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郭宇宽:房价随它涨,百姓操何心

有很多人都对中国政府机构臃肿提出过质疑,但是中国特色是有些政府机构不管多臃肿,都能找到事情做。房地产就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关乎民生,老百姓都很关心,所以中国房地产价格下跌的时候,政府能够找到事情做,要挺房地产,出台各种政策,甚至很多的地方政府直接勒令地产商不能降价;当地产价格上涨的时候,政府又找到事干了,要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甚至盯着地产商定价审批。政府在地产价格方面总是要逆着市场规律使劲,当然能把自己忙得够呛。但也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的各级政府和地产捆绑得太过紧密,很难说说是地产绑架了政府还是政府绑架了地产,但至少可以说,中国政府对于地产市场的参与和介入太深,甚至直接就成为了最大的地产商。

比如前一段时间,地产价格上涨得确实太厉害了,等大城市房价涨了一圈了,最近海南房价开始狂飙了,以我的判断,凡是等海南房价开始暴涨的时候,基本上泡沫到头了,除非接下来再炒青海的房地产。没想到,不久前还在扶持方地产的政府,说是要抑制房价了,最不需要抑制的房价的时候,它跳出来了,这实在是太及时了。


其实要我看,无论政府挺房价,还是抑制房价都是瞎忙。拿现在来说,很多媒体都在营造一种房价上涨多么危险的紧张舆论,我觉得这是完全多余的。有人会说了,房价关乎民生啊!我说这纯属瞎忽悠,房价已经涨到这个地步,已经不会再影响民生。因为一般老百姓都麻木了,无所谓了,你就让它涨呗。只要管住银行,不乱放贷款,千万别国有银行亏损,最后拿老百姓的钱来补窟窿。除此以外,就算北京上海的房价都涨到1000万一平米,管我们老百姓什么事?

谁怕谁啊,反正也买不起,一平米3万买不起,30万也买不起,就别想了,也就不用操心了。哪个二百五愿意买,只要他花自己的钱,就让他买去。再把我们老百姓逼急了,光脚得不怕穿鞋的,干脆不进城了,回农村去。

拿我来说,我有一个50平米的房子,单身的时候买的,后来就不够住了,原来还想找机会换套大房子,挺操心的,总想着存钱。

不过北京现在房价均价涨得动辄两三万,我反而一点儿都不着急,现在反正是买不起了,咱就彻底踏实了,咱们就学学颜回,居陋巷,人不堪其忧,我也不改其乐,想把父母接进北京团聚的话,我就租房子,该吃吃,该花花,何必做房奴呢?

有任志强这些猛人,把胸脯拍得山响,咬定北京上海房价还要涨,说都要涨到10万一平米,我也不操心,尽快涨到20万才好,现在北京上海现在四环五环的房子,已经超过东京纽约同样的地段了,咱们崛起了,多长国威啊。房价再涨,就把我房子的也都卖了,租房子住,它要是涨到10万一平米,我50平米的小房子,也值500万了,卖了,够到美国日本投资移民去。

反正中国大城市的房价,现在已经不关我们平头百姓什么事了,让他们肉食者谋之。

我们老百姓真正要担心的是,如何建立社会健康的经济秩序。只有一个垄断的土地供应者对土地产场真正囤积居奇,排他性地通过拆迁,征地低价占据大量土地资源,然后一块一块地放到拍卖市场上造成哄抬,这样操纵拉升土地市场,即使经济不那么景气,土地价格也可以一路飙升,造成中国的城市土地比日本更稀缺的假象。有“策划家”把这个手段叫做“经营城市”,靠这样的垄断手段,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每年获利不知几乎?而且这使得中国的各级政府越来越成为一个逐利型政府。

最近新出台的“国十一条”加大了整治房地产市场的力度,又说是要抑制地产价格了。我一点不觉得高兴,我认为政府既不需要抑制房地产上涨,也不需要防止房地产下跌,听其自然就好了,而政府最需要做的是远离房地产市

原文链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