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0日

梁发芾:中国历史的三个循环圈

中国历史,有三个非常明显的循环圈。有文字记载的几千年历史,就在这几个圈中打转转,所以,黑格尔说,中国没有历史 。说中国没有历史也许绝对,但是,历史永远在圆圈中循环却是事实。

一个圈是由国家控制一切到最后无力控制,因而崩溃,从头再来。

另一个圈是中央高度集权到地方割据,然后再重新首饰江山,中央集权。

第三个圈是寄生虫超级繁殖,由少到多,最后无法养活,自我灭亡,又从头再来。


国家控制一切,这个是中国历史最明显的特色。国外有理论说大国家小社会或小国家大社会,而中国历史上王朝初建的时候基本上是有国家无社会。国家权力渗透到社会的任何角落,只要国家的技术条件能够达到,那么,国家可以控制人们生活的一切。从吃什么到穿什么,到娱乐什么。这一点,随着交通、通讯、印刷、出版等技术的提高,国家控制力也随之提高。历史上国家控制力最突出的体现,是能够控制人们的户籍和居住,能够强迫人们生活在指定的地方,不能有任何迁徙的自由。这样,国家就可以强制力征收赋税,差派徭役。

但是,王朝初建的极端控制力,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会逐渐流逝。王朝后期,控制力也远远不能与王朝初期相比了。这个可以从明朝、满清和国朝的情况得到印证。明朝的朱元璋规定了人们生活的一切方面,但是,到了晚明,就不起作用了。朱元璋当初对于服装,车舆,居住建筑等等的禁止性规定,都失效了,对于戏剧,文学的种种禁令,也基本上失效了。就是规定片帆不得入海的禁令,也不能有效实行了。而国朝,也就是本朝,连梳什么发型,都是被规定好了的,至于向娱乐之类,八大样板戏,忠字舞。吃饭,也曾经只能去集体食堂,老百姓连铁锅的权利也剥夺了。但是,现在,这种控制力显然不可能有了。

这就是说,即使是中国这样无以复加的绝对专制主义的政治体制下,国家,君主要控制一切,垄断一切,最终是不可能的。君主的统治能力不是无限的,万能的,其权力总会要流失一些,久而久之,国家权力就会分散一些成为社会权力。而这时候,王朝基本上就处于衰世了。黄炎培所说的兴旺周期律,就是这样的东西。你的绝对权力不顶用的时候,你的统治就衰落了。

这是第一个圈。

第二个圈,就是由绝对的中央集权到地方割据,这就是《三国演义》总结的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道理。一个强悍的政治人物统一了国家,将所有的权力收归中央,地方统统成为龟孙子,俯首听命。但是,久而久之,地方无论如何都可以从中央分享到一些残羹冷炙的剩余权力。而遇到特殊情况,则地方乘机拥兵自重,尾大不掉了。

虽然中央集权的国家要把一切权力捏到中央之手,捏到皇帝之手,但是,中央和皇帝不是万能的,他作不到这些。俗话说,“天高皇帝远”。因为天高皇帝远,地方的信息中央无法完全掌握。就是最为精明的皇帝,也办不到。借助经济学的说法,是中央与地方信息不对称,地方利用信息优势可以欺骗中央。中央虽然有钱有兵,但是,地方上的官员掌握地方上的特定信息。这一点是皇帝的死角。平常情况下,中央可以收拾不听话的地方官员,但是,一旦中央权力有削弱和衰落的迹象,地方上一定会摆脱中央的束缚。汉末是这样,唐末是这样,清末民国同样是这样。尤其因为控制力下降,老百姓造反,中央政府为了求得地方上的合作和支持,一般会允许地方组建部队,允许地方截留上交的税收。地方上一旦有了兵权和财权,还怕什么呢?中央拿他又有什么办法呢?这样,地方割据的局面就形成,中央权威就下降,税收也收不到了,财力也就下降了。下降到一定局面,就会分裂成不同的国家,如三国,南北朝,五代十国。再然后,强人出现,又统一,又把一切权力收归中央,地方再进行不断的斗争,等待时机。

乌有之乡的韩毓海最担心的是地方尾大不掉,中央无能为力,中央集权继续不下去了。其实,从历史上看,地方力量的增加未尝不是好事。虽然,我们的意识形态必须让人相信,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国家中人民如何幸福,而分裂的国家人们如何不幸。其实完全不是这样。葛剑雄教授对历史上的统一与分裂进行统计,得出结论是,中国历史上更多的时间是分裂的,而分裂的历史中,人民同样过着自己的日子,不一定比大一统更差。而分裂时期至少有竞争的局面,对比的机会。统治不得人心的情况下,有能耐的人会投奔敌国,而敌国的好办法常常可以促使本国统治者进行改革,放弃不得人心的恶政。

