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4日

360度进攻


图说:周鸿祎2006年初提出要做免费查杀流氓软件的360安全卫士并非出于商业动机,只是为了出口气:“我要把这些败坏我名誉的公司干掉”

前言:[5月21日,360在安全卫士、免费杀毒、360保险箱、360浏览器等产品线的基础上,推出“木马防火墙”。但比这条新闻更受人关 注的是,360防火墙安装之后,会引导卸载已装上的金山网盾。且不论这一举动的道德层面,它意味着,占据了“安全”这一普通人皆有强 烈需求的概念,360对于用户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大。

未来,它或许决定着你能装什么样的软件,甚至该上什么样的网页。

因此,据业界人士称,腾讯已经将360列为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而百度对360的警惕也日益增强。

这种业界的影响力,来自于360近四年的蛰伏和成长。也来自于周鸿祎——这个聪明、偏执、注重细节、为达目的不顾一切的IT界另类大 佬——他身上几乎拥有颠覆一个行业的所有特质。

但他并非已全无忧虑。除了腾讯外,近期的另一则消息则是,可牛软件CEO傅盛 ——这一最了解周鸿祎、并一手将360打造出来的人士,将重回安全领域。


傅盛表示,他的竞业禁止于今年年初结束,在这一年多时间里,他 作为安全领域的旁观者的最大体验,便是传统安全厂商的下跌速度大大超过预期。这将是必须抓住的机会。

免费杀毒领域成为傅盛团队首选切入的方向。360在2009年10月推出的免费杀毒软件虽然上升迅速。但因为推出时间尚短,截至 2010年1月中旬,360杀毒软件在市场上的份额是33.76%,和瑞星、金山的差距拉得不算太开。这与360安全卫士 占据着安全市场超过70%份额的情况大大不同。

而傅盛对于老东家周鸿祎的一个认识是,“树敌过多”将招致麻烦,甚至损害用户体验。因此,傅盛表示,在可牛软件即将推出的杀毒产品中,除了具有全方位防护和杀毒功能,这款产品的特点还包括:对电脑性 能的占用很小,并能和其它杀毒软件共存,改变杀毒软件行业内互相不容的竞争方式。“一个好的企业不仅仅是要自己发展,也要 能带动所在的行业良性发展。它对周围的企业不一定是一个破坏作用,而是一个合作发展的作用。”傅盛告诉《环球企业家》。]

2010年春节假期,很多QQ用户发现自己电脑上忽然多出一个“QQ医生”。又有人发现,一向用来给Windows系统打补丁的360安全卫士会突然弹出提示:“(QQ医生)正在安装的漏洞补丁有风险,建议不要安装!”更多人什么也没有发现,欢度新年。

发现异样的人们见证了中国用户规模最大的两个客户端软件QQ和360安全卫士(以下简称 “360”)间一次悄无声息的短兵相接,它们争夺的战场是全国数亿用户电脑的安全性。腾讯聪明地选择春节这个人人都在休息、不太会在网上形成大规模负面反馈的时刻,在二三线和更低级别城市强推自己的安全软件。据360监测,一夜间QQ医生占据国内一亿台左右电脑,市场份额近40%。一些休假中的360员工被紧急召集回来应对这场突发事件。

最终胜利者是360。它并不像众多默默被腾讯宰割的竞争对手,除了制止QQ医生安装漏洞补丁,网上也开始出现对QQ医生的漫天指责。更重要的是,QQ平台虽强大,腾讯硬性捆绑的做法引起不少人反感,匆忙上阵的QQ医生使用体验也不如已臻成熟的 360。几个月后,绝大多数被强行安装QQ医生的用户都选择卸载,其市场份额已在10%以下。据说,QQ医生负责人已经离职。

虽然“腾讯威胁论”不是新闻,这场暗战仍不同寻常。其针对360发起的突袭至少说明两个问题 ——安全领域的诱人性,以及360的威胁性。据说,腾讯将其列为中期最大竞争对手,而它们都是传说中创业需要防范的三大对象之一。“腾讯从长期来看很有竞争力,但短期内不能对360造成大的威胁。”可牛影像CEO傅盛对《环球企业家》表示。傅曾任奇虎360安全卫士事业部负责人,一手打造出这个产品。

