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9日

温网记者直击钱云会事件

作为一名记者,作为第一个得知并发布钱云会事件的记者,我想,我有责任如实记录下自己在采访中的所看、所知、所想。

一天的采访下来,有太多的话想说,却发现语言是如此的苍白,我想把脑海里的信息梳理一下,却发现只有“热面条”三个字。



吃剩的半碗面条还冒着热气

我们到达钱云会家时,他的妻子还在隔壁房间里呜咽,此时距离事发已经两天了。我没敢走进房间,也许是怕这房内承载了太多悲伤,太容易让人沉陷其中。我断断续 续听到一些对话,钱云会的妻子说,那天早上,她亲手做了一碗面条,钱吃到一半突然手机响了,面也没吃完就出门去了。钱的妻子说,一般陌生人打电话他不大会 接,这么匆匆忙忙出门去应该是有人在等,究竟是什么人打电话,钱也没说。就这样,半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放在桌上,钱出门去了。

横穿马路是谁看到的?

25号是圣诞节,温州飘着小雨。9点20分左右,钱云会撑着伞,走到村口的路口,也许是想等什么人,但是官方说法是“钱云会从左侧向右侧横穿马路”,我想问的是,当天视频监控没有开启的话,那么“横穿马路”这个画面是谁看到的?司机的供词么?

现在什么都能直播,既然要公布事实,为何不把公安问话的过程也公开了?

目击证人哪去了?

十分钟后,钱云会便倒在了大货车的轮下,就是网上那张莫肉模糊惨不忍睹的照片。这十分钟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 村民说:“钱云会当时被几个人按倒在地上,旁边有个指挥的人朝对面挥了挥手,工程车就开过来将他压死了。”这个说法,似乎得到了很多响应,但这一幕究竟有 谁看到了呢?村民们说是一个叫做钱成伟的人。而钱成伟去了哪里呢?村民们说他被抓了起来,命有没有都是一码事。而从钱云会的亲属处,我们又得知了一个消 息,就是这个目击证人并没有被抓起来,证人有一个兄弟,跟他长得很像,被误抓进去了,而真正的证人已经逃走了。在这个事件里,还出现了一个叫做钱成宇的 人,钱成宇和钱成伟是不是就是这兄弟俩呢?究竟谁被抓了谁逃走了,还是一个谜。证人究竟看到了什么要紧张逃跑?

这个事情要想真正水落石出,证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死前那一通神秘电话是谁打来的?

钱云会的妻子说,钱死前接了一通电话,钱连早饭都没吃完就匆匆忙忙出门,有人打电话给他并且说在等他的可能性非常大。

钱云会的堂弟说,钱的手机在一个叫做王立权的人身上,这个人曾经和他哥哥一起上京告过御状,而王立权目前也被抓了。

我相信,移动和公安都有查询通话记录的权利,为什么不好好利用一下呢?

与村民冲突的矛盾是什么?

昨天的采访中,很多村民向我描述了当时的场景,“几千名特警,十几条警犬,将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谁说话就抓谁”。在事故现场,我们看到路边有很多石块,还 有几根很长的竹竿,一名村民说这些石头都是大家一起搬过来的,目的是防止工程车开走破坏现场。村民说:“从早上9点多到下午4点左右,大家一直在现场守 着。”

昨天发布会上,官方说“现场受到不明真相群众的煽动,造成5名民警被围殴”,接着,公安局还承认了第二天治安大队长被打住院,究竟是什么矛盾造成了这一场冲突?

一本厚厚的上访材料 六年上访路

在钱云会家里,他的家人交给我们一本很山寨的册子,是用A4纸打印的,自己装订的一本材料汇编。封面像模像样,还是彩色的,里面还做了目录,我粗略翻了一下,这里面都是钱云会近年来就征地事件书写材料的汇编。

为了征地,可以三次入狱;为了征地,没有学过采编知识的他硬是编了这么一本“书”。拿在手上,沉重感立刻袭来。钱的家人叮嘱我,这本书千万不要拿在手上,被别人看到,会出事的。

是这本材料为他招来了杀身之祸吗?还是这真的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为何偏偏发生在这样一位为了征地之事拼尽全力的村长身上?我想冥冥之中自由安排吧。

走出钱运会家那栋灰暗、潮湿的二层小楼,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我希望每一个记者能够献出自己的一份力,不要让这件事再次以“有关部门正在调查”来收尾。

来源:Forevercookie的个人博客
链接:http://blog.66wz.com/?uid-329427-action-viewspace-itemid-59607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