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日

教育部某副部长带领一班人跑来参观,丢尽国人脸

以往很平静的纳米国家研究中心,这两天变得嘈杂起来,常见到一堆中国人在实验室的走廊穿梭。我开始搞不清到底咋回事,后来问了对面实验室的一个朋友才知道,这两天中国教育部和国家基金委的领导来访问Alberta大学和纳米国家研究中心。由于我们是中国来的留学生,所以研究中心的主任Nels
Peterson希望我们几个帮忙接待一下。Nels刚好是我同学的导师,所以她负责全程陪同,我只是负责介绍我们实验室的一些情况。但是两天的接待工作,让我深刻地认识到,什么叫做打着出国考察交流的幌子,达到公款出国旅游的目的。

和同学交谈的时候发现以下趣事:

首先是前天上午,我们负责接待一群访问学者,主要是国内几所名校的一些学者。原定于上午11点的访问活动,主任和我们我们10点50就跑到楼下大厅等候。结果一等就是20多分钟,也不见他们来。期间主任不停看表,我们也显得有些不耐烦。好不容易到了11点20,一队人马来了。一进门,主任热情地和每一位学者握手,学者们还算挺有礼貌,为他们的迟到say
sorry。接下来主任在会议室进行了报告,期间主任是不是开些玩笑,听众们也能知道笑点在哪,于是会议室充满了欢乐的气氛。当一群人来到我的实验室时,刚好导师度假去了,所以只有几个人在实验室,而实验室就我一个中国学生,所以我就义不容辞地当起了解说员。当看到我们实验室的设配和条件时,学者们纷纷表达欣赏和羡慕之意。一些人忍不住拿起相机拍照。整个参观过程都很放松。

但是到了第二天,以教育部某副部长为首的另一队领导考察团过来参观,简直把我们弄的很无语。首先是主任知道是中国的许多教育官员和基金委的人员来参观,不敢大意,10点40就喊我们一起下去在大厅里面等。但是盼星星盼月亮哎,等到11点30都没人影出现。主任大概是看到了我同学脸上的不耐烦,打趣说:I
believe they are
coming。后来到了11点40,远方才出现一队人影。领导考察团的气氛和昨天的学者考察团完全两样。首先是作风散漫,官气十足,个个大腹便便,那个气质哎,简直就是些无赖。主任迎上前去,他们连一句sorry都没说,好像迟到了40多分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领导嘛,就相当于大牌腕儿。接着主任带领大家去会议室作报告,整个报告会场哎,差点把我们肚子笑痛。首先是复旦大学某领导志愿当翻译。这个翻译,雷死人不偿命。主任Peterson介绍纳米国家研究中心基本情况时说道:The
government supports us with 2 hundred million dollars
annually。这时,那个中年翻译说道:每年,政府从我们这里赚取2亿美元。听了这话我们几个差点笑翻,而在座的领导纷纷交头接耳,某领导嘀咕:看到没,人家加拿大研究中心是政府赚钱的机器,而我们中国政府往研究机构投入很多钱,差距啊,人大会议上我得建议不能给研究机构和大学那么多的经费了。我真想上去掌掴这个白痴的来自复旦大学的业余翻译。半吊子的英文就不要拿来显摆了。随着报告的进行,我才知道为什么他志愿当翻译,,因为在座的领导好像没有一个人能听懂英语,都在座位上拿着照相机不停拍照,闪光灯闪得台上的Peterson主任一愣一愣,不知道是停下来摆pose还是继续做报告。最搞笑的要数某领导了。他举着相机想拍照,但是前面一个人头挡住了他,他咔嚓一下,急忙来看拍摄的效果,结果相机画面显示的是一个人头,还是个秃顶。他当即窃笑,拍着前面人的肩膀说:XXX,你看你聪明绝顶的脑袋。前面那个光头一脸不满,说你干嘛拍我啊,两人在那窃窃私语,完全没有听报告。Peterson好像也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他讲笑话台下人都没反应,而有些领导还在玩才买不久的iphone
4。后来主任就只一带而过地讲了些内容,总共不过20分钟。接下来他的一句话让在座的各位领导一阵骚动:Sorry my dear guest,
I have an important oversea appointment at 12:00pm, so I may not be
able to accompany you to the labs. But my colleagues will guide you.
这些领导颇为不满,但是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原定的参观安排就是在12点结束,而我们的主任很忙。事实上外国人很有时间概念,每一天每一个时间段应该做什么事情都计划的清清楚楚。接下来我们带领这些领导去参观实验室。大概看完了一个实验室这些领导就不耐烦了。终于有一个大腹便便地领导提议:我看我们也不用再参观了,大家肚子都饿了,要去吃饭呢。这个提议立即得到大家的热烈赞同。于是,中心负责接待的Shannon女士看看这些人表情,一脸无奈的看着我们。事实上我们纳米国家中心有10几个不同方向的实验室。但是这些领导对此丝毫没有兴趣,但是对吃饭颇有兴趣。

今天University of Alberta的网站上显示,The China high education delegation left
UofA to Candian Rocky
mountains.众所周知,落基山的两个国家公园Jasper和banff,看来又要成为他们的游乐场了。尤其是Banff的spring
hotel,作为全球十大著名酒店之一,住一晚最低好几百刀起,是多部著名影片的外景地,奥黛丽赫本曾经在此住过一段时间,一般欧洲王室成员常常将它作为首选酒店下榻。不知道这次代表团的成员们,会不会也过把瘾。

这两天的接待,我终于认识到领导和学者之间本质的区别。学者是来参观学习的,领导是来公费旅游购物的。教育部副部长带队的出国考察队伍尚且如此,那么下面那些省市级的,县级的出国考察的领导们,你们是不是出国来旅游购物的呢?至于纳税人的钱嘛,在这些人民的"贴心人"看来,正好应了那句话:人傻,钱多,速来。

http://blog.renren.com/blog/48932728/486130902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