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1日

毛泽东的后遗症之一 :国民的虚伪性格

分析毛泽东时代的后遗症,不得不提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虚伪、分裂的双重性格。弗洛伊德提出分裂双重性格的主要原因是来自于第二伦理的压抑,也可以说是来自于出生后,有行为力后所接受到的伦理所压制,然后形成了双重的人格分裂。毛泽东时代对于中国社会造成的严重性格分裂,也同样是出于这种这种后期的社会伦理对于人性的压抑结果。

双重的性格分裂已经严重的渗透了中国社会的整个角落,特别是学校与政府中的双重人格表现尤为明显。

人类的基本行为规范是先前于社会形成之前就存在的,这种在社会形成之前就符合自然规律的规范被称为第一伦理。人类社会形成之后,在社会范畴内形成了由于这种特殊的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等原因,从而形成了第二伦理。

同样,毛泽东社会也存在着第二伦理。但是,与平常不同的是,毛泽东先生所倡导的社会伦理已经对于人的心理造成了空前的精神压抑,并且混乱的精神价值导向塑造了特殊的虚伪的双重性格。

众所周知,毛泽东时代人民是不具有自由的独立的思想的,独立的思考能力被看做是一种严重的罪恶。说话要说毛泽东先生说过话,做事要做毛泽东先生提倡的事情。这是一种第二伦理,也就是毛泽东额外施加给中国公民的一种思想价值导向。这种价值观念现在已经被分裂,有些人怀念但是就连自己也找不到再次适用这些毛泽东所提出的价值之场所与空间。同样,有些人不认同这些价值观念,他们是具有独立思考的人,他们有自己的想法。但是这些想法又因为毛泽东先生统治的国家给这些中国人带来巨大的强迫,所以独立思考只能是作为一种自我思考,自己对自己的一种记忆。

而这样的思想禁锢方式,将给社会带来重大的影响。毛泽东通过种种暴力的手段,给舆论的空间造成的伤害,使人们在公共的空间不敢于发表自己的言论。

三峡大坝的动工决议,竟然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代表通过,这样一种可笑的人大会,恐怕只有在中国才能发生。中国所有的人大代表,在私下,像正常人一样,对国家有不满,有抱怨,但是一到了开会,这样的抱怨马上就消失,变换一种符合一致性原则的机器,不再有独立的思考。

中国的小学生即便再不愿意看"红色革命电影",私下小学生会嘲笑电影中夸张的表演,但是一到了上讲台发言,马上变成了:"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看完了这部电影"。

中国的老百姓私下会埋怨政府的各种政策,但是一到了有电视采访,马上变成了:"政府的这个政策好,人们在这其中享了福"。

为什么我们的国家会发生这么多的谎言,这么多不是出于人们真心话的虚假说辞竟然毫不加以思考的就能够脱口而出。

毛泽东扼杀了独立的思考能力,中国人经受了背诵时代,复制时代。但是,这些复制到的,背诵来的思想都不是人们的自由思想,那么,这种思想就被排挤到了第二性格中去。

毛泽东先生是一个自私而封建的人,他妒忌他国家的公民对于他的背弃,而崇尚狂热。但是这种狂热绝对不是一个人本来的面目。任何人都是冷静的,狂热都是一时,毛泽东把这种狂热提高了生活的各个领域中去,让这种狂热的力量去击打那些在他看来不合理的东西。

而他所提倡的狂热,同时也是可怕的分裂性格。狂热的红卫兵组织,得到了毛泽东的夸奖,但是,红卫兵的狂热除了得到毛泽东的赏光作为一种精神动力外,人类本身的思考被去除了。红卫兵是不思考的,他们用毛泽东先生的语录作为一个大脑,然后用自己的认知去套毛泽东的认知,用自己的认识去套毛泽东的认识。

以此毛泽东的自尊心得到了强烈的满足。
可是这种恶劣的精神层面的影响是不能够用损失的经济来衡量的。
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这样狂妄的政治领袖,曾经数次的提出要中国公民给他的政党提意见,但是又数次的把这些真正提出意见的打为"右派"(反右倾),很难不让我相信,毛泽东的所谓"让人民体察"只不过是为了纠察出拥有独立思考的,威胁到他独裁的他所不喜欢的人。

也许正是这种狭隘的心胸,使中国人的双重性格严重的分裂开来。几次运动,又几次平反,中国人再也没有相信给政府提意见是一件好事,那么,在公共场合,中国人所要表达出来,绝对不能是独立、自我思考的见解!

就例如,小学生嘲笑"红色革命电影"中的拙劣的表演,但是这可以在讲台上说出来吗?在中国是不能的。即便是小学生不懂得电影艺术的魅力,体会不到"革命电影"深刻的教育意义,但是,小学生也是应该说出来:"我不喜欢这个电影"!可是,在中国没有。难道强迫一个孩子去在公开场合表扬一部他不喜欢的革命电影,就能让这个孩子体会到电影中深刻地教育意义?

显然是不能的。这样的结果,更是塑造了双重性格的孩子。

毛泽东狭隘的心胸好像封建地主对待自己的女人一样圈养着一代中国人。同时,中国人好像皇宫中饥渴的妃子,盼望着毛泽东。毛泽东不允许中国人对于他之外的任何领袖产生任何的向往(除了苏联的那位他不得不接受的首领)。

从中国古代的帝王,到国外的总统,任何除了毛泽东之外的领袖中国人都甚至不能谈论那些曾经辉煌的帝王(除了辱骂)。

毛泽东将思考的空间挤压到了最低的对于吃饭的思考,甚至吃饭也要配发相应的饭票。为什么毛泽东时代人们饥饿,人们孤独,却总也忘记不了,怀念那个恐怖的时代,因为我们的中国人还没有跳出第二性格对于我们的影响,我们在面对现实社会的种种虚伪,自然会向往一种真实,但是,我们通过回忆来追溯毛泽东时代,确实,我们满口的幸福安康。

就好像我们刚才提到的小学生,也许等他长大了,看不到一部让他感到完美的电影,他会回想起以前,曾经被粉饰过的童年经历,曾经说过一部电影的美妙绝伦,以至于他自己都不得不怀疑自己性格的真实一面。

毛泽东的时代没有任何好怀念的,走出来应该是值得庆幸的。我们的语言,我们的第二性格欺骗了我们,因为在毛泽东时代,真正的思考已经没有了。

现代社会的弊端,由于我们去发现了,我们去观察了,我们用我们真实的性格说出了对于这个社会的不满,但是,毛泽东时代,有谁去像今天这样思考过了?如果有也已经被杀死了。那么没有,既然没有思考过那个社会,为何要怀念那个社会?

在那个社会里,由于双重性格的作用,大家都是狂野的,都是狂热的激进分子,带着解放全世界的豪情,自我感觉像世界的主人。而真正在毛泽东时代冷静下来,用真实的自己观察过毛泽东时代的人,都是无法再忍受那个时代的。

中国人自己分裂的性格,自我欺骗式的把毛泽东时代看成了光明与完美的结合,岂不知,这些完美与光明都是在狂热中的自欺欺人。

"完美的毛泽东时代?"殊不知这样说的人经历过真的毛泽东时代吗?在那个时代,中国人根本就不思考,或者说思考的仅仅是毛泽东灌输来的,那么这些人到底是用哪个脑子,用那双眼睛看出来那个时代的完美?
用毛泽东的脑子,用毛泽东的思想,发现了社会的美好?你相信吗?

审视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用自己的脑袋在说话。

来源:凯迪社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