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日

房改十年

作者:梁发芾
原文:http://liangff.blog.sohu.com/155667171.html

中国新政权建立后,曾想着把全体人民不的住房包办下来,由组织解决。后来发现不现实。后来就让各单位自己解决职工的房子,自己盖房子,福利分房。后来发现也不现实。这样,有单位的人有房子,没有单位的人自然没有房子,好在当初人们基本上都是有单位的,没有单位的人少,好像问题不大,排队总有等到的那一天。但是其实也无法解决所有的房子。有些单位有房子,有些单位没有房子,没有一点希望。国家承受不了,干脆来了个一次了断。

十多年前,停止福利分房。实行市场化,商品房。把绝大多数人的住房推向市场。对于政府来说,这起码有三大好处:1,甩开了包袱;2,福利分的房子卖给个人,政府赚了钱,3,政府开始卖地,财富更多了。

这么搞了一些年,问题又出现了。

商品房供不应求,再加上政府的土地出让金奇贵,绝大多数的人买不起房子了。当然,一些公务员也买不起房子。好在公务员是国家的人,国家决不会让国家的人吃亏;而且,手握权力的官员们,看到房子是保值增值的最好投资品,也就以权谋私弄房子。揭发出来的山西的一个局长有35套房子,重庆的文强有16套房子,重庆的交警队长有二十多套房子。你看,他们用聚敛住房的惊人能量。

其实,揭发出来的是违法的房子。事实上,现在,只要眼睛没有瞎着,谁也不会忽视,中国的福利分房这几年重新兴起,低价弄这样的房子不违法。不过享受此种福利的,只有党政机关的人。这种房子,不叫福利分房,叫经济适用房,但是比起以前的福利分房来,那当然是鸟枪换炮了。公务员们的房子可以挑最好的地段,用尽可能大的面积,还可以公款精装修。当然,公务员们人人有份的福利房,到底还是解决了买不起商品房的一部分公务员的需求,说起来好像也不算太恶,他们为党办事,给他们住处好像也说得过去。但是,省市的一些有一定级别的领导阶层,他们并不满足于这种福利分房。
就我所知 ,兰州之外的十几个市,基本上通过所谓团购之类的手段,给这些有一定级别的官员在兰州买了上好的房子;有的则是买了地皮修建。而那些所谓的团购房,价格可能是市场价的不到一半。你说说,这其中的差价谁买的单?

今天,看到国家地震局的预算表。其中有1.5亿元的住房支出。这些钱,用于什么?干了什么?就是给这些官员低价买房子做补贴了。北京的地产大腕任志强说,北京的经济适用房基本上都是定向的卖给了公务员。这个我绝对相信。当这些单位巨额财政补贴给自己的官员们买了上好的房子时,他们当然并不会将此房子用于出售,或者居住,或者出租。市场的房源仍然很少,市场仍然供不应求,而官员乐得房价上升,自己的房产增值。

有人说收税让他们吐出房子,那简直是妄想。取消福利分房后,任何单位都不能建房子,但是他们照建不误,你说,真的实行物业税,房地产税,他们的房子能够成为纳税的房子?不可能的。

现在,对于城市居住的人来说,如果一家里面没有一两个吃政府饭的人,那么,他在这个城市是很难存活的。他如果要在这个城市存活,必须要么自己挤入党政里面,要么嫁给党政人员。除此之外,你如果是一个小小老百姓,现在天价一样的房子,谁买得起?所以,唯一的办法是如何加入政府,如何与政府的人攀亲结对。

十年的房改,终于改成这个样子。政府停止福利分房,甩开了包袱,但是,现在我们终于知道,政府工作人员尤其高级干部则得到了在福利房时代得不到的更多的好处。政府甩开了所有包袱之后,现在,集中精力办大事,给他们盖了最好的房子。至于屁民们,对不起,没有你们什么事了。

十多年前,中国转型期间,政府财政收入也较低,不少地方发不出干部的工资,于是有人批评不好好上进的孩子说,不好好学习,就让你将来去当干部。现在,再有人这么说,一定是神经了。现在干什么都不过如此,但当干部尤其大干部却是什么都有的。当一个小公务员,一辈子最差也要赚到两套房子,赚不到只能说他混得不行。可是,你想想,两套房子,你作为白领,什么什么能够轻松赚来?

而且,政府因为当初穷怕了,进行的税制改革,真正救了命。现在,财政收入年年拔高,政府有的是钱,干什么不成?政府财政一向是秘密的,不公开的,但是,从有限的公开中我们已经知道,有大量的财政资金用于补贴机关干部的买房。连房子这样一套以数十万数百万计算的财产,就可以这样轻易地补贴到官员的头上,你想想,补贴其他,又算什么呢?

有人担心,这样不公正,不可持续,迟早要出问题的。其实,没有问题。一点问题也没有。朝鲜金正日政权都那个样子了,年年饿死数以万计的人,谁能将他怎么样?而且,历史上维持不下去的政权的一个特别的标志是他弄不到足够的钱了。但是,我们天朝没有这样的问题。今年财政收入世界第二,明年也许就世界第一了。有这么多的钱,什么事情干不成?一位曾经是党的高官,就说过,现在,连全世界的有钱人,都拥护它,因为它保护他们的利益,让他们在中国剥夺中国的穷人。这有钱人当然包括台湾的首富郭台铭。这些有钱人正是这个政权的执政基础,所以,它很稳固。

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只是感到,好像一点希望都没有。三十年的统治,维持不下去的时候进行改革。现在也已经又三十年了。而三十年的改革,基本上就是回到了当初的起点和开头,正如鲁迅所形容的苍蝇,飞一圈后仍然落到它当初起飞的起点。而在这个起点上,当政者可比当年牛�多了,泱泱大国,财力雄厚,顾盼雄飞,谁奈我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