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1日

为什么中国会出个毛泽东?

作者: 郭罗基
来源:http://yuxiangzhen.blshe.com/post/60/512183

如今,我们还生活在毛泽东的巨大的阴影之中,需要在现实生活中清除他的消极影响。

毛泽东自己坦率地说:他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这种说法倒是很形象。"马克思加秦始皇"只能是"披上马克思的外衣的秦始皇"。为什么不说是"披上秦始皇的外衣的马克思"?因为在二十世纪,马克思根本不需要秦始皇的外衣,而秦始皇却需要马克思的外衣。

仅仅用一把尺子来衡量毛泽东难以周延。毛泽东矛盾的一生,前后扮演了两个的不同的角色,一个反对另一个,一个否定另一个。三七开,七分功三分过,这是一种不科学的评价方法。

毛泽东的两种作为,从自下而上的群众运动变成自上而下的运动群众。基本关系颠倒了,运动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

在马克思主义中,革命精神是短暂的时代的烙印,而基于唯物主义历史观的人道精神才是长远的超越时代的人类理性。马克思主义从俄国开始向着不发达国家传播,继承了它的革命精神;马克思主义在发达国家的传播,继承了它的人道精神。历史证明,马克思确实揭示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不因为有人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就能制造一种社会主义,也不因为有人反对马克思主义就能阻止社会主义,这一切都是不依人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

毛泽东思想是一件外衣,揭开一看,里面藏着斯大林。"马克思加秦始皇"实际是"斯大林加秦始皇"。

自从秦始皇建立了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王朝后,两千多年以来就是王朝专制和农民起义交替的历史。在王朝专制的压迫下,被压迫的农民活不下去了,不得不揭竿而起。从陈胜、吴广反对秦始皇开始,中国的农民起义轰轰烈烈、连绵不断,在世界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到了近代,传统的农民起义也在寻找新的出路。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借鉴西方的基督教,没有成功。毛泽东领导的农民革命,借鉴西方的马克思主义,成功了。毛泽东最得意的一个口号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革命实际相结合,实际上不过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分支与中国的农民革命相结合。

因果关系不可颠倒。国民党以暴力血腥来对付共产党是因,共产党以暴力血腥反抗国民党是果。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并没有立即进行暴力革命。一九二七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事变,共产党才被迫拿起枪。第三,近代中国的暴力革命也不是共产党发明的,而是从孙中山开始的。辛亥革命后,一次又一次的革命,没有一次不实行暴力血腥。在这一点上,不能仅仅责备毛泽东和共产党,应当反省一百多年以来中国社会变革的道路。但毛泽东和共产党应当受责备的是掌握政权之后的镇压反革命,但狭隘的报复行为,缺乏马克思主义的解放全人类的胸怀。

右倾机会主义和左倾机会主义,两者使共产党遭受惨重的损失,其实背后都是共产国际的瞎指挥。毛泽东提出的新民主主义理论,彻底清算了右倾机会主义和左倾机会主义,解决了在落后国家进行人民革命与实行社会主义的衔接问题。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虽然只是理解了马克思主义的初级真理,以此指导中国的农民革命,使得传统的农民起义别开生面,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毛泽东和共产党虽然改造了传统的农民起义,但没有触动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打江山者坐江山"。一旦"坐江山",又转而继承另一种传统──王朝专制的传统。毛泽东治国的思想资源,不是来自马克思主义,而是来自帝王之术。他自称《资治通鉴》读了十七遍,读过的二十四史写满了批注。这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一九四九年以后几乎没有读过马克思的书。

《共产党宣言》是反对"天然首长"的。所谓"天然首长"就是不经选举、毋需授权、无法监督的官僚。掌了权的中国共产党恰恰又成了"天然首长"。所以现代的农民革命最终没有摆脱传统的农民起义的轮回,历史又走了回头路。

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只知道革命,革命成功以后还在寻找革命的敌人。毛泽东提出的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被奉为创造性的理论。"文化大革命"
就是继续革命的实践,按林彪的说法"革革过命的人的命",革命者又成了革命的对象。一场吞噬革命者的极端的革命,导致自身走向反革命。