自2006年7月推出以来,360安全卫士不到一年即成为国内最大安全软件,目前,其用户数量超过2.8亿人,覆盖中国70%以上互联网用户,仅次于QQ,并仍以每天百万级新增用户的速度增长。2008年9月,360推出强调安全功能的360安全浏览器,现已覆盖30%以上用户,仅次于微软IE。2009年10月,又从单纯查杀木马进一步扩展,推出免费的360杀毒软件,至今用户数量近两亿,3 月份月度活跃用户占市场份额44%。

互联网安全行业被彻底颠覆——如果有免费而可靠的安全解决方案,谁还会每年花几十元甚至上百元?因此,与360免费杀毒上升曲线对应的是,金山、瑞星和卡巴斯基等传统杀毒软件市场份额的不断下跌。艾瑞咨询数据表明,2010年3月,曾连续九年占据头把交椅的瑞星市场份额已跌至33.15%,金山仅为13.93%。而且,金山也推出三个月免费期,瑞星将免费期延长至半年。

变局始作俑者自然是360的主人周鸿祎。这个高保真音响发烧友现在是免费经济学的狂热推崇者。他身上的另一个标签是“流氓软件之父”。七年前,周在与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百度的中文搜索之争中,因为一心要打败对方而忽略用户感受,让3721上网助手(以下简称“3721”)在很多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进入电脑,并难以卸载。

虽一再表示对流氓软件“六亲不认”、对基础安全产品分文不收、对所有用户关怀备至,直到今天,周仍未彻底摆脱恶名,甚至陷入新的口水战中。他和360与被“革了命”的瑞星、金山明争暗斗的段子俯拾皆是,用周的话来说,“无数人拿着放大镜和显微镜在看360,希望出点错”。为了不授人话柄,周鸿祎干脆将360源代码托管到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

“对我个人的攻击从未少过,把我描绘成互联网黑社会教主、大魔头。我希望他们有点创意,能弄点新东西,比如说我到现在还没有跟哪个女明星传过绯闻。”周鸿祎对《环球企业家》开着玩笑。但不难想象,他对此并不享受。360做的是关于安全的生意,这与信任紧密联系,没有比用户因为周的“流氓”旧账而对其心怀疑虑更麻烦的。同时,免费的美妙之处在于可以轻易俘获大批用户,可怕之处则在于只要产品不能让人信任或不够好用,替代成本非常低。

不可否认,是周在安全领域开辟了所谓“破坏式创新”的免费模式,而这正是因为其不守游戏规则。众所周知,周聪明绝顶又脾气急躁,能顶住压力,必要时敢于出手。正因如此,“这个行业里恨他的人很多,但没有人会公开与他为敌。”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对本刊表示。但反之,同样有很多相信他的人多年如一日地赞赏他和追随他。

现在,周鸿祎开始有意识地磨砺自己的性情。2010年初,他去台湾参加了一个关于个人修为的圆桌课程,讲的都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基本的、知易行难的道理。“回来后脾气好了一点,但不知道能持续多久。所以还要再去。”周笑言。

自认变得更平和的周坦承自己不擅管理。他尝试将日常管理权限下放,并在提升自己修养的同时开始考虑如何培养员工。这些改变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庸常。周不止一次公开表示,自己的管理能力就在200人左右。但现在,360所属的奇虎360 公司员工已达500余人。而且,在以免费独步互联网安全江湖数载后,越来越多的同业者开始尝试原先颇为抵触的免费模式,同时,又有傅盛这样深谙周鸿祎思维方式的旧部在竞业禁止期满后进入这个行业。换言之,如果说以前免费的360横扫收费的传统安全厂商,接下来,它很可能要与更像自己的对手们打贴身战。

这无疑将逼迫周鸿祎和360进一步成长,如果他们不想将一手好牌打坏。


【无心插柳】

“我在(360崛起)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不用谦虚。整个想法、创意都是我提的,包括中间整个产品策略、思路,甚至产品界面、规划都是我主导的。”周鸿祎谈及360的成功时不掩兴奋之情。

在周看来,360最重要的几个转折点是:最早所有人都反对做这个得罪人又跟搜索业务无关的产品时,他坚决要做;2008年,他决定将360作为全力以赴的核心业务,将自己的大多数时间和公司80%资源调度过来,放弃其它不相关业务;2008年下半年,决定从专门查杀木马扩展至免费杀毒。

