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7日

毛时代的最高级别腐败

作者:7月寒风

据上世纪80年代末税务报的一篇专访报道,"专机为毛泽东空运活鱼":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毛泽东喜欢吃活鱼,特别喜欢吃长沙东方红渔场的活鱼。1961年4月制订的西餐菜谱中包括下列这些异国风味的鱼虾:蒸鱼卜丁、铁扒桂鱼、煎,,炸,,桂鱼、软炸桂鱼、烤鱼青、莫斯科红烤鱼、吉士百烤鱼、烤青菜鱼、菠兰煮鱼、铁扒大虾、烤虾圭、虾面盒、炸大虾、咖喱大虾、罐焖大虾、软炸大虾、生菜大虾等等。

毛泽东真的没有特权吗?据上世纪80年代末税务报的一篇专访报道,“专机为毛泽东空运活鱼”: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毛泽东喜欢吃活鱼,特别喜欢吃长沙东方红渔场的活鱼。有关部门为此特别安排专机,每周定期往返北京——长沙,专门为毛泽东空运活鱼。为防止阶级敌人破坏,还专门在东方红渔场通过政审,挑选祖宗三代出身贫下中农的农场农民组成基干民兵连,专门负责活鱼的捕捞、挑选、装箱、押运。往返数千公里,用国家专机为个人运送活鱼,在上世纪六、七十年,广大农民被要求“糠菜半年粮”的悲惨时代,这不算特权算什么?不知何青青或其父母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否也享有专机为他们运送活鱼的这个权力?


毛喜欢别墅。起码有五十多所别墅在全国各地为他建起,北京一地就有五所。这些别墅往往地处优美的风景区,一旦中选,整座山或整片湖岸、海岸便被封闭起来,专供毛享用。看看韶山滴水洞毛的别墅,宽阔、高大,经过特别的设计,就是在炎炎酷暑,不用空调,也很凉快,连洗手间也是特别设计的,宽敞的走廊,比小老百姓住房的客厅还要宽大得多,房间内高耸的天花板和高高的空间,一层相当于老百姓三层住房高度之和,室内豪华的游泳池......总计花了2亿元。不知何青青及其父辈当年是否也有如此豪华的专用别墅?

毛喜欢游泳,在那个游泳池极为罕见的贫穷年代里,他为自己造了不少游泳池。第一个在玉泉山,建于三反中,根据毛自己的数字,“建造费五亿”(旧币)。三反中私用公款一亿就算“大老虎”,要判死刑。毛后来没去游过,嫌池子太小。在中南海里面,为他建了个室内游泳池。中南海本来早在解放前就已经有个室外游泳池,毛进京以前对公众开放。毛进中南海后,内部的人,头些年还可以在毛不游的时候去游泳,到后来,两个游泳池都归他独占。游泳池的水是靠锅炉房把水蒸气用管子输入来烫热的。让它们保持温暖,以待毛的驾临,耗资浩大。请问何青青这算不算特权?何青青说毛主席没有特权,他之所以这样说,唯一的解释就是:很可能何青青或其父母,当年也是拥有个人或家庭专用游泳池的特权人物。

玉泉山农场专为毛生产大米,据说那里的水特别好。“玉泉”从前供给宫廷饮水,现在浇灌毛的水稻。毛喜欢的蔬菜,以及肉类牛奶,由另一个叫“巨山”的特殊农场供给。毛钟爱茶是中国最好的龙井,产在一座特别的小山顶上,在每年最适宜的季节,采下来进贡送进北京。毛的食物都经过化验检查。做饭时管家站在厨师旁边看着,也负责尝菜,“尝味道,尝安全”。毛的厨房离他吃饭的地方相当远,怕油烟味钻进毛的鼻子里。炒菜得现炒现吃,工作人员便提着一道道菜飞快地来回跑。

毛虽然不讲究衣着,但是他爱的是舒服。他喜欢穿旧鞋,因为旧鞋才舒适。当要换穿新鞋时,他让警卫战士先替他穿松了再穿。他的浴衣、毛巾、毛巾被不少补有补丁,有一床毛巾被有五十四个补丁。但它们可不是平常的补丁,是专门拿到上海,去请手艺最好的师傅精致地织补的,费用比买新的不知高过多少倍。历史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封建皇帝,早就有穿补丁衣服装穷作秀的先例,如汉文帝、明崇祯帝、清咸丰帝、道光帝等,但据史料介绍道光皇帝龙衣上的一个补丁竟花费银子5两。这与毛打补丁要专门拿到上海,去请手艺最好的师傅精致地织补,费用比买新的不知高过多少倍,简直如出一辙。世上有这样的“艰苦朴素”么?只有世界上许多随心所欲的巨富和极权者,常有这类享乐怪癖。