一九四八年,毛泽东的《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批评了"农业社会主义思想"。一九六零年,出版毛选四卷时,把这些话都删去了,回过头去拣起了被自己批评过的思想。更为严重的是,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过渡的手段,这就类似于秦始皇造万里长城了,凡是他认为的好事,就用鞭子把人民赶入天堂。

空想的农业社会主义带来了祸害。恩格斯在批判蒲鲁东的时候早就说过,厌恶现代工业,热衷公平分配,只能"陷于劳动的奴隶状况","饥饿就要成为一种常规"。说得一点不错,毛泽东的农业社会主义饿死的人数以千万计。强制向社会主义过渡,这是中国人民灾难的起点。邓只承认一九五七年以后"越来越左",这是为了维护他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极力保住一个原点。由强制过渡产生的种种问题,毛泽东一再用强力来弭平,于是他就越来越像秦始皇了。

人为地消灭资产阶级是站在比资本主义更落后的历史阶段上,从背后攻击资产阶级。在一脉相承的邓小平身上,看得更清楚了。邓发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正是提倡封建主义专制化。

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运动,以往公布的数字,被打成右派分子的是五十五万人;最近解密的档案显示,大有出入,实际是三百十七万人,误差476%。从此,善意批评和不同意见都噤声了。所以一九五八年,毛泽东在会见埃及副总统沙菲时自称秦始皇,他完全具有秦始皇的自我意识了。掌握了政权成为秦始皇的毛泽东,没有人能把他赶下台,也没有人能纠正他的错误。而他自己则是制造一个更大的错误来掩盖已经发生的错误。"文化大革命"一来,无产阶级专政和共产党都不要了,只要全国人民"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战略步骤"。所以毛泽东最后回归到古代秦始皇式的中央集权。

(毛泽东)为了防止在他死后纷纷翻案,消除"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就来一个"文化大革命"运动,以打倒一切来掩盖一切。结果,为了维护他自己的绝对正确,不惜毁了共产党。他认为,自己一生只做了两件事:一件事是夺取政权,另一件事就是搞了"文化大革命"。前一件事是领导革命,后一件事又将革命引向反革命。他的继承后来出动军队镇压人民,最后完成了从革命向反革命的转化。

毛泽东常常痛斥一些干部是"死官僚"、"国民党作风",但他把自己排除在外,一切问题都是下面造成的。他不知道,官僚主义体制的根子恰恰就在他自己身上。因为他成了至高无上的权威,人们的眼睛都要向上看,揣摩上意,结果是对上负责,对下不负责。解决问题的正确做法是:取消至高无上的权威,实行民主。首先是以权力制约权力;根本上是让人民来制约权力。由人民进行选举,凭选票上台,人们的眼睛就只能向下看,不会向上看了。

我们的邻居日本通过明治维新,选择改良的道路,重在改变制度。中国在辛亥革命以后就没有别的选择了,暴力革命的道路,重在夺取权力,至于制度,虽然名目上花样翻新,总是换汤不换药。

人们往往谴责"文化大革命"毁灭了传统文化,殊不知毁灭传统文化的手段也是来自传统文化。什么抄家、酷刑、烧书、灭佛、毁洋教,哪一样不是古已有之?至于"万寿无疆"、"三忠于四无限"等等更是中国才有的劣质文化。中国人应当共同努力,彻底改造这一片滋生专制腐败的黄土地。

中国人要向德国人学习。德国人是善于反思的民族。德国为什么出纳粹?德国人进行了全民的反思。与纳粹无关的人,甚至当年反纳粹的人,都勇于向受害国和受害者进行道歉。既然把纳粹看作全民族的耻辱,因而纳粹也就成为全民族抵制和反对的对象。(向真感想:旧路子已经遍布陷阱,几乎走不下去了!什么时候我们都开始自觉反思,把文革以及前后的耻辱看做全民族的耻辱,而不再只是把责任推卸给某一个人或某几个人,共同呼唤扭转思路,争取选票,到那时候,曙光就能普照中华大地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