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8日

茅于轼:楼市泡沫两三年难消化 破裂可能性较大

昨天,著名经济学家、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在北京表示,中国房地产市场泡沫已经形成,破裂的可能性比较大。

政策对解除泡沫作用大

“在我看来,房地产的泡沫已经形成了,问题在于它怎么结束。”茅于轼认为,今年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是房地产泡沫。他进一步指出,“这么多房地产泡沫不是两三年能消化掉的。能不能维持更长时间来消化它?这是很没有把握的事,可能性比较大的是泡沫的破裂。”

茅于轼解释了他对“泡沫”的定义——主要根据是空房率非常高,空房包括盖好没有卖掉的,尤其是已经卖掉而没有人住的房子。他说,如果中国房地产市场能够在两三年内消化掉泡沫,那是一种理想的、软着陆的状态,但看起来可能性不太大。

茅于轼认为,造成当前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深层次原因,是目前中国大量民间资本和民间储蓄不能变成拉动经济增长的投资,“出现把买房子变成一种储蓄,而不是自己去住。”他认为,当前民间投资机会有限,获利水平比较低,银行利息也很低,于是大家就把存款变成了房子,这是整个经济结构中一个很大的问题。

清华大学教授秦晖在昨天的会上也认可“中国房地产市场存在泡沫”,但对其走势则较为乐观。他认为,因为中国的股市和楼市,基本都是“政策市”,“政府制造泡沫和消除泡沫的本事都非常大。”

秦晖笑言:“如果政府不是太糊涂的话,这个问题不至于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现在房地产市场中的一些泡沫,其实政策因素也占了很大的比重。以后要解决房地产泡沫问题,政策起作用的空间还是非常大的。”


公务员集资建房失控

此外,秦晖还表示,目前中国消费增长的提高应有“官消费”和“民消费”的区别。其中,老百姓的“民消费”应该增长,而“官消费”已经太多,不应该再增长,甚至应该压缩。

他认为,在中国去年采取的积极经济政策中,许多福利政策出现了“富福利”现象,即给弱者的福利往往没有给特权者的福利增加得快。“以住房为例,保障性住房中的廉租房建设计划没有实现,但带有福利性质的官员住房建设却大大超标”。

秦晖直言,部分地区的公务员适用房、公务员集资房在去年出现了失控状态。他举例说,“我有一个朋友是副处长,他已经有了一套住房,但按照现在的政策他可以再购买280平方米的集资房,很便宜,实际上是福利性质的。这里没有任何腐败的成分,完全按照规定来。我还知道东北一些机关现在甚至已经把集资房建在了海南岛。像这种状况如果发展下去,真是不得了。”

秦晖强调,中国现在应该解决“富福利”问题,这种现象非常严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