毛主席专用瓷工艺复杂、用料昂贵,原材料选用花重金购买来的濒临绝迹的临川高岭土,有色金属矿物质研制,手工磨成的色料,瓷质细腻,手工绘图,绘于釉下,透过釉层溢于瓷表,因此具有永不褪色的特点,不含铅、镉等有害物质,耐酸碱,使用有益健康。为烧制这批瓷器,当年轻工业部陶瓷工业科学研究所专门组织了40多位顶尖高手,突击研究设计,其中包括现已七十多岁的国家级陶瓷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高级工程师徐亚风、刘平和彭召贤等人。“当时中国最著名的陶瓷艺术家汪桂英、洪国忠、王锡良、戴荣华等人都参与其中,产品在1380摄氏度至1410摄氏度的高温下烧成,具有耐温差的特点,从180摄氏度到20摄氏度绝不炸裂,因胚体薄且制作工艺复杂,最大出品率不超过20%,因此殊为珍贵。制作出的半薄胎高白釉瓷器通体晶莹剔透,洁白如玉,用手指轻轻的敲击,其声清脆悦耳,在光线照射下,器壁成半透明状。它还有一个最大特点是导热系数低,把它制成壁厚不足毫米的茶杯,注入开水后,用手紧握杯体也无烫手之感。毛主席亲点“水点桃花”纹样,清新脱俗,是陶瓷大师们呕心沥血的颠峰之作,堪称空前绝后。它代表中国制瓷工艺的最高水平,并且超过以往任何一个朝代,堪比皇家专用瓷。30多年过去了,这批空前绝后的“神秘”瓷器价值连城,日前在上海拍卖行拍卖引起轰动。这次拍卖的共有“7501”瓷9件,是一位曾在景德镇陶研所工作数十年,现旅居海外的收藏家送来的,一只“7501瓷”调羹10万元,一个小瓷碗170万元,一壶十杯的一套酒具200万元!足见毛主席专用瓷的奢侈、珍贵和价值连城。

知道中南海特供给的几分钱一斤的大龙虾么?国家拨款给中国农业方面最高的科研机构搞特供蔬菜,特供牛肉等等无偿供应给特供商店,再让高干的家属们以象征性的价格搬回家中,这是不是集体腐败?

那时中南海专门养个文工团,以革命的名义挑选不满18岁的少女陪舞作乐。北戴河别墅区,青岛八大处别墅区在军阀混战时代,在日本占据时代抑或国民党蒋介石时代平民百姓还可以过过路饱饱眼福,但到了毛泽东时代就成了“非高干不得入内”了。

他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结果饿死近四千多万人,难道不是纵个人私欲,置人民于不顾?把中国看成他自己个人的东西,难道不是最大的腐败,整个国家就是他的,他只需要保障手中的权力就有一切,他要钱干什么?

看看文革期间,他的老婆,女儿,侄子们的显赫位置20几岁就成高干。那是他们凭自己的能力和资历应得的位置吗?就说那个现在很低调的李纳吧,她在文革中也是风云人物,解放军报的负责人,代替中央政治局的中央文革小组办公室负责人,是什么级别?大家不会没有感觉吧?这不叫以权谋私叫什么?

什么是最大的腐败?不是贪污了多少金钱,打了几场高尔夫球,最大的腐败是权力的腐败,是用人的腐败,是在生活上和权力上的随心所欲。

一九六○年代,毛的稿费达两百万元以上。这在当时简直是天文数字。与此相比,当时中国一般工作人员一年工资大约二、三百多元,有的农民一年辛苦到头才得现金不过数元。相当多地方的农民,到年底,不仅分不到一分钱,还要倒欠生产队的钱。请问何青青,在那个大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连屋前屋后种点瓜菜都有要挨批斗的年代,广大农民一贫如洗,毛泽东却一举成为新中国的第一个百万富翁。这难道不是搞特权吗?

