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9日

贵州警察5枪打死俩村民 一人身中两枪 警方称临场处置经验不足

1月12日,贵州安顺市关岭县坡贡派镇,赶场买东西的尧上村吊井组村民郭永华和郭永志被派出所副所长张磊开枪打死。“一个以保护纳税人为职责的公职人员,开枪打死了供养自己的纳税人,并以纳税人的钱对其进行赔付。”死者妻子的代理人徐建国表示,现在事情正朝着这个方向演变。


袭警抢枪?“跪倒,否则我毙了你!”

案件发生19个小时后,据红网报道,安顺市政府13日上午召开新闻发布会,称两人“在民警正常执行公务时,暴力袭警并公然抢夺民警佩枪”,两人因此被子弹击中死亡。

据安顺市政府介绍,关岭县公安局坡贡派出所接群众报警,称坡贡街上有人打架。接警后,该所副所长张磊立即带领协勤王道胜赶到现场处置。到达现场后,发现两名郭姓村民与另两名村民打架,民警依法亮明身份并立即对打架事件进行制止,其间,被当事人暴力袭击,民警鸣枪示警后,对方上前抢夺民警配枪,在此过程中,当事的两 名村民被子弹击中死亡。

但多名目击者的言辞与官方公布的细节截然相反。《武汉晚报》报道,在案发后的第一现场当地众多人围观,民众纷纷询问目击者:(死者)是不是同警察打架?“没有打架!绝对没有打架!他们的手都没有接触到!”目击者回答得斩钉截铁。

官方的新闻通稿中,没有对张磊开了几枪的介绍。《华西都市报》报道,目击者称,张磊在开枪前大喊“跪倒,否则我毙了你!”,对方回了一句:“我没有犯法,你不敢开枪。”

这时,协勤王道胜拿出电棍将郭永华电击倒地。张磊于是开了5枪,第一枪冲天,第二枪打在地下,第三枪打死郭永华,第四枪和第五枪打死郭永志。目击者称,当时张磊朝着郭永志先开了一枪,不过当时郭永志并未立即死亡,他朝着身边的一根电杆爬过去,张磊于是上前再开一枪。

“这个人还可以医,赶紧送医院。”据现场目击者称,在张磊第二枪打响之前,有村民大声呼喊,张磊用枪指着上前查看的村民说,“谁敢把他送到医院,我就把谁崩了。”

“两人倒地后,我都被吓得不知所措。”与郭姓两兄弟准备一起回家的村民陈祥荣也被张磊用枪对准了胸膛。他告诉记者,他不晓得为什么张磊要朝着自己冲过来。“当他把枪抵在我的胸膛后,突然听见一声响,但没有子弹出来。”陈说,估计是枪里没子弹了,否则自己也一命呜呼了。

但关岭自治县公安局梁副局长坚称,事发时张磊共发射4发子弹,两次鸣枪警告后,仍然发生继续“抓扯”,张磊其后两枪分别射中郭永华和郭永志。对于郭永志身中两枪,梁说“不可能”。

赔偿金是民政救济款?

14日,年财政收入仅20多万元的坡贡镇政府与死者家属签《补偿协议》,补偿70万元。其后,郭家于16日晚下葬了两位死者。

17日下午,坡贡镇民政福利办公室共给两个死者的家属开出了12份领条。领条显示,领款人领取到的补偿款项目竟然名为“坡贡镇救济款”。这笔在盖有坡贡镇人民政府公章的《补偿协议》载明的70万元补偿款,居然是来自关岭自治县坡贡镇民政福利办公室的救济款。

救济款是由政府拨款和民间捐赠构成,民政部和财政部明文规定,救济款的主要用途是救灾,救济困难群众等,必须专款专用,不得挪作他用,且在发放过程中必须坚持民主评议、登记造册、张榜公布、公开发放的程序。

而在此前,坡贡镇党委书记罗兴平说,根据县政府尽快安葬尸体的要求,镇里向县财政借款70万元作为对两名死者家属的补偿款。

尸检推翻县公安局说法 一村民身中两枪

17日,安顺市警方向新华社记者透露了初步尸检结果。安顺市公安局透露,根据尸检报告,死者郭永志身上有两处枪伤,一颗子弹从右大腿内侧中段射入,从右腿腘窝(膝弯)处射出,另一颗子弹从头部左颞顶部射入;击中死者郭永华的子弹从其头部左下眼睑处射入,右侧枕后部射出。

尸检报告明显否定了关岭县公安局此前的结论。事发后,目击者说是开了5枪,第一枪冲天,第二枪打在地下,第三枪打死郭永华,第四枪和第五枪打死郭永志。但关岭县公安局梁副局长坚称,事发时张磊共发射4发子弹,两次鸣枪警告后,仍然发生继续“抓扯”,张磊其后两枪分别射中郭永华和郭永志。对于郭永志身中两枪,梁说“不可能”。

安顺市公安局透露,经过尸检,确定两名死者生前喝过酒。贵州省公安厅根据13日采样作出的尸检报告表明,死者郭永志体内每100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99毫克,郭永华为233毫克。

安顺警方负责人还表示,从目前初步掌握的情况来看,张磊临场处置经验不足,存在处置不当的问题,没能很好掌控住局面,张磊及协勤当时确实受到当事人攻击和抓扯,但有无必要开枪示警值得商榷。警方将根据下一步的调查结果依法依规处理。

1月18日,安顺市政府将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案件调查的最新进展。

来源:南方周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