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2日

再过100年,中国也不可能成为“发达国家”

1月30日,中科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发布《中国现代化报告2010》。该报告指出:按照历史经验来估算,中国21世纪末晋级发达国家的概率为4%。“如果考虑到中国21世纪人口将达到13亿~15亿,而整个发达国家的人口只有10亿左右,中国现代化的概率比4%还要小。”

该《报告》的主持人、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何传启表示,中国将会遇到的三个挑战分别是:发展不均衡,自然环境和资源压力,以及制度的瓶颈。他认为:从洋务运动以来,中国采取的是工业化优先的发展模式,强调物质和技术,却忽视了制度和观念的变革。“这是一个短板,可能会成为一个决定成败的因素。”

对于这份《报告》以及何传启的说法,本人没有异议。但我必须“点化”如下:1、《报告》隐含着一个预设,即“假如中国按照现有的增长模式继续下去”,其结果必然符合“中国崩溃论”。2、当前的中国面临着最好的发展机遇,但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制度安排只能是普适性的民主与自由体制;舍此,中国将毫无成为“发达国家”的希望。


中国以往的经济成就不是“自力更生”的结果,也不是“改革”的结果,而是“开放”政策带来的,尽管这一“开放”只限于物质资源。但是,正是因为“开放”的不彻底,才带来了巨大的问题和挑战。特别是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封锁,导致了中国在制度变革上的几乎全面倒退。中国人除了“吃饱饭”的要求得到了满足之外,在文化“软实力”上已经枯竭。这肯定是一种落后的增长模式!没有意识形态的开放,没有文化“软实力”的竞争,中国就没有起死回生的可能性。

所以,本人建议中国政府不要继续扶持什么“国学”、“孔子学院”,而应该回到“民主”与“科学”的轨道上来。所有中国人都需要补课!要像日本的明治维新那样批判本土文化,吸收世界上的任何优秀文明成果。中国发展经济并不难,难的是搞清楚发展经济究竟是为什么,应该采取的最佳路径是什么。实际上,关于这些问题,亚当·斯密、熊彼特、阿玛蒂亚·森等等杰出经济学家早已告诉我们答案,更不用说其他社会科学领域的思想家们了。归纳他们的一个根本观点就是,(森所告诉我们的)“自由既是发展的手段,又是发展的目的”。

自由是第一位的!自由不仅仅是价值观的问题,更是一个实质性的问题,即我们得到的将是“实质自由”的不断增长。所以,“自由”是衡量中国是否成为“发达国家”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准。没有“自由”,再怎么“不差钱”都是白费。对于这一点,国外的各项研究已经反复提醒过我们。遗憾的是,中国人自己不买账,甚至自欺欺人到了令人难堪的程度。

前两天,人民网、新华网等等“权威”媒体都发布了一则新闻“美国评选出全球最不自由9个国家”:美国国际人权团体“自由之家”日前发布年度报告书,评估世界上194个国家和地区的政治权利和人权状况。朝鲜被评为世界上人权状况最差的国家。其后分别是……人家公布的明明是10个最不自由的国家,我们却偏偏要抠掉一个。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造物主早已为人类的每一个成员准备了“自由”这份礼物,然而中国人却将其拒之门外。这是中国社会的一个根本症结。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c2c43f0100hc9j.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