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8日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张国焘出逃情有可原

作者:李飞飞 石名岗

如今40岁以上的人稍有些中共党史知识的便知中共历史上有个大叛徒张国焘,此人不仅是叛徒而且早年投机革命做尽了坏事。果真如此吗?

张国焘的罪恶史能拿到桌面上来的无非四件:其一,阻止和破坏南昌起义;其二,鄂、豫、皖根据地清洗共产党人;其三,长征中分裂红军另立中央;其四,抗日战争初期投靠国府做了大叛徒。

关于其一。北伐后期,国民党右翼抬头,苏俄对其失控,指使共产党联合国民党左翼发动南昌起义,但对是否起义始终是在犹豫之中,因此才会出现先派出周恩来做代表发动起义,后又派更大的代表张国焘来阻止起义,这种前后矛盾的举措,恰当地反映了大乱当前不成熟的中共那种矛盾的心情和对共产国际的盲从。但这一历史史实告诉我们的是:张国焘代表的是中央而不是个人。而他个人却在当南昌起义的发起者一致反对中央意见时,他并没有坚持中央意见,而是相机度势以起义的最高党内领导者的身份义无反顾地参加并领导了这次起义,一直到失败前从未离开队伍(中共派张去南昌赋予相机处置之权。参阅张国焘《我的回忆》)。而党史及其演义只是过份渲染他如何反对起义,完全是泄私愤。世人皆可设想,以周恩来的秉性,如若张国焘坚持中央意见,他能他敢发动南昌起义吗?

关于其二。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自从建党以来内部的清洗就没有停止过,只不过随着自己根据地和政权的建立愈演愈烈罢了,"文革"中可谓登峰造极。而在
"土地革命"时期,在王明的所谓"为中共更加布尔什维克化而奋斗"和根据地的苏维埃化等反动理论指导下,这次大清洗更加惨烈而已。而在这次绞杀中谁是正确的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谁握着屠刀。无论正确与否,只要你拒不参与绞杀,那你将是被绞杀的对象,几乎无一例外。中央苏区不是被国民党剿灭,而是在自我绞杀中失败。作为当时最大的中央根据地在大转移到达陕北,兵不足八千,人不足两万。而同样是根椐地领袖的张国焘,两军会师时除去装备精良外,人兵合计有八万人之众。如果张国焘是一个忠实的清洗路线执行者,鄂、豫、皖根据地怎能保留如此强大的红军队伍,他早就和中央苏区一样,在内部的清洗和绞杀中冰消瓦解了,哪还能跳出国民党军队的重重封锁在川北建立新的根据地,那倒成了咄咄怪事。

清洗是不可避免的,张国焘如要不执行清洗,他也将面临着被清洗和人头落地,在绞杀中错杀也是必然的。人非圣贤,没有监督的执政者,腐败是必然的,张国焘也不例外,鄂豫皖苏区是清洗规模最小的。夏曦、贺龙领导的湘鄂西苏区是清洗规模最大的,据考证,该区基层支部被全部整散,只剩下夏曦、贺龙、关向应、卢东生四个无问题的党员了。人们到现在还在为"文革"中周恩来也违心地绞杀开脱,为什么要咬住张国焘不放呢?如果没有张国焘,鄂、豫、皖将可能成为清洗之血流成河的第二个中央苏区。那样也就不会有红安县〔1〕和几百个将军,甚至没有中共执政的中国。

因为这场绞杀战的领导(当时领导者是博古〔2〕为首,王明并不在中国,要硬套的话,只能是精神领导。)不是毛泽东,一但毛成了领导者,他的手段会更加残暴
(如果苏区大清洗受制于苏联大清洗还有说词的话,在中共中央移驻瑞金苏区前,毛领导下清洗"AB团"〔3〕残酷杀人就更显得可恶了。),"文革"中的表现就是最好的现身说法。他们怎么敢厚着脸皮恶心张国焘呢?如果从整个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来看,产生这种绞杀现象绝不是一人所为和偶然现象,特别是从斯大林的大清洗到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善良的中国老百姓,也该悟出点什么了。

关于其三。20世纪70年代末,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打破了以人划线的错误原则,正如毛泽东说过的中央出了修正主义怎么办,他号召地方上出孙悟空来中央造反。1978年的"理论务虚会"的理论界的大讨论正是对这句话的复兴,也是对实践主义的复兴。而张国焘所谓的另立中央从理论上讲正是对中央错误路线的反叛,当时的中央并没有从程序上对所犯的错误进行正式的清算,做为偏隅一方的诸侯看到的是中央在错误路线下的彻底失败,做为中共创始人、中共元老,率有比中央红军多数倍队伍的根椐地领袖,不率先起来造中央的错误路线的反,那才是咄咄怪事呢。难道这还是什么错误么?要是说错,错的是中央而不是张国焘,遵义会议〔4〕就错了。可惜的是张国焘原本就不是一个政治家,只是一介书生,并不具备政治家皮厚心黑的素质,也没有欲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魄力,结果第三国际一声令下便对中央俯首称臣。他若有毛泽东的争斗精神,恐怕中共党史得改写了,该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张国焘"了。这真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倒落了个错误路线的代表。

