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9日

孙虹杰不会是最后一个被害的记者

1, 十年内,国内一定有记者被杀。上半年和几位相熟的朋友聊天,我顺便说了这句话。我当时的想法是:现在的国内,记者的牌子还在闪光,那些揭黑的对象不得不有所忌惮,不敢贸然下手。但十年内,情况的变化一定朝更不利于记者的方向发展,到时,会有人无所顾忌的。

2, 那么,到时候是谁无所顾忌呢?是那些被忤逆的人。谁是被忤逆的人?那些现在已经敢于利用权力把曝光他们行径的人(比如律师)关起来的人,关和杀其实只差一步而已。再说白一点,是地方的权力机构,或者与地方权力机构(甚至中央机构)有勾结的个人和企业。



3, 最近这几年,地方政府对于曝光事件是又恨又怕。一是他们以前没有经历过,显得手足无措,二是谁的屁股都不干净,一旦曝光,轻则影响官运,中则影响利益,重则有牢狱之灾。以上访为例,访民遭到殴打和关进精神病院早已经不是新闻,甚至在访民的口中,已经出现过非正常死亡(我亲耳听说过,但无法证实),地方官员对于老访民是痛恨有加,只要能够不引起注意地置于死地,绝不会手软。对于曝光他们的记者,则更加痛恨。之所以没敢动,是因为害怕吃不了兜着走而已。

4, 那么,如果一直害怕吃不了兜着走,不是记者也照常没事儿?但是,形势会变化的。形势终究会变到他们不害怕的那一天。

5, 这里,仍然举孙志刚的例子:2003年孙志刚被打死时,他一条人命就已经唤起了高层的注意,从而结束了罪恶的收容遣送制度。但如今,几十上百人因为拆迁而死,却仍然没有阻止暴力拆迁。可知人们对于暴力的忍耐能力已经比当时高了许多。

6, 之所以出现现在的局面,是利益使然,地方利益已经绑定在房地产上,并以财政垮台威胁中央的时候,中央不得不默认他们的做法。在目前的集权制度下,监督来自于上级而不是外部,一旦上级默认,地方就可以横行无忌了。

7, 之所以地方不敢动记者,是因为中央仍然抹不开面子,不认可迫害记者。但十年后,地方利益的进一步扩张必将令中央再次采取默认的手法。哪怕仅仅是不认真追究,都等于打开了允许的缺口。

8, 猜想一下,地方利益扩张表现在哪些方面?第一,可能地方财政的恶化,导致横征暴敛更加暴力,如果媒体过于追究,必将导致地方权力机构的打击。第二,某地方的势力集团更加强力,可以对抗中央,而此时媒体跳出来挑战该地方势力,一定是以卵击石,自投罗网。第三,某地方官员因属于中央的某团体,从而得到了极大的保护,可以无视媒体的监督。第四,某强势行业的官商在被曝光后,除了灭口无以堵住漏洞。第五,不排除出现肖传国这样有一定背景的偏执狂。

9, 我的话说了不到一年,孙虹杰事件出现。他的被害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到底是因揭黑还是私事,各执一端,我不做断言。

10, 但我还是说,十年内,一定还会有其他记者遭遇同样的命运。并且,出事的记者很可能也不会有明确的说法,最终靠含糊、推脱、寻找替罪羊等手段,只要能够把真正有罪之人开脱出来,都是可能的。

作者:建龙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407dc0100nv88.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