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0日

严少雄:中国人的鬼门关

山西近百名儿童不明病因致死、致残或留下了各种后遗症。家长伤心欲绝、四处求治、负担沉重。导致惨剧的病源何在?锲而不舍的患儿家长纷纷质疑:“接种了乙脑疫苗怎么又会得乙脑?”“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难道不是接种疫苗所致?”(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

夺命的大小事故已经麻木了我们的神经,可是当问题疫苗成为中国孩子面临的又一道鬼门关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震惊一次。卫生部负责人在两会上说三聚氰胺奶粉今年再次出现是技术原因——你们的原因多了,我们要过的鬼门关一道又一道。


仅春节以后,先是发现餐桌上有毒豇豆,前天,武汉工业学院教授何东平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你一定吃过地沟油。”何教授的另一个身份是全国粮油标准化委员会油料和油脂工作组组长,他和他的学生观察、记录武汉地沟油的回收情况,据他估计,中国人年均吃300万吨地沟油,其毒性百倍于砒霜。不是要倒你的胃口,你上班路上手上拿的油条,你为孩子要的一盘水煮鱼,里面可能就有比砒霜还毒的地沟油。爱吃火锅的人不要恶心,沸腾的火锅里翻腾的都是地沟油。专家说,中国人差不多都吃过地沟油。使用地沟油最多的就是餐馆,吃地沟油最多的应该就是公款吃喝的官员吧?地沟油咋没吃死他们?你我一起喊:让地沟油来得更猛烈些吧!即便我等几个屁民陪葬也心甘情愿。——可是你我都错了,屁民死了,官员会保鲜(保先)啊,他们就餐的是政府的高档宾馆,他们吃的油有人民大会堂专用鲁花啊。

海南的毒豇豆事件以一位当地农业局局长被免职而结案,当地官方称毒源尚未找到,我们就只好等着毒辣椒、毒西红柿来进一步锻炼我们的肠胃功能。专家说在现行食品管理体制下,禁绝地沟油需10年时间。这个步子太快了吧?十年前的地沟油与现在相比是多了还是少了?禁绝地沟油的步子应该与中国的现代化同步:100年。

对于近日曝光的问题疫苗事件,山西省政府竟然用是已经过去了的“旧闻”的理由来搪塞。在山西省政府看来,旧丑不是丑,或者疑问这一次我们为什么没有一如既往地选择遗忘?“旧闻”中发生的致残、致死的痛苦依然摆在那里,是谁把应该及时曝光的新闻变成了旧闻呢?早在2005年,山西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长陈涛安就因多次反映疫苗问题而被免职,“3月18日下午,记者与陈涛安的见面就如同电视剧中的地下党接头”——举报人被当地监视了。感谢中国最著名的打黑记者、供职于《中国经济时报》的王克勤先生,王克勤冲破阻碍,历经半年时间,才将举报人陈涛安反映的问题见之于今天的阳光下,山西省政府的旧闻才成为今天的新闻。

如果说打压举报人陈涛安有可能还是个别领导的行为,那么将新闻打压成旧闻并用旧闻来搪塞业已曝光的新闻就是一伙人的行为了,这一伙人就是我们必须爱戴的政府。陈涛安对记者说:“山东的媒体来得好,你们可要说真话,现在本地的媒体被通知不允许对此事进行报道了。”始发在2005年的官商勾结垄断疫苗市场、销售问题疫苗的旧闻成为2010年的新闻,期间的代价就是继续增加了问题疫苗而致死、致残的儿童,所谓的人民的根本利益被权力先代表后河蟹了。

新闻报道说,几年来对问题疫苗的申诉,已让山西各地受问题疫苗影响的孩子家长联系在了一起,目前,数十位疫苗受害孩子的家长从山西各地赶往省会太原讨要说法。不知道山西省政府如何对待这次受媒体普遍关注的群访,根据一些地方的信访规定,这数十位家长是有计划、有组织的“一小撮”,明显违反信访规定;且不管你的孩子是死是残,超过3人的群访就是聚众闹事的违法上访。讨要说法?两种结果:一是像打发死难的矿工一样,明码标价,一条命20万;二是不能撤销的驻京办保持高度警惕,时刻待命。还能怎么样?就在曝光问题疫苗的3月18日,媒体在醒目位置给我们送来消息,2008年9月因临汾尾矿溃坝重大事故而被免职的原山西省副省长张建民被青海省人大“选举”为青海省副省长,屁民的尸体阻挡不住官员的光明仕途。

对于有毒食品,像那强壮一个民族的奶粉,我们多少还有一点选择权,比如我们就可以选择勇敢面对,或许我们由此可以炼化为可以有效抵御所有毒品的东方不败。可是疫苗就像我们的政府,没有选择呀,一针夺命了,炼化的机会没有了,我们就不敢麻木了,即便是旧闻我们也不敢遗忘,生命的路途上历经数不胜数的鬼门关,请允许我们醒悟,无所作为和为所欲为的权力才是我们迈不过去的鬼门关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