒退、人民政权向封建皇权的大倒退。

4、华国锋等打倒四人帮和毛远新是反复辟,反倒退的革命义举,即便带有部分政变的特点,那也是推动历史前进的进步的政变,是反极左路线中的一次伟大胜利!

作者:易延年

--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feedburner.com/gaopi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