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1日

哪些人在为“文革”招尸还魂?

五十年代的反右,六七十年代的文革,均是极左思想泛滥的产物,给中国现代化带来重大损害。七十年代末期,我们国家全面批判极左思想的错误,才有后来生机勃勃的改革开放局面。

但是,极左这个社会恶性毒瘤,并没有被彻底铲除。九十年代以来,极左思想又借尸还魂。美化文革,夸大新形势下的阶级斗争,批判市场经济,制造新一轮个人崇拜,诋毁改革开放以来种种新思想、新观念,严重阻碍我们事业的前进。.

现实生活到底有哪些极左?

――以重新评价毛泽东为名,美化文革,为臭名昭著的文化大革命涂脂抹粉。
一九八一年,我国政府做出了《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毛泽东建国以来所犯的错误,进行了严厉的批判,从根本上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但是,这些年来,一些极左思想的人,打着尊敬毛泽东的旗帜,一直为文化大革命喊冤鸣屈。一些人公然宣称中国今后的发展出路,就在于回到文革时期的路线方针政策。一些人还办起《毛泽东旗帜网》,网罗极左路线的各方面代表,以高举毛泽东思想为幌子,为毛泽东在文革时期的所作所为歌功颂德,明目张胆地为极左思想招魂。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在人们的思想中引起极大的混乱,后果是十分恶劣的。

――以捍卫马克思主义为名,排斥思想文化的不同观点。
建国头几十年,极左思想泛滥,马克思主义被当成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教条,思想文化难以前进,也使各项事业停滞不前。一九七七年,我们进行真理标准的讨论,有力地批判了一些人把马克思主义当做教条的错误,极大地解放了人们的心灵。但由于真理标准的讨论没有进一步深入,为教条主义生存和发展留下了空间。近年来,一些人以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为名,压制与己不同的新思想、新观点,禁止人们对马克思主义提出合理的质疑,使我国思想文化研究难以有更大的突破!代价可谓惨重。

――以维护弱势群体利益为名,诋毁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
十一届三中全会期间,叶剑英、李先念、邓小平、陈云等中央领导集体作出了改革开放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尊重了社会发展客观规律,顺应了当今世界发展潮流。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也积累了许多问题。如腐败泛滥,贫富差距过于悬殊,生态环境恶化,许多劳动力就业困难,等等。这些问题的出现,是改革开放不彻底,旧的体制和思想观念没有从根本上打破造成的。一些人却借着这些问题的出现,否定改革开放的伟大意义,在民众中制造对改革开放事业的不满,似乎只有回到旧时代,人民生活水平才能改善,人民权益才能得到更充分的保障。这种似是而非的理论,欺骗性很强,很能迷惑一些不肯思考的民众。

――挥舞姓社姓资的棍棒,恐吓新的探索和实践。
我们各项政策是正确还是错误,应坚持什么标准?每一个对哲学有起码研究的人,都不难得出结论,一是符合人类的利益,维护人的价值和尊严;二是符合客观事物发展规律,推动社会进步。翻一翻任何一本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教材,都可以找到这样的观点。
文革时期,林彪、江青这些极左路线的祖师爷,抛出姓社姓资论,指出"宁要社会主义的苗,不要资本主义的草",对资本主义社会创造的文明成果采取一概拒绝的态度,使我们的事业停滞不前。八九政治风波以后,一些极左分子错误估计形势,积极开展活动,姓社姓资论再次抬头,直接威胁着改革开放的继续进行。在此情况下,邓小平于一九九二年发表南巡讲话,严厉批驳了姓社姓资论,并提出了"三个有利于"的标准。同姓社姓资论相比,"三个有利于"是个很大的突破。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过程中许多深层次矛盾的暴露,姓资姓资论又日益猖狂起来。一些不乏官方背景的人,也疯狂叫嚣:"各项工作就是要问姓社姓资!"杀气腾腾,俨然是陈伯达之流再世。这些人这么热衷于抛售他们的姓社姓资论,目的只有一个,在思想文化上制造恐慌,阻碍政治和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继续维持其特权利益。

极左以革命的名义出现,更具有欺骗性,几十年来,给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伤害了太多太多的无辜民众。因此,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等等中共领导人,都一再谆谆告诫,要反对极左,绝不能让极左思想卷土重来,毒害我民族子孙后代,耽误我民族现代化进程。

到底是哪些人在为极左招魂?

――特权势力。
他们知道,民主和科学是特权势力最大的敌人,而集权政治和思想管制,使他们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他们怀念集权时代,对于八九十年代以来集权政治遭到人们越来越深入的批判感到恐慌。因此,他们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帜,反对一切非马克思主义思想,宣传各种极左性质的思想观念。事实上,历史上每次极左思潮的泛滥,都与特权势力幕后操纵,有着或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旗帜网》这样一种明显具有极左性质的论坛,不时在互联网上兴风作浪,与一些特权势力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文革残渣。
一些人在文革中打砸抢起家,获得暴利。这些人对于文革那段年月,有着很深的感情。他们怀念文革那个时代,痛恨改革开放这个新时代。他们赞美文革,梦想时光倒流,让他们继续作威作福,为所欲为。

――一些本本主义、教条主义者。
他们读了许多马列主义的理论著作,接受了其中的思想观点。但对其他领域的思想文化成果,则了解不多,使他们的思想文化视野变得狭隘。他们对当今世界的现实了解不多,使他们的头脑变得僵化。当思想与现实发生矛盾时,他们总是从书本寻找答案,责疑现实,批判改革开放时代中新的实践。这些人,也是极左思想的重要力量。

――小农主义。
中国是小农主义根深蒂固的国家。小农经济没有竞争,生活相对安隐。分配上搞平均主义,贫富差别不大。而现代生产是社会化大生产和市场经济,有激烈竞争,贫富差距拉大。许多人习惯于小农主义时代的生活,而对现代生产则不适应。于是容易对对极左时期的生活产生感情上的共鸣。

――必须指出的是,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我们对"文革"的批判不够;对"五四"运动以来民主和科学精神的宏扬不够;对近几百年人类社会形成和发展的人文主义思想宣传不够。使许多人的思想观念仍然严重停留于旧时代。缺乏人权意识,缺乏法治观念,缺乏世界眼光,缺乏自主人格。思想上没有随着时代的要求与时俱进,也是极左思想泛滥的一个深层次原因。

二十世纪是人类社会经济、政治、科学和思想文化取得极大进步的世纪。但上世纪人类也有许多悲剧。有两次世界大战,有二十世纪末恐怖主义势力的兴起,等等。而极左思想,也是二十世纪人类社会最大灾难之一。中华民族,便是受极左思想伤害最深的民族。我们必须从上世纪走过的道路中吸取深刻的教训,再也不能让极左思想在中华大地泛滥,再也不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受极左错误祸害。

如果说上一世纪中国的进步是从打倒孔家店开始,那么我们也可以断定,新一世纪中国的进步,必是从对极左思想的深入批判开始。

来源:凯迪社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