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6日

毛泽东身边文工团员何以呼风唤雨?

作者:一清

有时候,真难以想像,一个人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据毛泽东的警卫队长陈长江回忆,1966年8月10日毛泽东从府右街走出时,激动的群众把整个街区都给瘫痪了,"群众散去的时候,遗落街头的鞋子、书包等物品,就收了几箩筐,还有几个人被挤伤送进了医院"(《毛泽东最后十年》中共中央党校),可见群众的激动场面和毛泽东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们及巨大影响力。

毛泽东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我们以一个例子来说明问题。我们无法权衡毛泽东本人的这种"软力量",但我们可以透过一件来看看,只要沾了毛那么一点儿边的人,他(她)们就可以施出什么样的魔法,从而让别人臣服于膝下。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前后,中央考虑到中南海里的领导工作太过繁忙,为了让他们工作之余得到较好的休息,每周六都要举行舞会。而伴舞的就是从空政文工团选的年轻女文工团员。这些伴舞的文工团员一旦与重要的领导人接触,她们的身上就携带了领导人的光环。而如果有幸跟毛泽东伴过舞,那就更了不得了,立马在团里地位就发生变化,"行情看涨"。"行情"到底会"涨"到什么程度呢?曾是毛泽东身边伴舞后来又做了毛身边工作人员的孟锦云有过一段回忆,可以见出极尽浓墨重彩的二十世纪中国独特的政治生态和民情浮世绘大图――

"一个普通的文工团员,无职无权的一名舞蹈演员,只因她是通天人物之一,七一年结婚时,门庭若市。来送礼祝贺的人,竟然挤不下宽敞的小礼堂。不少不怎么重要的人物,只得在礼堂四周徘徊着,也算祝兴、贺喜。小汽车排满了同福大院,直排到同福胡同口的几百米之外。"(《毛泽东的黄昏岁月》天地图书)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人情啊。"不怎么重要的人物"尚且"挤不下宽敞的小礼堂",那么,所谓"重要的人物"呢,又有多少,且都是些什么人?据孟锦云回忆,重要的人物的官位可是大了去了!他们是:中央副主席、军委副主席的夫人叶群,海军司令员吴法宪,以及空军司令部的各大要员如王飞、江腾蛟、于新野、周宇驰,以及其他各"政委、副政委、主任、副主任"。而且这些"空军的大首长们,在这几个小将面前,点头陪笑,又是重礼奉送,又是请客吃饭"(同上)……

所有这一切都如演出一般,生生地发生在同福大院的门口与礼堂里,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幕的荒唐?只因一个"硬道理":她们可是毛泽东身边的人!是可以跟毛主席讲话的人!!

吴法宪怎么也没有想到,叶群众打电话让他到空军招待所来开会,居然是听两个女文工团员的讲话。来人是由林彪夫人叶群主任陪同而来的,这就叫一个身份。来者就是平常环境里,与空军司令位置隔了数重天的两个文工团员:一个叫刘素媛,一个叫邵锦辉。刘素媛是那种身份极其特殊的人物,其所以特殊,就是因为她陪主席跳过舞,是主席的舞伴,这种身份就意味着她是可以跟最高领导人对话的人物。因而,也是可以对空军司令"召之即来"的人物!

吴法宪知道,空政文工团里现在分为两派,一个是"保派",一个是"打派"。可能是刘的为人太"高",结果以她为头子的这一派最后只剩下5个人了,成了绝对的少数派,几乎天天都遭到另一派的围攻,甚至不让她们几个回到团里,处境十分困难。这个时候,文革派仗打得热火朝天,要出入中南海已经不容易了。但是,刘素媛想尽办法后,最终还是见到了毛泽东。一见毛的面,刘素媛就抱头大哭。毛泽东询问原由,刘素媛就向毛诉说空政文工团的情况以及自己所受到的遭遇。在经过一番泪雨纷纷的絮诉后,刘素媛想验证一下毛泽东对于"保派"与"打派"的底线,直接问道:"对吴法宪究竟应该采取什么态度?"毛泽东不加思索地说:"吴法宪可以炮轰、火烧,但是,不要打倒。"

毛泽东的这句话,实际上就是向刘素媛交了底了。这个"底"一交,由刘素媛通过叶群告诉吴法宪,可就是个天字一号的机密与人情,这意味着吴法宪可以安枕无忧,因为毛泽东讲了的吴法宪"不要打倒"。
吴法宪听了,真是感激涕零。接下来,不怕你是空军司令,也得听刘素媛同志的"要求"了。刘素媛的要求很明确:"你吴司令要站出来,明确表示支持我们这一派。"

叶群和吴法宪立即表示,一定这么办。这样办也就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一定要帮助刘素媛把空政文工团的形势翻过来。――这是多么巨大的力量啊!

接下来的事就动用空军的政治力量和资源了。吴法宪在他的《岁月艰难》里回忆说:

"首先由林豆豆出面,在《空军报》制造舆论,说刘素媛她们是无产阶级革命派。然后,再经过一番工作,空政文工团里支持刘素媛的人就多了起来。这时,刘素媛她们自己也公开说,毛泽东和林彪是支持她们的。于是,在短短的时间里,空政文工团的形势就急转直下,刘素媛成了多数派的头头,并夺取了文工团的领导权,成立了空政文工团革命委员会,刘素媛和邵锦辉分别任革委会正、副主任。由于她们能够经常到中南海和人民大会堂直接向毛泽东汇报情况,接受指示,在空军成为显赫一时的人物,人称'刘司令'、'邵政委'"。

这是一个什么样疯狂的世界啊!

造成这种疯狂的不但有"刘司令""邵政委"本身的张狂和社会危情攀附心理,其中也包括了毛泽东本人对于这些"文工团员"的利用,这又反过来更加促使了这些"文工团员"欲望与权力的无限膨胀。

1967年2月13日下午,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的中央常委碰头会上,陈毅、李富春、谭震林、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李先念等人,就文革所带来的混乱,发泄了一番――这就是当时所指的"二月逆流"事件。毛泽东对此非常不满。2月18日,毛泽东召开政治局会议,大发雷霆,并愤而退场。充分表现了对老帅们的不信任。接下来,江青等人将这些事捅到社会上,迅速在全国掀起了一个大规模批判"二月逆流"的浪潮。

在此前后,空军司令部发生了一件事。当时空军副政委王秉璋被造反派揪着批斗,又用汽车拉着游街示众,示众完后再关押起来。王的身体受到很大的影响。一个月后就得了肝炎,身体垮得很快。王的妻子通过吴司令报告给林彪,要求给王一条生路。林彪得知此事后,让叶群报告毛泽东,说王所主管的七机部是个重要部门,把王秉璋搞掉了,就无法维持七机部的工作了。毛泽东同意了林彪的意见,指示把王秉璋放出来。

这时候,毛泽东想起了那些被批了几个月的老帅们,他们背后里会不会有什么不满?一定得通过内线了解他们的思想状况,看看这些住在西山的老帅们都在做什么想什么。于是,决定派人去暗察一番。

毛泽东没有相信其他的人,而是找的空政文工团的刘素媛。刘素媛来到毛身边后,毛泽东让她去找叶群,要叶群乘机将刚放出来的王秉璋送到西山去住下,和老帅们住到一起,以便了解这些老帅们在干什么,说了些什么,有哪些活动,有没有串联。如果有,搞清楚了来汇报……

刘素媛的权力更大了,她如何能不让包括吴法宪这个空军司令都怕她三分呢?

会跳舞的"文工团员",这会儿可是真正的空军"刘司令"了!

--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feedburner.com/gaop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