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1日

信力建:刘少奇如何从延安崛起的

如果说,毛泽东是在延安最后确定了他拥有真正党和军队的"最后决定权"的话,那延安就是刘少奇崛起的真正起点――换言之,是在延安,刘少奇才成为中共第二号人物的。

长征途中刘少奇分别任红八军团、红五军团中央代表和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职务并不很高。到达陕北后,1936年,刘少奇来到天津,于次年主持北方局工作,他在这一段时间里,他后来赖以发展的班底开始逐步形成,包括彭真、薄一波、安子文、杨尚昆、杨献珍、林枫、刘宁一、赵林、强晓初等人。1941年1
月,皖南事变发生,项英死难。新四军彻底成为毛泽东的掌中之物。1941年1月20日,刘少奇被任命为新四军政委、军委新四军分会书记、中央华中局(合并后的中原局、东南局)书记,成为毛泽东在南中国的唯一代表人,地位第一次超过了早在六届一中全会之前就进入政治局常委的周恩来。

不过,他的真正崛起还是在1942年回到延安之后。1942年3月,刘少奇离开华中,于当年12月30日到达延安,得到毛泽东的亲切迎接,据组织这次迎接活动的杨尚昆回忆,可谓是倾巢出动,毛泽东、朱德、任弼时等中央的很多高级干部都列队欢迎这位胜利者归来,这是刘少奇一生最为荣宠的时候,1942年
12月31日,专门为他开了一个欢迎大会,毛泽东、朱德都发表盛赞刘少奇的讲话,毛泽东郑重肯定了刘少奇在华中的工作是"卓越而富有成效的",他称刘少奇是"我党不可多得的人才"。这表明,毛泽东对刘少奇另有借重。

到延安后,刘少奇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在1943年3月16日-3月20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毛泽东任"主席"的提议(亦即"毛主席"来历)。

我们知道,在建党之初,陈独秀提出中共不搞党魁制,宜采用较民主的委员制,委员中推举一个书记负责联络。显然,这是一种分权的领导体制。在党的早期,尽管出现过陈独秀这样的"大家长"、王明这样的共产国际"宠儿",但他们的权力在组织上毕竟是有一定限度的。

党中央书记或总书记的设置,一直持续到刘少奇到延安后飞这次政治局会议上,中央秘书长任弼时提出书记处作为政治局办事机关、成员精简为3人时,刘少奇随即提议书记处应设立1个主席,其他两名书记是主席的助手,书记处要能够在政治局方针下有权处理和决定一切日常性质的问题。与会者赞同刘少奇的意见,决定由毛泽东、刘少奇、任弼时组成书记处,以毛泽东为主席。书记处会议所讨论的问题,主席有最后决定之权。从此,毛泽东就在党内被正式成为"毛主席"。第一个
"毛主席"的头衔是1931年他在江西瑞金苏区担任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其实那时正是他大权旁落的时候,这个"国家主席"有名无实。通过这次政治局例会而不是中央全会或全国代表大会,在周恩来、王稼祥、王明、博古、陈云等政治局委员缺席的情况下,刘少奇和任弼时推动对党的领导体制作出了一个影响深远的变动。后来,七届一中全会进一步设置了中共中央主席兼政治局、书记处主席这个职位。从法理上来说,"主席"具有比斯大林这个苏共总书记更大的权力。这种至高无上的权力曾经胜利地领导中国共产党夺取全国政权,但一旦偏离了正确的轨道,就不是全党和全国人民之福了。

紧接着,在4月,轰轰烈烈的整风运动全面铺开!整风运动的实质就是彻底清洗王明的旧班底,包括打击一直很有威望的朱德、周恩来,陈毅在二月逆流的怀仁堂碰头会上说出了真相:"整风的时候,谁喊毛主席万岁最厉害?还不是刘少奇?事实证明呢?我那时候和总理一样,都是受气包、都要靠边站,结果,我们是最拥护毛主席的!往往表面上喊的最厉害的,实际最可能就是反面……"这句话后来被说成影射林副主席。陈毅还说:"整风其实就是整人,抢救运动一搞出来,死的比抢救前还多,问题严重到主席最后出来擦屁股,教训有多深刻!"这句话就是著名的反整风论,也是毛泽东后来大为光火的一句,毛泽东后来对陈毅咆哮:"你陈毅说延安整风整错了,你可以把王明、张国焘都请回来,我看,全党不答应!"整风的矛头直接对准王明、朱德、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刘少奇、任弼时讲配合毛泽东的话,做过几次发言,总结了自从1927年以来党内斗争的复杂性。指出毛泽东是党内正确路线的忠实代表,并且说毛泽东同志的思想是党的宝贵财富。这是刘少奇第一次使用了毛泽东思想的字眼!整风运动没有文革那样猛烈,因为大家还都在一条船上,况且,摆在第一位的是全国的解放,因此,毛刘见好就收,把扩大的战果带到了1944年5.21日召开的六届七中全会。请记住这个重要的会议!在这次全会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选出了主席团,由毛泽东、朱德、刘少奇、任弼时、周恩来组成主席团,毛泽东任主席,决议决定在全会期间政治局和书记处停止行使职权,由这个主席团来代行一切职权,直至七大召开。

在党的"七大"上,刘少奇作修改党章的报告,第一次把"毛泽东思想"写进党章,作为党的一切工作的指针,还把"努力地领会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础"规定为党员的一项义务。这份报告在105次提到毛泽东的名字时,常常伴随着一个"最"字,使我们联想到这个字眼原来不是林彪的专利。如"我们的毛泽东同志,不只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家和政治家,而且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理论家和科学家,他不但敢于率领全党和全体人民进行翻天覆地的战斗,而且具有最高的理论上的素养和最大的理论上的勇气……"

在延安整风中,刘少奇与康生同为中央总学习委员会副主任,是主任毛泽东推进整风的左膀右臂。温情脉脉的"修养",使得"抢救运动"棍棒加身的时候也不觉得那么屈辱和惨烈了。这也许可以视为中国几千年"儒表法里"的政治文化的现代翻版。在整风中,劳苦功高的周恩来、张闻天、陈毅、彭德怀等人都受到过火批评并作了过分的自我批评,而康生的所作所为却没有受到任何追究。当毛泽东亲自出来鞠躬、敬礼、赔不是的时候,人们就把"抢救运动"这页丑恶的历史轻轻地揭过,结果是让康生韬光养晦,在"文革"中再度大显身手。

据说,刘少奇的儿子刘源说过一句话:父亲对于毛泽东凌驾于全党全国人民之上是负有重大责任的。通观刘少奇在延安崛起过程,这话的确有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