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7日

刘原:境外的月光

曾经睡在我邻铺的兄弟,最近在组织失散15年的鸟兽们初夏聚会,他告诉我,有些大学同学,只怕此生都见不到了,有个曾跟我联袂考试作弊的兄弟犯了诈骗罪蹲监数年,如今彻底消失于江湖,另有几位,早已移民国外,在万恶的资本主义下沐浴椰林海风,除非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地球霸主,否则想让这些有奶便是娘的家伙回来噙祖国母亲的奶头,难。

我的熟人里,已经移民或正准备移民的人,已经达到两位数,如果加上有移民欲望的人,估计可达四位数。如果你老爸是央行行长,你可以用他的电脑查一下亿元以上的储蓄大户,那肯定都是有洋鬼子护照的。


许多热血国民素来鄙视移民,譬如《建国大业》上映时,就有好事者在网上痛击一干改变国籍的影星。我倒觉得这是时代的进步,你可以随意迁徙到你钟爱的国度,于个人而言增加了自由度;于民族大义而言,你减轻了吾国计生干部的工作压力,令我们的碳排放略有降低。纵使从狭隘的民族主义出发,我们也该认识到:大量的华裔移民将改变洋鬼子的基因构成,甚至文化传统,番邦人士迟早都会变成我们的亲戚,到时候他们就不好意思对我们的事务说三道四了。

移民最多的,是贪官,以及贪官的亲眷。我的朋友里没有贪官,都是中产阶级,他们都在打算买国外房产换居留权。据新闻说,许多北京人的房产要是变卖了都可以瞬间跻身百万富翁阶级,用这笔钱办理移民简直手到擒来。听朋友说,在加拿大买套价值人民币250万的房子就可以拿枫叶卡,他们正准备趁金融危机,组团去抄底。

我受朋友蛊惑,也涌起了外逃念头。当夜就下载了《澳洲乱世情》,携幼齿远程考察该国风土,看到一半,想起自己无论如何攒不够移民澳大利亚的钱,莫要把老婆的胃口吊起来了。于是赶紧放《战火围城》,这是讲述柬埔寨红色高棉王朝的,迁居那里比较便宜。跟那些狼心狗肺的朋友不同,我还是更热爱社会主义国家,曾一度想移民平壤住免费房子,后来又开始考虑越南,主要是越南离广西近,方便以后回家探亲,据说越南已经在南沙设立了长沙岛,鼓励移民,我惟一困惑的是:我若举家从中国长沙市移民到越南长沙县,临行前找熟人借一大笔钱不辞而别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但哪天中国海军收复了南沙群岛,我还是要做回中国人,届时只怕连礁石上都站满了我的债主。

当我们头顶的星空已经被阴霾遮蔽,那只好去看境外的月光了。这个话题太宏大,容易被人误解为含什么射什么,太过情色。我内心最渴望的,其实是移居阿姆斯特丹。某夜日本女优苍井空登录推特,万人空巷,有推友曰:我要学日文;有人曰:我要学日;有人曰:我要。我打了个冷战,把视线从荷兰收了回来,现在的我,正托腮望着北海道的楼盘地图发呆。听闻最近日本警方在打击地铁之狼,瞻前顾后,还是等风声过了再去买楼为好。

来源:南都周刊
链接:http://www.nbweekly.com/Print/Article/10130_0.s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