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日

叶檀:大拆大建让民族丧失资源与历史

一二线城市的土地越来越少,大拆大建成为获取土地溢价的来源,还美其名曰节约土地资源

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坚定地表示,
20年内现有中国城镇的住房就是得拆一半。一个住建部专家轻轻一句话,概括了中国房地产业的现状:不尊重历史,浪费成性,缺乏对文化的尊重,让低碳经济成为一句空话。

英文《中国日报》曾报道,中国住建部副部长在今年3月召开的第六届国际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上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每年
20亿平方米新建面积,相当于消耗了全世界40%的水泥和钢材,却只能持续25-30年。而发达国家的平均建筑寿命远远超过中国,例如英国的建筑寿命达到了132年,美国建筑寿命也达到了74年。

先行一步的开发商也有同样的忧虑。今年万科给股东的信中有如下段落,"据统计,中国单位建筑面积能耗可能达到发达国家的2 至3
倍,新建筑中八成以上为高耗能建筑,存量建筑中95%以上是高能耗建筑。根据研究报告,我国城乡建筑运行能耗约占我国商品能源总量的25.5%,而如果考虑建设过程中的能耗,则建筑行业相关能耗比例将更高。"

在大拆大建中粗制滥造的建筑不仅耗费了中国的能量,更是对GDP至上的地方政府的鼓励。一二线城市的土地越来越少,大拆大建成为获取土地溢价的来源,还美其名曰节约土地资源。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新官上任后,是否还要来一次大拆大建攫取土地收益?

今年年初,有消息称,福州市台江区祥坂小学斥资1500万元新建的现代化小学,不到一年再次面临被拆迁的命运。而据《长江商报》3月报道,湖北武汉马湖新村小区400多套入住不足5年的还建房面临整体拆除。当地街道办称,土地有限,将建高楼安置更多村民。今年6月,央广报道,湖南株洲当地政府正在修建一座标志性建筑――炎帝广场神农城,而附近两个刚刚建成两年的住宅小区因此被迫拆迁。按照株洲政府网的介绍,神农城项目总占地面积2970亩,总投资超过100亿元,是株洲城市跨越式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节点之作,建成后将成为株洲的城市新名片和新客厅。这个大客厅,却容不下老百姓的小客厅。

所有上述拆建用一句"棚户区与改善商用条件"是无法蒙混过关的。如果说有新规则,那么两三年前的旧规划就那么禁不住推敲,《规划法》尊严扫地。如果说由开发商支付拆迁、开发费用,开发商的融资来自于社会,那资源更是全社会的财富。

更糟糕的是文物和古建筑的灭顶之灾。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无数的古建筑被夷为平地。天水市的成片明清古建筑被成片拆除;2007年湖北襄樊唯一明代古建筑在半夜时分被强行拆除;2010年佛山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清代建筑苏氏书塾被拆除,有关方面辩称属于"主动拆卸"……如果说破四旧是以扫除旧传统为名有意识地败坏本国的历史,此次大拆大建则是为了经济利益,躲在改善民生的幌子下,行破坏古建筑之实。

大拆大建、破坏古迹,地方政府与开发商获得了蝇头小利,但能源消耗将会在未来中国的碳货币时代失去主导权,使中国付出极高的成本。

目前,中国碳减排量占全球市场的三分之一,居世界第二。发达国家在2012年发展50亿吨的减排目标,其中至少有30亿吨来自中国。中国是最大的碳交易国,还在建成越来越多的高碳建筑,将来全球碳排放收入的一半以上将来自于中国。有统计数据显示,1990-1998期间我国因环境污染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1000亿元/年,分别为同期国内生产总值和国家财政收入的1.4%和29.4%。这还不包括因环境污染造成的社会和政治危机在内。2006年9
月,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曾联合公布了"2004年度绿色GDP核算报告",2004年全国因环境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为5118亿元,占当年GDP的
3.05%。

作为低碳经济时代宝贵的轻资产,旅游、世界遗产等财富,从我们的指缝中溜走。加上古建筑等存量财富的毁灭,加上高碳建筑的盛行,加上大拆大建的社会震荡,中国的房地产业社会成本不会离2009年万亿元的利润太远。

承担高碳税的子孙后代有理由指责现在这个时代:短视而投机,对民族历史与文化毫无敬畏之心;以摧毁古遗存与无度祭拜的方式,显示对传统的无知。

来源:南方周末
原文:http://www.infzm.com/content/4922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