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很久很久以前,建国镇有一群人,乘车去远方的富强县……

很久很久以前,建国镇有一群人,乘车去远方的富强县……

车上很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当车走到一个岔路口的时候,车上有部分人和司机发生了争议。前面有两条路,左边是一条很平坦的柏油公路,路牌上
写的是民祝路,右边是一条土路,路牌上写的是篆智路,路上雾气棹棹,什么都看不清楚。

有几个人喊着:“走左边的民祝路,那条路上车子行驶的又快又稳。”

司机说:“你们知道什么,右边那条路近,大部分人是愿意走近路的。”


“你走过这条路吗?”有人问。

“没走过,但理论上这条路是近道,因为我们要去的地方在我们的右边。而且我的一个朋友曾经上了这条路
,他现在开得很好。”司机很坚定。

很多人没有发话,因为他们睡着了。

司机径直开向了土路。

这时司机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乘客们说,因为到富强镇路途遥远,为了保证大巴平稳行驶,请大家将刀具等危险品和食物交给司机代为保管分配。

人们犹豫一阵,觉得司机说的有道理,就同意了。

当然,大部分的人还是在睡着。

在土路上车子开始颠簸了,而且颠簸的很厉害,很多人醒了,他们在抱怨:这路怎么这个样子啊。

由于路不平,车子的速度很慢,有个别眼睛好使的可以隐约看见左边那条路,路上的车子跑的很快一会就超过了我们。“你看那条路上车子怎么跑那么快。”有人向司机喊道。

“他们会绕圈子的,肯定没有我们先到,放心好了。”司机信誓旦旦。

不少人相信了,但是还有个别人坚持要司机拐到左边那条路上去。有个人站起来想找司机理论,但一看司机膘
肥体壮,吓得又回到座位上了。

车子颠簸的更厉害了,一会上坡一会下坡,而且还有急转急停。很多人受不了了,肚里翻江倒海,而有些人已经吐了,有身体虚弱点的甚至爬到了地上。

几个小伙子看不下去了,他们站起来走向驾驶席。

“拐到左边那条路上吧”,年轻人们说。

司机根本不理会。

年轻人愤怒了:“你凭什么决定我们的路线?我们都希望拐到左面那条路。是不是?”

车内的其他乘客们小声表示支持。

司机皱皱眉,突然掏出一把左轮手枪,将年轻人和几个大声支持的乘客打死,扔出了窗外。

大家惊呆了,几个人站了起来,却被其他人拉住,犹豫半天,又坐了下去。

司机打了人之后觉得该给大家解释一下,但又想不起来什么好理由,于是就说:“你们这些人啊,真是没良心,不感谢我也就罢了还埋怨我,告诉你们,要不是我开车技术好车子早就掉进山沟里了,哪还有你们在这里坐着。”说着司机还指了指旁边的山沟,好让人看看要不是他人们该有多危险。而且他还列举了刚才几个急转弯的例子,意在证明他的开车技术真的很好。


然后他仔细扫除了开枪的痕迹,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开了一会,司机看到大家还是闷闷不乐,觉得不像样,就宣布,之前收上来的食品(在上车前是属于乘客自己的,还记得吗?)不再由他统一发放,而是放在车厢里,谁有能力谁就多拿。

于是人们就开始疯狂的争抢食物啊。有些平时听话的乘客和司机关系密切,有司机在背后撑腰,得到的食物比其他人多得多,但即使是那些没抢到多少食物的人,得到的也要比以前司机发放量略有盈余。于是大家都心满意足,再也没人提到那场案件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那些得到更多食物的人对车内的分配制度很满意,于是聚拢到司机周围,拥护司机在这条路上开。
他们慢慢掌握了发放食物的权利。和司机一同维持车内秩序。

其他人呢?他们只是隐隐感到一切不对劲。但是哪里不对劲呢?他们发现自己早已忘了当初为什么上了这辆车。除了在这条路上开下去,又能怎么样呢?于是大家又昏昏地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乘客们突然被耳边的轰鸣惊醒。原来是一架直升飞机靠近了车窗。飞机里的人跟他们长相很相近。那些人大喊道:“我们是以前走左边那条路的乘客!我们已经到了富强县,那里的生活很好很快乐!我们造了直升飞机来接你们,现在大家跟我们一块过去好不好?”

车里的人面面相觑。他们完全不知道飞机上的人在说什么。富强镇?那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耳熟?看样子他们过得不错,我们要不要过去?

司机这时候大喝一声:“这些人是别有用心的敌人!他们害怕我们在这条路上开下去,会比他们先到终点,就来分化我们,瓦解我们的斗志。不许听他们的!我们不去什么富强镇,那是他们瞎编的一个地方。我带你们去的地方,比那里更好,更幸福!”

车上几个人还依稀记得当年去富强镇的计划,但有些人现在负责分食物,过的很舒服,不想多事。其他人看了看司机的枪,不敢多话。

直升机上的人愕然了。他们对车内喊道:“这个人只是一个司机啊?你们为什么要让他决定你们的目的地?你们应该自己决定去哪里。富强镇就在左边。你们不要再往右开了。我们在飞机上看得清楚,右面这条路其实是一个大圆圈,没有终点的!”

司机愤怒了,对乘客们喊道:“当初决定让我开车的是你们大家。所以我可以代表这辆车和你们。那些人反对我,就是在反对你们!大家向他们扔石头,把他们赶跑!”

分食物的人纷纷附和。

车内那些半梦半醒的乘客果然激动起来。他们对直升机叫骂着,并投掷石块。直升机上的人不知如何是好,便飞走了。

然后车就继续沿着那条土路开下去。

据说,他们现在还在那上面开呢。

朋友,如果你偶尔路过那条土路,看到一辆大巴,车上有几个油光满面的胖子,其他大部分面黄肌瘦,脸上的神情却比胖子还要陶醉,向窗外每个摇头的人丢石头,那么,你看到的,应该就是那辆车了。

来源:网络

2 条评论:

  1. 今天在坐车上班的途中,想了一下这篇文章,觉得还可以加点东西

    回复删除
  2. 就是在车上还建起了房子,金字塔形的房子,顶端是悬浮的,里面住着一个叫做“黑领”的家族,而金字塔里面住着一个叫做“中产”的新的复姓家族。房子外面还有很多家族,他们被统一冠名“P民”。

    而大巴司机和胖子门自己是住在金字塔顶的悬浮的房子里面,他们大多已经把自己的妻子儿女通过飞机送到了富强镇,并且自己也购置了未来去往富强镇的机票,并努力的在车上赚更多钱,并等着汽车撞上山崖的那一刻。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