但周也毫不否认2006年初提出做360是非常草率和冲动的决定,而且没有任何商业动机,只是为了“出口气”——一方面,他认为应该对自己年少轻狂比较急躁时犯的错误负责;另一方面,认为人们对其它流氓软件的憎恶也落到自己身上不公平:“我要把这些败坏我名誉的公司干掉。”周在对《环球企业家》说这话时依然愤慨。

2007年9月,周和时任奇虎360安全卫士事业部负责人的傅盛一起接受新浪采访时,尚表示奇虎在社区搜索中取得很大技术积累,并将360视为建立奇虎影响力和品牌的方式。但此时,360已崭露头角,下载次数超过一亿,周也意识到360比社区搜索更迎合用户需求。据360投资人之一、高原资本合伙人涂鸿川对本刊表示,2007年底时奇虎内部已将注意力集中到360,360也在那时起飞。

更大的转折点在2008年。当年3月,周鸿祎将众多用来试错的“实验室产品”削减整合成专攻社区的奇虎、专攻资讯的奇酷和专攻安全的360,各自独立运营。此前,为探索市场需求,也因为聪明人常有的兴趣广泛问题,周旗下至少有四五个业务线,包括社区搜索、SP无线,甚至还有面对中小企业的。周亲自主抓的是曾让其在百度面前败走麦城的搜索业务。

确定“三驾马车”战略的同时,奇虎正式放弃社区搜索,转型为类似百度知道的问答网站。 2008年5月过后,360用户越过一亿人的关键门槛。周鸿祎真正重视起这个随性而生的业务,甚至开始专门学习安全技术。那时奇虎成立已近三年,360的成功和潜力让很多人眼红。

对长期处在公司边缘的360团队而言,周的重视本应是绝佳机会;但与此相反,与很多始料未及的成功一样,分裂不可避免。2008年8月,360核心人物傅盛和技术总监徐鸣同时离职。傅对外给出的理由是有了“新的选择”,但了解双方的人都知道,傅与周之间的分歧随着周对360的日渐重视一路加深。

尽管奇虎公司成立一年多便融了一大笔钱,傅盛带领的360团队因为不是主要方向,打拼得非常艰苦。据说,不管是人员待遇还是人员配备,360团队都是最差的,最初只有两个技术人员。而360刚推出时因“流氓软件”的案底,反响并不好。傅的一个朋友打电话问他为什么要做这个产品:“金山、瑞星只要跟进,360不到一年就没了。”瑞星确实在2006年9月推出查杀木马的同类产品“瑞星卡卡”,但此后长时间内再无更新。

如今的周鸿祎对安全领域的理解已颇为深刻,但他2008年刚开始干预360业务时,因此前从未接触安全领域一线而并不专业。其时的周与傅之间必然因此产生矛盾,据知情人透露,当时一些傅认为很重要的东西并不能得到周的认可,反之亦然。比如,周认为应该不断推新产品,而傅认为先要不断加强老产品的功能,因为在团队尚未完全成长成熟时,不断推新产品的代价是可能轻易丢失老产品阵地。而且,用户过亿时 360团队也只有20人左右,一旦推出很多新产品,核心数据的运营会成为弱点。

另一个可能造成摩擦的是周对产品细节的干预。现在,周鸿祎每天都看用户的帖子和博客,跟很多人聊天,特别注意对方的只言片语。如果有人说到360有什么缺点或是提到新东西,他一定会记下来细究。虽然他也在有意识培养员工来做这样的事,还是忍不住会对产品提出意见和批评:“成功公司里CEO一定是最大的产品经理,就像苹果的乔布斯还是很关注产品细节。”可以想见,对没有任何支持也做出国内第二大客户端产品的原360团队而言,周事无巨细的干涉多少会引起不快。

傅盛离职三个月后,出任经纬创投副总裁。做了十个月风险投资(VC)后,离开经纬的傅因与 360间18个月的竞业禁止协议,转而出任图形图像软件公司可牛影象CEO。直到现在,周鸿祎与傅盛二人仍不愿在公开场合评价对方,但不乏侧面交锋。比如,在被本刊问及是否会对被投公司干预太多时,周的回答是:“我投资的公司都独立运营,不像有的人那样投资着投资着自己就去做CEO了。”显然,这是影射傅盛。