而由高度的集中到高度的分散,这其实正是高度集中带来的必然结果。

第三个圈,就是统治阶层的寄生虫的人数繁殖惊人,其繁殖的速度,远远快于经济发展的速度,结果是经济发展带来的成果全部被这些寄生虫消耗,再加上王朝后期控制力降低,地方割据,这种局面下,要给寄生虫搜刮更多的生活资料,势必是不可能了,于是,王朝就灭亡了,从头再来。

中国历史上实行多妻制。而事实上只有贵族阶级才有资格和能力实行多妻制,平民阶级中只有非常少的富有人家,才能纳妾。

传统社会中,抛头颅洒热血打天下坐江山的人的目的之一就是拥有最多的土地、金钱和女人。一旦革命成功,就会霸占大量妇女,造成很多贫穷老百姓无妻可娶。这些人自生自灭,完蛋了。娶得起老婆的,哪怕他们生殖力再强,一个肚子一生也就生十来个孩子,而在婴儿死亡率极高的情况下,能够活下来三分之一四分之一,也就不错了。所以,老百姓的人口增长幅度是很慢的。但是,打江山的不一样。他们尽可能多的女人,给他们生孩子。再加上他们的生活条件,母婴保健都是一流的,死亡率也低,因此,王朝打天下坐江山的贵族们的子女繁殖速度,是非常快的。明朝的朱元璋,在刚当上皇帝的时候,宗室贵族不过数十人,过了两百年后,同时在世的宗室,数以万计。到底是多少,各种资料说法不一,有的说是几十万,也有的是数万,有的说是十万。这指的还是男性宗室。这些人加上他们的多位妻妾,加上他们的众多奴仆,你想想,如果按照十万算,围绕着他们的人,就是几百万人。这些人都得国家养活着。所以,王朝开始时,国家养活百十个千数个贵族,问题不大,可是,当过去一两百年,国家得养活数十万上百万人的庞大队伍的时候,国家哪有那样的能力?

除了这些寄生虫外,还有一帮虽然不算寄生虫,也大致与寄生虫差不多的人,其队伍也会迅速膨胀,这就是官吏队伍。历史上的官员队伍,看起来并不很庞大,但是,历史的统计中基本上不计算办事的吏员。而吏员的数字大概会比正式官员多数十倍的样子。无论是官员,还是吏员,其队伍也是逐渐扩大的。尤其到了王朝的后期,聚敛加重,有本事的人纷纷在政府弄一个吏的活计干干,清朝有些地方一个县的吏员达数千人,而一个吏员编制下就依附着数位寄生者。虽然吏地位地下,但是接近权力,行使权力,好处很多。他们既可以免除其他差役,还可以谋私弄权。这个庞大的队伍,实际上成为明朝后期和后来的清朝的肿瘤,连官员和朝廷也奈何他们不得。他们人数不断壮大,实力不断增加,而且不少吏本身是可以世袭的。

对于猛烈膨胀的宗室,官员,吏员,后期的王朝真的是养活不起了。王朝要么加大赋税的征收,而这样会造成老百姓的痛苦和反抗;要么给官吏不给钱而给政策,允许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自我创收,这样,官吏们就变得非常贪婪残酷,老百姓更加不堪忍受。而随着王朝控制力的下降,地方力量的兴起,国家强制增加税收的能力也降低了。这时候,剩下的就只有完蛋一条道路。旧王朝完蛋了,旧寄生虫被消灭了,新建立的王朝没有那么多的寄生虫,就会轻装上阵,还会出现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康乾盛世。时间一长,寄生虫一多,就什么盛世也没有了。王朝历史上的后期从来没有什么盛世和“某某之治”,实在是因为寄生虫太多,能够维持就不错了,哪来盛世。

中国历史就在这三个循环中打圈圈。

当年老毛给黄炎培说,他找出了走出这些圈圈的办法,就是民主。话说得非常好,以致就靠这些话,把还在骑墙观望的一帮积投机知识分子吸引到了共产党阵营了。但是,现在看来,老毛的民主是叶公好龙,三个圈圈的宿命,我看还是无法克服。你别看国家还力图控制一切,但是,迟早是无法控制的,必须交由社会处理的,必须还权给社会;而地方割据局面,迟早也会出现。至于寄生虫队伍的庞大,大家也是看得到的,老百姓真的有些养活不起了。

当然,情况也许还不是十分糟糕,至少,这些年的税收聚敛就很成功,中国政府通过实行间接税,成功地减小了人们的税收反抗,政府聚敛更多的财富,目前没有什么困难。就仅仅因为这样一点,我认为这个圈圈离走向循环还有一些时日。

原文:http://liangff.blog.sohu.com/146461433.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