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5日

严少雄:美国选举不是“钱举”,中国当官却要举钱

为了证明自己制度的无比优越,最好的办法就是对比法,搜肠刮肚找出亡我之心不死的敌对势力制度的弱点来对比我们的优点,比如每当美国大选的时候,我们的头条新闻就是美国总统选举花了多少钱,然后叫公众知道美国选举就是“钱举”,通过对比,人民更加乐意接受我们的民主才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实事。

仅媒体大张旗鼓、铺天盖地的灌输还不够,还派人出去考察他国的弱点再回来现身说法,真可谓用心良苦。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李飞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他考察了美国、法国、英国、日本等国的选举,李飞说,通过他的考察进一步发现,西方国家竞选把选举变成了有钱人的事,社会上的多数人没有这方面的资源和实力。九九终于归一,李飞说,我们的人大代表始终要接受选民监督,我们的民主是实质民主。


九九归一的结果恐怕只有李飞们认同,不要说屁民们从来未曾监督过人大代表,即便是那从来不投反对票的明星代表申纪兰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认识她,他们如何当上代表,我们又如何被代表,申纪兰该不该投反对票,这一切都与我们无关,倒是李飞们为了胜利的大会而必须要对这些事操心负责。

西方国家选举是有钱人的事这话不错,社会上多数人没有这方面的资源和实力这话完全对——能当总统的就是那两个人,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也不会去当议员。但是最有钱的富豪并不一定就是美国总统,全球首富比尔盖茨买不来美国总统的位置,有钱的施瓦辛格也只能通过选举竞争的手段才能当上美国的州长。奥巴马并不是美国最有钱的人,奥巴马的粉丝们不但用选票、还用钱把奥巴马送上了总统位置。假如杨恒均、吴祚来、李悔之、王炼利等先生、女士需要资金去竞选人大代表,我当掉裤子也要为他们凑一份——奥巴马的竞选资金就是这样来的。

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高三思想政治课本向学生介绍1992年美国大选老布什与克林顿的竞选费用(均约为1.6亿美元),然后得出结论说:“当时,普通美国工人的年薪约为2.5万美元,如此巨额的竞选费用显然不是美国的普通公民所能接受的。”教材与全国人大李飞先生的考察结论都是一个目的:敌人大大的坏,我们无限的好。但是,如果对自己的好有充分自信的话,就应该把南方周末记者下面的一段话告诉高中生:

2008年,奥巴马的筹款机器吸引了超过 300万的捐助者。9月,有63.2万名美国公众首次为奥巴马捐款,人均捐款87美元。“奥巴马的资金大部分来自于普通的民众,小数额捐赠者居多,”耶鲁大学校长雷文说:“这种资助来源显然更‘民主’——他不受限于大的利益集团,或者需要对他们有什么交代。”记者询问为什么网上捐款的金额仅仅是50美元、 25美元,加州一位大学教授坦承,他在初选和大选时分别给奥巴马捐款2300美元,这也是法律许可的上线,“我关心奥巴马,希望能有办法帮他当选,这也如同捐款给慈善事业。”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大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美国政治资金的来源非常重要,尤其在今年捐款多元化的情况下。在奥巴马总共6.59亿的捐款中,小于200美元的个人捐款总额高达2.54亿,而以2300美元的法律规定上限捐助的筹款不足9500万。也就是说,其中绝大部分捐款者的捐助少于 200美元。

上面这段话清晰的告诉我们,所谓“有钱人的选举”,就是绝大多数美国公民花50美元、25美元来玩他们自己所选择的属于自己的民主游戏,来抬举他们喜爱的人去竞选总统,这是美国民众自己对自己展开的一项慈善事业。但是民主的游戏并不只是属于捐钱的人,斯坦福大学的查尔斯•李说: “我们每个人只能投一票,我是一个大学教授,我捐了很多钱也只能投一票。一个在堪萨斯喝啤酒、看橄榄球的家伙,他也能投一票。”

我们常说,一个国家的制度是由人民选择的,这句话放在美国倒挺合适,美国制度好不好,美国人用50美元、25美元做了自己的选择。至于人大代表是由谁选择出来的,谁选择谁明白。把美国的“钱举”制度与人大代表制度相比较,我们就把人大代表举手赞成、鼓掌欢迎的官拿出来做比较。

有多少官是买的?有几个官不是买的?这是隐蔽战线的数字,虽然无法统计准确的数字,但是每个人的社会感受就是一个精确的数据。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对这个数字也给了一个回答,他多次强调,要以最坚决的态度同用人不正之风作斗争,坚决整治跑官要官,买官卖官问题。根据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副局长陈旭明自己的笔记本记录,他的副局长位置是花2000万元买来的,一个科级的副局长价值2000万元,局长、市长、省长的位置值多少钱?卖一个副局长的位置就是2000万元,卖20个副局长的位置就可以参与竞选美国总统,去玩有钱人的游戏了,全国副局长的位置有几十万个、几百万个吧?我们无从知道有多少官是在买官卖官的黑市里交易出来的,但是官员的整体腐败从买官卖官开始,买官卖官又将他们的腐败推向一个新时代。我们现在没有必要揣摸谁的官不是买的,而是疑问中组部部长李源潮的专项治理能否治理得住组织部长卖官、局长买官的蓬勃朝气。

我还真碰上一个不愿买官的人。如果你还以为买官卖官是潜规则的话,那你就没有与官员们一起与时俱进了。官员们在为了争某个官位而相互竞争的时候,为了拿准市场脉搏行情,他们更相互交流:“你这次花了多少钱?”为了争夺一个乡镇党委书记的位置,有人不惜贷款,他们把这种竞争称之为“赌一把”,赌资出得少的人败阵后服气于出钱多的人,但是钱总不能白花,所以他要放风,收钱的人必须遵循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的组织原则。有一次在路上,我与一位同僚侃眼前的官场,接他的话茬我顺口对他说“你应该去赌一把”,现在我把他为什么不愿买官的实话告诉大家,你就可以更加明白买官卖官的市场多么兴旺而且会继续兴旺,他说:我现在去买一个副局长,我只能排名在最后,等轮到我值班的时候,我休息的年龄到了,我连本钱都赚不回来,划不着啊。

美国总统选举是阳光行为,花钱也花在最终还是民众受益的市场中,譬如在奥巴马花费的24亿竞选费用中,有6亿是电视广告费,而美国低收入家庭的数字电视是免费的。《洛杉矶时报》前政治编辑沃伦•韦斯认为,尽管24亿美元的花费看起来极其庞大,但应该考虑总统这个职位的重要性。 “一个总统的政策,可能直接导致上千亿的财政赤字增加或减少,花20亿美元的价钱来甄别一个好总统,这不算贵。”一个阳光行为为公众带来的是一个有序、清廉的社会,而买官卖官不但侵蚀公众利益,而且加剧社会道德堕落,当官员在买官卖官的黑市里步步爬升的时候,社会不可逆转地加速滑向恐怖的深渊。

作者:严少雄
原文: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826e267eb34d628b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