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日

李承鹏:锤子、镰刀、布

下面这则消息本来很多网站凌晨是有的,到上午忽然大部份又没有了。我还以为是假消息得到及时制止,后来才知道其实是真的,只不过忽如一夜删帖来。所以先把全过程帖在这里,当小说看好了:

据新京报 8月19日,55岁的谢朝平被陕西渭南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带走时,警察口头留下一句"涉嫌非法经营"。8月30日,谢朝平的律师周泽从警方获悉,"非法经营"是因为谢朝平自费出版了1万本纪实文学《大迁徙》,那是谢朝平三年的采访成果,记录了三门峡遗民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渭南地区的移民是作品主角。写书为何成为"非法经营"?8月30日,渭南市临渭区公安分局法制科负责人在电话里称"不便多说"。

今年6 月辞去记者工作的谢朝平,租住在石景山区鲁谷东里社区。8月29日,其妻李琼说,8月19日下午5时许,有人敲门,自称是"人口普查的",开门后她发现有
7个穿便衣的人,确定租住者是谢朝平后,"他们冲上去擒住谢朝平,并戴上手铐。"李琼说,他们还念叨"找的就是谢朝平。"四人是陕西渭南警方的,还有三个陪同的北京警察。随后的两小时,警方对该住所进行搜查,带走了谢朝平的书稿、笔记本电脑、录音笔和U盘。在谢朝平的要求下,警察列了一个查抄清单,但清单并未留下。当晚8时许,谢朝平被带走。

据了解,谢朝平"涉嫌非法经营",具体所指就是谢朝平今年5月出版的长篇纪实文学《大迁徙》。该书稿以上世纪50年代三门峡黄河大移民为背景,记录了那段历史。谢朝平当过老师,后来通过考试到达县监察局工作,再后来调进达州市检察院,一直搞文字工作,曾写过多篇报告文学并获奖。2005年,谢朝平办理提前离岗手续,应聘到《检察日报》下属《方圆》杂志社当记者。2006年,谢朝平从渭南移民局工会主席李万民处获悉了三门峡遗民的历史遗留问题,此后三年,谢朝平一有空就去陕西采访移民。采访的素材多了,谢朝平决定写书。

今年年初,谢朝平写成了10万字的报告文学《移民》,后改名《大迁徙》,最终与《火花》杂志社下月刊编辑部谈妥,以该杂志2010年增刊的方式出版。书出版后,渭南市文化稽查队以"杂志属非法出版物"为由,将其全部没收。与此同时,库区各县市政府还派出公安、乡镇干部和文化稽查队员从移民家里搜走《大迁徙》增刊。渭南下辖华阴市的移民代表董生鑫称,其运回的4600多本《大迁徙》亦被华阴市文体局扣押。

据称,按照新闻出版相关规定,出版单位无权擅自出版增刊,出增刊需逐级上报审批,但北京编辑部没有这么做。《火花》杂志北京编辑部的执行社长魏丕植对此表示,
"因为没有经验,所以没走审批程序。"主管的山西省新闻出版局已通知《火花》杂志社,停止出版杂志的下半月刊,此事还在调查中。

――――――――――

看到七大便衣奋勇围剿的过程,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抓捕地下党的《挺进报》,后来发现,哦,是抓《大迁徙》。我查了一下,8月19日那天北京阴雨有微风,空气闷热,可以想像一群便衣为了不打草惊蛇,隐藏行迹于消防通道,暗中侦察反动份子家中动静,为避免群众误以为是来小区顺东西的,还尽量掩饰渭南口音,假装谈天气、抽烟,有尿也不敢轻易尿……多不易,警方是值得心疼的。

以"人口普查"名义赚开房门,这个点子反映出人民警察是关注社会热点的,脑子够使,也有影视潜质。他们在谢家搜了两个多小时,搜书稿十来分钟就够用,其实是再想搜点毛片之类方便日后定罪,这一手法在程益中案先行做过很好示范,早在六扇门中普及开了,可惜55岁的谢朝平家里只有毛选,没有毛片,这多少让警方有些遗憾。当然,这显然不会影响最后定性谢朝平"非法经营",因为XIAN法说了公民不准出版,还说了不能自费出版,还说了不准言论自由及涉及拆迁、迁徙、抗暴等低俗作品。总之,谢朝平是有罪的,你看,连王蒙跟余秋雨都没写过三门峡大迁徙,证明这在政治上是站不住脚的,《火花》杂志没有站在政治家办刊物的立场上,现在是火花,今后说不定就想燎原,莫明其妙就出版了三门峡迁徙,下一步就该出版三峡迁徙,没门,不管有没有门都不准出版三门峡或三峡迁徙。