言辞上的小小对阵并不算什么,在傅的竞业禁止协议到期数月后,他选择重回熟悉的安全领域:“这是个很大的,并且面临着安全服务互联网化和基础化这种巨大变革的市场。我毕竟在这个行业做了很多年,对用户需求有一些理解,我自己对此也很感兴趣。”傅对本刊表示。不久后,他将被贴上“老东家周鸿祎的直接对抗者”这一新标签,而其团队包括了此前360的技术和推广骨干。

来自旧部的竞争或许会让周鸿祎有些许心烦,但他不应过分纠结于此,如果他想做的是像谷歌一样伟大的公司。周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长处在两个极端——站得足够高,有远见地把握产业方向,提出很多超前想法;或者聚焦产品细节,研究如何将用户体验做到极致。就像他既能在最早的中文搜索战场上与李彦宏一较高下、在众人皆看不清客户端和免费模式的价值时率先出击,也能在湖南卫视节目录制间隙,现场一台一台电脑地安装360。

【免费之路】

从奇虎成立拿到第一笔投资算起,迄今已过四年。2010年1月,有消息称其完成第三轮融资,接近赴美上市。

虽然奇虎否认急于上市的说法,360的成功无疑让周鸿祎和投资者都看到可遇不可求的良机。但据说周鸿祎也曾犹豫过。一个未经证实的传闻是,傅盛离开后,周曾与一家传统杀毒软件公司商谈将360与对方合并,而且奇虎占少数股权;交易最终因投资人不愿意而未能谈成——他们向奇虎投了太多钱,正在等待收获。

在被本刊问及2009年360赚了多少钱时,周鸿祎轻描淡写地戏言:“一点点,刚够在央视打广告。”2010年春节期间,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刘仪伟为360免费杀毒做的广告,作为360资深用户的刘自己分文未收。

相比投资人,周鸿祎并不急于通过360赚钱,而是强调将产品和用户体验做到最好。奇虎360 副总裁刘峻曾表示,目前360有几个业务线很赚钱,但周觉得“不高级”而压着不让做。比如,每天都有很多公司找到360希望在其平台上投放广告,但至今 360安全卫士的界面上只在右边的“特别推荐”处有五条文字链接。据刘说,有些客户已经付钱签好广告单,周鸿祎一句“影响公司形象”便给撤掉,也不乏因为用户在论坛发出一个抱怨贴子就砍掉上千万收入业务的故事。360从很多公司挖来市场销售,现在都转为业务拓展。周自己也承认,这种做法相当于一年损失好几个亿。

“赚钱没问题,我不反对。但我说的赚钱是要赚大钱。”其实周鸿祎野心比任何人都大,而他“赚大钱”的方法是免费。周认为这是互联网里“最有力量的东西”,免费杀毒最初被视为大逆不道,但他不过是比所有人更早说出真理。涂鸿川对本刊表示,为了免费还是收费,周与股东进行了非常激烈地讨论,深入解释为什么360不应该收钱。

免费的最大好处自然是能累积起巨大用户群。在360之前,中国互联网安全市场用户数量有限,但免费使其在短短两三年内达到近三亿人,并仍在飞速增长。几百万的规模和上亿的规模,对产业和公司的战略意义截然不同。因此,周竭尽全力将产品做到最好以争取尽可能多的用户,只要聚集起数亿用户,赚大钱自然不难。

彻底的免费永远是陷阱。对企业而言,无论如何变化商业模式,始终要有收入来源。与免费相联系的商业模式通常是广告和增值服务。前者很容易降低产品体验,后者则容易落入降低基础服务质量而推销增值服务的窠臼。周心目中的免费经济学真谛是:“免费服务必须完美无缺才能吸引大规模用户,增值服务则应与免费服务既有内在关联,又不同质化。一定要按照‘1%’的规律把握好尺度,设计出大部分人不会用、但极少数人一定会花钱用的东西。”

以此逻辑,360即将推出收费的安全存储和电脑远程维护服务——它们不同于360防病毒产品,又都处在互联网泛安全概念下;大多数人用不上,少数人极需要。360调查显示,5%至10%的人对这些服务感兴趣,远超1%的预期。