关于其四。张国焘在陕北眼看就呆不下去了,被清洗和开刀已成定局,俗话说:"小杖则受,大杖则走。"既然都是抗战,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在抗日统一战线的旗帜下,毛泽东也喊蒋委员长万岁,张国焘到国府参加抗战怎么能称作叛徒?如果投降了日寇才能称作叛徒,这是最简单的常识。而且党章规定,党员有退党自由,也不能一退党就称为叛徒吧。同样,张国焘不走在延安整风中可能会被处以极刑也是常识,此一走何罪之有。

还有一点是人们未想到的,张国焘率红四方面军南下,牵制了国民党军的主力,客观上掩护了中央红军的北上。张国焘率领七、八万红军主力在川西与追剿红军的国军战斗了一年多,蒋介石在开始时并不知道红军发生分裂,还是集中兵力围歼川西红军主力,实际上,张国焘率领的也是红军主力。正是张国焘的牵制,使毛率七千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并扩大了陕北根据地。试想,如果蒋介石集中兵力围歼七千中央红军的话,中央红军岂有不败之理?直至1936年10月,张国焘率红四方面军抵达会宁,距西安事变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张国焘挽救了中央,挽救了中国革命。

中共活着的元老大多都跟着毛泽东诋毁张国焘,这是对历史的嘲弄,是以一派一己之私来掩盖历史的真像。如客观地评价张国焘,从他建党、组织工运、创建根据地、到建立强大的红军,大功不可没。他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袖中少有匪气而具有民主气息和人情味的一个。历史没有假如,我们假如张国焘还在党内,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是不是会快一点,恐怕还是一个大问号。

2002.4.1

注释

〔1〕红安县,位于湖北省东北部,原名黄安县。1927年11月至12月,中国共产党在湖北省黄安、麻县两县发动和领导农民武装起义,为后来创造鄂豫皖苏区和红四方面军的建立起了先导作用。解放后该县改名为红安县,由于这里属于早年苏区,所以出了几百个将军。

〔2〕博古(1907-1946),原名秦邦宪,乳名长林,字则民,江苏无锡人。1925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26年赴苏联中山大学学习,30年回国,31年9月中共临时中央在上海组成,他是主要负责人。1933年初进入中央根据地,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1931年9月至1935年1月,在担任党中央和红军主要领导期间,积极推行右倾路线,给党和红军造成严重损失,被迫长征。在遵义会议被取消中共中央总负责人职务。抗战期间,任中共长江局和南方局委员,40年返延安,任新华社社长,《解放日报》社社长。45年七大选为中央委员。1946年参与国共谈判,同年4月8日,从重庆返延安途中,因飞机失事遇难。

〔3〕指中央苏区1930年左右肃查AB团的运动。AB团的名字来自英文"反布尔什维克"(Anti-Bolshevik)的缩写,全称为"AB反赤团",是北伐战争时期在江西建立的国民党右派组织,成立于1927年1月,其目的是打击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AB团的宗旨是反对联俄、联共、扶助农工,取消民主主义。AB团仅成立三个月,就被国民党左派和共产党发动的"四・二"大暴动所摧垮。AB团解体之后,江西尽管还存在个别残余分子,但这个组织未重建。无论是后来把持江西省国民党党务致于打击AB团的汪精卫改组派,还是再后来大力肃清AB团的共产党,都没有得到AB团仍然存在的真实凭据,说明大部分的冤案(包括国民党和共产党整肃的人在内),共产党肃AB团的高潮在1930年到1931年间,时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兼肃反委员会主席的李韶九携毛泽东的指示信,到达江西省苏维埃所在地富田,将省行委和红20军八个主要领导人逮捕后,严刑拷打,5天后处决40余人,揪出120名,李韶九等的残酷行为终于引发1930年12月12日震惊苏区的"富田事变"。红20军在政治部主任谢汉昌的带领下发生兵变,逮捕了李韶九,随后红20军喊出"打到毛泽东,拥护朱(德)彭(德怀)黄(公略)"的口号。事后,由项英调解平息了该事件。但后来的苏区肃反中,富田事变被定为反革命事件,红20军被解散,战士编入红七军,排以上干部均被处决。

〔4〕遵义会议,指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遵义召开的独立自主地解决中国革命问题的极其重要的会议。会议解除了博古的中央负责人的职务,推举张闻天为中央政治局总负责.

来源:凯迪社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