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7日

韩寒为什么能取代余杰

这几天仔细地看了韩寒的博客。实话说,有几篇真的是写的好的。后人如果要编《新中国文学大系.杂文(或博文)卷》肯定是要收进去的。我觉得韩寒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以后肯定要被治新中国思想史、文学史的学者们研究的。余杰本来较之韩寒的优势是不少的,两个人的学历差不说了,余杰的英语要比韩寒好,读书多,文笔也不差。但是韩寒终究能取代余杰,我想有以下的原因:


一.

余杰将自己的精神地图定位在“五四”。这注定了他只能陪恢复高考后的那一代文化遗民去“白头宫女话玄宗”。韩寒不怀旧,跟85后,甚至90后一起玩CS——那是前有“新概念”“疯狂英语”,后有A片、博客的一代人,连“六四”都没有听说过,别说“五四”了。中国的未来是属于八九点钟的太阳的。正如施洗者约翰必衰,耶稣必兴旺一样。一个十年过去以后,余杰愈衰,韩寒愈兴。

二.

余杰过于亲美。韩寒肯定也亲美的,但韩寒的分寸拿捏的比较好,不会像余杰那样面朝黑压压的同胞喊出“今晚,我们都是美国人!”这样的傻口号。余杰真是错估了中国人民需要什么。这个问题很重要,下面再分析。余杰还有一个笨的地方就是仇日。余杰在憎恨日本这个情结上表现出来的不讲道理,就和某些同胞在仇美、仇达赖、仇萨科奇、仇家乐福上表现出来的不讲道理,是同一性质的。一种异文化体,因为在他眼中看来是畸形的、丑恶的、野蛮的,于是就活该成为他诅咒的对象了——这就使人很难相信余杰的“自由主义”的修养很高。我是不信仰自由主义的,不过我承认中国人真的很需要自由主义。这一点上,我比那些不信仰基督教,又不承认中国很需要基督教的中国人,不知要“自由主义”多少。鲁迅不相信自己能成为自由主义者;他又恶心胡适这种明明达不到自由主义的境界、却自以为自己是自由主义牌唐僧的中国人。有人能鄙视胡适是中国的幸运,但鲁迅成了思想界的龙头老大又是中国的不幸。韩寒有一句名言“(中国人)不要希望国内都是美国,国际都是朝鲜”。就事论事的说,韩寒的“自由主义”的修养真的比余杰高。

三.

余杰虽然“自由主义”的修养一般般,但是他却对作为信仰的“自由主义”理念本身有着宗教般的膜拜之情。他向政府叫板,争思想自由,争政治自由什么的,(如果成功的话)最大的受益方应当是像他那样的有人文关怀的知识分子了,而对于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能看看春晚就很开心的农民工、和一年只看两三本纸质书的现代学生来说,听余杰满口“东德”“齐奥塞斯库”“哈维尔”“奥尔忠尼启则”,其效果大约跟我奶奶讲科比一样。韩寒则不同,他向政府叫板的话题是税改费、电影分级、腐败、扫黄、房市、国内成品油价格,谁能赢得老百姓的人气,不待龟蓍而知矣。

四.

韩寒不像余杰那样点名批我党历代领导者。用毛主席的话说,韩寒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

五.
余杰不能像韩寒一样讲黄段子。其实白话文中最有表现力的语言就是黄段子。这一点,不学过外国语不看古书的人是不知道的。李敖吹牛说他的白话文比鲁迅写的好,他之所以敢如此有恃无恐,无非是他能娴熟地驾驭用白话文说黄段子的技巧,一个说不好黄段子的人,终究不能成为白话文的大师。这一点上,韩寒绝不敢多让李敖,像什么“不是说让运动员憋一个月不做爱,到了球场上就马上能射”“因为以前说过,文学往往是政治的妓女,所以,像上文一样,我伺候的评论家们舒服不舒服啊?要不要我叫上陈丹青给大家也认个错,双飞更舒服哦……”这类的话余杰是说不出口的,这就注定了余杰不能完成用白话文“启蒙民众”的历史使命(顺便说一句,写白话文就像小脚女人解了裹脚布下地走路一样的胡适和鲁迅,与其说‘启蒙’了民众,不如说启蒙了像毛泽东一样的知识分子。不讲黄段子的白话文就是专门面向知识分子的‘白话文’,是被阉割了的白话文。就好像剪辑版的《色戒》是专门面向中国人民的《色戒》一样。)

六.

韩寒长的比余杰帅一点。

余杰我只见过一面,当年我去fz教会的时候,余杰在“讲道”,讲完道以后还捧杯茶坐着。我本来指望他说话“分享”的,不想他竟然不说话。我当时就觉得有问题了。凭我的经验,凡是在“分享”中不说话的,一般都是有问题的。当时就失望。我对余杰多少还是寄托过一点希望的,故而现在要失望。对韩寒从来没有寄托过希望的,现在却令我意外。民国时候,鲁迅至少还能和林语堂打对家的,现在余杰和韩寒却打不起对家,韩寒只好和郭敬民打对家了,可见现在还不如民国的。

抄一些韩寒的话:

“有人担忧,山寨文化普及以后,中国将彻底沦为一个山寨大国。我认为,这样的担忧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我们就是一个山寨大国,对山寨下手就是一种过河拆桥。任何经济文化政治的起步,都是从山寨开始的,忘记山寨就是忘本。政协委员本身就是山寨的产物,他们是山寨版本的议员,而且是非常山寨。我们的国家建国初期就是山寨苏联,我们以前的XX思想,就是山寨的XX思想,我们的gcd,也是从山寨d起家的,可以说,没有山寨就没有新中国。”
(韩寒《没有山寨就没有新中国》)

“但是无论如何,《建国大业》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当年我党攻克上海,宋庆龄有点犹豫,我党问道,这套房子怎么样?黄金地段,超大户型,军队物业,独栋带花园,开发商精装修,特批永久产权,送给你了。宋庆龄就被搞定了。影片告诉我们,想要搞定女人,还得靠房子。尤其在上海。”
(韩寒《参考消息》)

来源: 秋风秋雨入茶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