与此同时,傅盛也在酝酿自己的安全产品。这款免费杀毒软件将在近期低调上市,兼有查杀木马、安全防护和漏洞补丁等功能,并能兼容不同品牌的杀毒软件而不会降低电脑运转速度。看上去,傅盛带领的这个深谙周鸿祎理念和性格的团队打造的,是一款精简版的“360安全卫士 + 360免费杀毒”。

据知情人士透露,傅盛团队在资本和合作伙伴方面均有周密部署。此前,业界也有可牛软件与金山卫士存有渊源的传闻,本刊对此求证时,傅以暂不方便公开为由拒绝透露。目前可知晓的是,傅已与一家排位靠前的传统杀毒厂商合作,在新产品中使用了对方的杀毒引擎,因此,基础研发在两个月内便已完成。

虽然中国互联网行业鲜有后来者绝地反击成功的案例,傅盛仍对自己充满信心。他认为安全领域的外延和市场正在扩大,而免费杀毒与收费杀毒之争方兴未艾,尚未出现决定性的分水岭;但传统安全厂商下跌速度极大超出预期,因此免费杀毒还有很大市场就会。

现在的傅盛自认为并不比周鸿祎差,“否则他那么强大,我怎么能和他竞争?”但傅也表示,短期内可牛软件并不可能威胁到360在安全领域的统治地位。“真正从我们内心来说,并不是一定要瞄准360去打败它。既然市场需求存在,我们的目标就是找到有需求的用户、提供差异化服务。”

周鸿祎并非无懈可击。首先,360系列产品做了很多优化,但都是在原来的框架和方向下,还有很多空白点未填补;其次,360过于快速的扩张会使其业务线四面受敌。一个迹象是,坊间传言以周鸿祎的搜索情结,势必携浏览器重返搜索战场。为此,百度已经警惕,导致百度联盟停止对360浏览器的分成。但360对此表示否认,而周鸿祎则高调发表了“不做搜索”的声明。


【起飞平台】

依靠360安全卫士、360免费杀毒、360百宝箱、360安全浏览器,周鸿祎几乎垄断了 “互联网安全”这个概念。再加上其通过免费软件起飞计划(以下简称“起飞计划”)笼络在身边的一些初创企业,周的产品从多个角度深入包围网民的电脑和生活。

这是无数互联网业者梦寐以求的“平台”和“帝国”。周本人却并不喜欢这种说法:“我是一个程序员,想法跟马化腾、陈天桥不一样。他们要建立一个庞大的帝国,而我对做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产品更感兴趣。”

在周看来,一开始就梦想做平台的人往往做不成:有经验的创业者站得高、看得远,想法也比较多,总是从产业高度俯视,构思的东西理论上极系统,其实离用户和市场很远。“创业不是做总结,而是要找到一个点,满足用户;然后用户迅速扩大,届时就可能提出更多需求,进而形成更多产品,最后成长为平台、总结出体系。”腾讯即是如此,360也是。

无论周认为应该怎样缔造平台,现实是他已拥有中国第二大客户端平台。想知道如何物尽其用,必须理解他的“起飞计划”布局和对免费经济学的思考。

2010年1月5日,周鸿祎与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高原资本合伙人涂鸿川共同推出起飞计划,将在今后几年里投资10亿元人民币,通过投资、孵化、合作和收购等方式,帮助免费软件领域的中小公司和个人创业者实现事业起飞。一个月内,起飞计划即投资360安全浏览器的技术合作方“世界之窗”浏览器、收购国内第二大手机安全厂商信安易。目前还有两个项目已完成,即将宣布。

“我们的投资收购保持他们(信安易)的独立性。我们给资源,希望他们将产品做到最好、最酷,既不用考虑赚钱也不用考虑推广——推广我来帮你做,商业模式我比你更有经验,我来考虑。”由此不难看出,周希望将一批免费软件和与安全概念相关的产品收纳在360平台上,通过这个强大平台解决这些小企业自己难以从免费中建立合理商业模式的问题。

对很多以免费起家的初创企业而言,借助360平台确实是条出路。一旦开局免费,不但最初的三五年要在没有收入的前提下投入大量资金,此后再想转入收费模式也非常困难;如果想建立基础服务免费、高级服务增值的模式,用户规模没有5000万到一亿也无济于事。

因此,周鸿祎伸出的橄榄枝看上去足够诱人。他认为创业者应该找“聪明的钱”:“我们的钱并不比别人的钱更值钱。但在钱之外,我能给你很多帮助。360给你带来2000万用户,相当于给你两亿资金。”360平台的强大不仅见于对卡巴斯基和NOD 32的成功推广,现在360导航网站上的广告价格甚至超过hao123。