我是把这件事情跟方舟子联系起来看待的,我没有专门写关于方舟子的文章,一是看到柴静司马南王小山已写得够好了,二是我不太懂科学,也较为怀疑转基因,所以只转发南方都市报王世军的方舟子"打假一生,清贫一生,与风车作战",附评论是"在中国,与风车作战,比与警车作战还要难"。现在我正式向警车道歉。

我向警车道歉,因为,跟警车作战还是难了很多,比如,方舟子挨了一锤子,那只是以锤子的名义,现在谢朝平,挨的是以锤子加镰刀的名义,这证明渭南警方要上档次多了。方舟子还可以以肉身不管单双号在北京大街上跑回家,谢朝平直接被堵家里,当时估计在与其妻做饭,讨论肉价及有没有灯影牛肉干可吃……不知为何我就想起甫志高。所以希望谢朝平在看守所里赶紧招,应该写自白书,并承诺渭南警方写一本一百万字数的《大迁徙,一个民族的升腾》,文风可仿《文化苦旅》或《做鬼也风流》,详实事例证明三门峡居民安居乐业,活得很有尊严,三门峡水电站现在高效运行滋养着中原大地,美国人每回看了都自卑地恨不得炸掉胡佛水坝。

可是这样写,连渭南的政府也是不相信的,因为关于三门峡是这样的,当初德国专家现场勘测后说在三门峡修大坝无异于在关中地区修建一座死库,我们觉得这是国际反动势力的阻挠,后来同样是锤子和镰刀的苏联老大哥说这里修水库是可以的,人民简直可以乌拉。龙颜大悦,群情激昂,所以我们就修了,事实证明……借用龙平川序言里的一句话就是:渭南移民史是一群蝼蚁一般的农民被拨弄来拨弄去的历史,面对他们的血和泪,我们中的有些人却无动于衷、甚至加以盘剥和专政。

三门峡和三门峡迁徙居民命运的真相,其实早就摆在那里的,无论谢朝平写不写都在那里,因为黄河就在那里在流动,对不起,其实黄河都断流了……这是敏感词,我又不懂水利,只能默默向黄万里致敬。其实黄河断流没什么,每个国家都犯过错,但别也让历史断流,当一个国家连历史都不敢正视,也就不会有未来。这个例子你看司马迁,他一定要写历史,结果就没了小鸡鸡,留鸡鸡不留历史,留历史不留鸡鸡,这让后来想写史的人一看我的妈呀,我先不忙去繁衍历史,还是先保证能繁衍自己,所以中国的历史到后来就成了没小鸡鸡的历史。别人两千年以上的历史都可以说得清清楚楚,我们这儿到了民国就出现几十个版本,中国历史,就是鸡鸡偷生史。

我是把方舟子跟谢朝平联系起来看的,前者说明这个国家不需要科学,后者说明这个国家也不需要历史,不需要科学让我们修了很多YY,不需要历史让我们矫造了更多的
YY,我们从一个YY走向另一个YY,YYYY相加,重影之下实际上就是人民币的¥¥。三门峡本来是一个国家地理上的失误,可掩盖三门峡就成为一个国家心理的错误,国家心理推差了点,谁来办份国家心理杂志。联想到最近流行封杀相声、锤击科普份子、抓记者、现在已开始抓作家了,所以中国是出不了索尔仁尼琴的,顶多出斯琴格日勒。据说这个事情现在群情激愤,谭飞说渭南警方很难办,其实一点都不难办,可以遥祝不久的将来,警方就查证出书中有大量不实内容,而谢朝平一抬头却见愤怒的渭南移民代表说他污蔑了现在的幸福生活,饿们可是每天大白馒头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哪……不久,警方除查出非法经营外还查出谢朝平其实是有嫖娼行为的,三秦媒体更是披露谢朝平其实是想借此事炒作的,最后在《火花》上级主管部门紧急扑火下,以国体为重,此事慢慢消停,《大迁徙》终于也大迁徙了。

搞科学的遇上了锤子,搞历史的遇上了镰刀,警方跨省赶紧用块布把真相包住,不是锤子剪刀布,而且锤子镰刀布。所以综上所述,中国的事情到最后都没有真相,真相是靠大家一起玩锤子、镰刀、布。是为国情。

来源:李承鹏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e7ba410100l26j.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