专门抽调专门人才组成“132”特供烟生产组,秘密为毛泽东制作雪茄,事实上,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毛泽东就开始抽由特供烟生产组制造的雪茄。这个生产组开始时位于有“晒烟之乡”之称的四川省什邡县,后来秘密调到京城。在这个专门制烟的工厂里,共有13个工人。除了从什邡卷烟厂调来的三个人,还有一个保安、一个厨师、一个开车的司机、两个烧锅炉的工作、一个支部书记,外带四个学徒。当时,“132”的工作由中共中央办公厅直接领导,生产原料依旧由什邡卷烟厂提供,每个月生产十五到二十条烟。1976年9月,毛泽东去世后“132”也不再生产特供烟,范国荣等三人转为北京卷烟厂的职工。

毛泽东没有特权吗?在毛泽东发动大跃进,把农民的粮食征收一空,人为制造大饥荒,导致全国近四千多万人被活活饿死。在全国饿殍遍野的情况,何青青说什么毛泽东几个月不吃肉了。事实真是这样吗?完全不是的。请看毛泽东的食谱!请看毛泽东是如何与全国人民同甘共苦的。

根据《毛泽东遗物事典》红旗出版社1996年11月版披露:在大饥荒期间,毛本人也一度喜欢吃西餐。所以1961年4月26日工作人员会同厨师给毛订制的一份西餐菜谱中,就有牛羊肉菜十多种,西餐汤十六七种。

几位工作人员会同厨师为毛泽东精心订制了一份西菜、两菜汤菜谱。从保存下来的西餐菜谱来看,比较周到的照顾到了毛泽东的饮食喜好。这份菜谱包括七大西菜系列,即鱼虾类、鸡类、鸭类、猪肉、羊肉类、牛肉类、汤类。

毛泽东喜欢吃色虾,西餐中鱼虾的制作方法也丰富多彩,而且风味独特。1961年4月制订的西餐菜谱中包括下列这些异国风味的鱼虾:蒸鱼卜丁、铁扒桂鱼、煎,,炸,,桂鱼、软炸桂鱼、烤鱼青、莫斯科红烤鱼、吉士百烤鱼、烤青菜鱼、菠兰煮鱼、铁扒大虾、烤虾圭、虾面盒、炸大虾、咖喱大虾、罐焖大虾、软炸大虾、生菜大虾等等。

中国的特权主要是官权,所以反对特权就是反对官员特权。尽管这种特权并非官官都有,但要看到前“腐”后继的危害。发展成癌症就很难治了,一个人难治,形成了一个特权阶层就更难治。当务之急赶紧打针吃药,最好的针剂、药品就是宪政制度、法律制度,否则任何修修补补都是割韭菜,治病治不了命,不仅吞吃平等,也会扼杀自身。

什么是特权?就是高于别人的一种权力。我们最常见的就是那些特权车,几乎每个驾驶员都有被违章特权车欺负的经历,虽然他们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但是没人敢打,是政府袒护他们。为什么要袒护他们,因为政府也需要特权,最能帮助政府维护特权的人恰恰是这些分得特权利益的公安、武警、军队、政法部门。为了保持廉洁的形象,他们可以拿很少的工资掩人耳目,但拥有了一种工资买不到的东西,那就是特权。特权是可以当作一种财富来分配的,因为可以带来财富,很多有钱人的特权车就是拿钱换来的。

在美国,只要是警车、救护车、救火车的警报一响,所有车必须靠边停下来,除了有法律规定以外,主要是人们认同这种特权,认为生命高于一切。因为只有牵掣到生命了,牵掣到紧急情况了,那些车才有资格拉警报,平时老老实实地跟大家堵在一起。总统、市长当然会有一些特权,但用得稍微多一点,下一届就会落选了,看似有特权,其实是平等的。富人的特权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只能拿钱去交换,而用于交换的那一部分钱最终会用到大众身上,因为政府没有特权使用那部分钱,同时富人交的税不知要养多少穷人呢。你可千万别说富人的钱是剥削穷人的,那是马克思主义理论,被西方人当垃圾的,人家用的是亚当斯密的市场理论。改革开放以后,我们逐步地引入这种市场理论,在这种市场理论主导下的中国,真正只有特权才在无形地剥削着广大的劳动人民,因为掌握特权、或是与特权勾结起来的人抢走了你该得的那一份东西。

人们对君王的依赖心理是滋生特权的温床,然而我们应该明白,社会财富是由劳动者创造的,管理者也是劳动者之一,资本家也是劳动者之一,工人也是劳动者之一,在这些人中间,政府只是一个与所有人平等的管理者,当然也是劳动者,他们由我们的税金作为报酬,除此之外,不应该有额外的特权作为报酬了。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所拥有的那份特权隐藏了巨大的腐败。

原文:http://www.yadian.cc/blog/7351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