起飞计划的另一重要作用是削减竞争对手。周并不讳言对与安全领域无关的产品可以只是投点钱,帮帮对方,但与360核心产品较为接近的,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收购或控股,因为“我不可能去培养一个竞争对手”。

周选择被投企业标准有四个:产品足够创新而非抄袭;团队足够有韧性,准备打持久战;保持学习心态,有胸怀接受评判,愿意通过合作分享成功——比如奇虎360 60%以上股权都被VC拿走。

流传颇广的一个说法是,控制欲强的周鸿祎喜欢对被投企业“指手画脚”。对此,周认为自己又被误解了:“我只是说话语气比较强势,但企业到底怎么做,我只能给建议而不能代为决定。所以实际上最后我非常弱势。”对那些不能接受自己批评的创业者周很不屑:“我是试金石。如果连我这点脾气都受不了、一点逆耳的话都听不得,还能做什么?我们总是开玩笑说,哪怕网上骂周鸿祎的量的1/10来骂你,你都要跳楼。”这个长期被描述为言辞激烈、脾气火爆的人认为自己其实“刀子嘴豆腐心”,远胜口蜜腹剑者。

周的说法得到迅游网络创始人兼总裁袁旭的印证。2009年,周以天使投资人身份投资开发网游加速器的迅游。在袁看来,周个人决断力非常强,行业理解和眼光、思维很值得敬佩。当迅游尚不知怎么建立商业模式时,周就清楚地看到需求和市场。他很少在产品上给出建议,但当袁旭遇到一些创业者共同的问题时,周会根据自己的经验指点。现在,迅游注册用户突破2000万,占国内市场60%,日登陆人数达40 万,比一年前翻了四倍。反面案例则是周早年投资的迅雷。据周表示,过去两年,他始终建议迅雷将业务拆分成游戏和视频两块,也曾先后建议其与酷6、盛大合并,但都未果。

“人与人之间思想的距离可能是十年、二十年,甚至可能是一辈子。有的东西你给他讲了,他还要很多时间消化。iPad这个想法我两年前就跟很多公司提过,但他们都听不明白。”“先知”周鸿祎有自己的苦恼。

事实上,听不明白的不仅是创业者。现在,涂鸿川在论及免费模式和起飞计划时与周鸿祎本人所言如出一辙,但这是多年交往和无数次交流的结果:“四五年前的周鸿祎非常性急,而且人太聪明就不愿意详细解释。有时跟他沟通我听不懂,他就不耐烦,觉得理所当然就应该是他说的那样。我从他那里学到不少东西,后来也开始了解他的思路。终于理解后,我们就从旁协助。”2006年,高原资本投资奇虎,涂将当时周被外界大肆口诛笔伐的局面形容为“兵荒马乱”。虽然很多人认为这是一笔“被骗了”的投资,但涂始终认为周及其团队做的一些产品“真的很有价值”,是一笔正确的投资。

涂鸿川也是起飞计划投资人之一。对高原资本和红杉资本这样的大型VC而言,一笔一两百万元人民币的投资规模实在太小,更适合周这样的天使投资人。但自从周将精力主要投入到360后,无暇再顾及投资项目。于是之前便颇为相熟的三方选择合作,通过360平台测试各种有潜力的相关产品,当初创企业做大后,VC再顺理成章地进入。对高原和红杉而言,起飞计划可以卡位并形成产业链;对周鸿祎而言,借力VC可以更快扩张360系的规模。

接下来,360将在主动防御、防火墙、网页防御和安全浏览器等方面加大投入,并进一步推进起飞计划。除此,周还有更为理想主义的事业:“未来我们可能还要得罪一批人。我们动的东西会更多,比如很多欺诈性质的钓鱼网站。”将这些网站标示出来提醒网民小心并不能赚钱,也会招来更多谩骂和口水战,但周摆出了伏尔泰式的姿态:“我是互联网精神的捍卫者。尽管我不喜欢这些骂我的留言和匿名者,但我要捍卫这种权利。这是你为了做事必须付出的代价。”


来源:环球企业家网站 www.gemag.com.cn
作者:徐冠群 罗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