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5日

西昌在哭

邛海没有了,泸山没有了,太阳没有了,月亮没有了,星星没有了,蓝天没有了。

我这不是在写诗,是在做梦,一个近来白日黑夜都在做的噩梦!

我一直以我是一个西昌人而自豪,因为我的家乡西昌实在太美了!她的美丽我都不知该从哪里说起,就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我的自豪感突出的表现在我的乡音上。几十年在外四处晃荡,也说得上走南闯北了,什么都改变了,就是这口乡音没有半点改变。而且,这辈子都注定改不了的。所谓"少小离家老大还,乡音无改鬓毛衰"。我少小离家,
"老大"至今仍未能还,而且怕是还不了了。至于为什么"还"不了,正是我这篇文章要说的。

如果面对一个无比美丽的女人,你一定会搜索枯肠,把世界上所有能够赞美女人的词汇搬出来都嫌不够。对于我的家乡西昌就是这样。因为她太美了,人们把全世界所有能够用来赞美一个城市的词汇都用来赞美她,"太阳城"、"月亮城"、"航天城"、"小春城",这些桂冠都戴在了西昌的头上。这是民间给予西昌的殊荣。政府对西昌亦褒奖有加,抬得很高。诸如:中国最值得去的十座小城市之一、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四川省十大宜居城市、四川省第一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四川省森林城市,中国旅游最令人向往的地方,中国最美的十大古城之一。等等,等等。

可是,这一切即将成为记忆,我美丽的家乡正厄运当头!

自从我的一位老朋友从西昌来成都后,我就一直听到来自西昌的哭声,隐隐约约,时隐时现。有时我会在梦中被这种哭声惊醒。我似乎看到泸山上那些茂盛的原始森林被厚厚的烟尘裹着,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葱郁灵秀。而邛海已经不再清澈碧绿,她那已经浑浊的眼泪都好象快要哭干了……

那天,我的这位老朋友和我坐在酒吧门前的榕树下喝茶,我问他是不是西昌的房价已经4000多,他说是。我说,天啊,比成都周边的房价还高。他说你准备买吗,我说我买不起,但我老家马道(西昌市郊)有老房子,老屋基,我将来打算在那儿修个房子养老。他说攀钢要在经久建钒钛基地,规模相当于再建一个攀钢。
"三通一平"已经搞完,好几座山被夷为平地。西昌已经变成一座灰城了,家家屋里都是厚厚一层灰,马上擦了马上又是厚厚一层。他说西昌完了。你是西昌人民的儿子,你应该写一篇文章。我当时没在意,以为他开玩笑,说说而已。因为我想他不可能不知道,一个诗人的一篇狗屁文章,可以改变什么呢。对于这一点,我想很多人可能都跟我一样,心里"堵"得慌。作为一个公民,对于发生在身边的危害自己生命,毁坏自己家园的事情,愤怒却求告无门。以至于寄希望于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的一篇轻飘飘的文章。

我决定写。并不是因为我改变了看法,以为我的一篇文章可以怎么样。也不是因为我写得好。实际上,很多人都可以写得比我好。

我要写,一是不辜负他的认真,信任和期待;二是,把这个声音说出来也好。起码在将来,西昌纯净透明的天空除了那些钒,那些钛,那些天昏地暗,遮天蔽日的烟尘和二氧化硫、一氧化碳(冶炼钒钛释放出来的居毒有害气体),还有点我这样的呻吟。

西昌钒钛基地建成投产后,一期工程将要达到年产420万吨铁、360万吨钢、350万吨热扎板的生产规模。凉山州的GDP将上升
500个亿(但是,这500个亿是会吓跑月亮的!这500亿是可以通过发展旅游业来实现的!),西昌人口将远大于100万,一跃成为四川第二大城市,西昌人将成为四川人均收入最高的人,也就是说是四川最富的人了。

在西昌建一个攀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西昌将要变成第二个攀枝花!变成攀枝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污染!攀枝花是全国十大污染城市之一。这是几十年来,攀钢送给攀枝花人民的一份"厚礼"。虽然,他们同时也送给了攀枝花人民就业、繁荣、富裕和GDP,正如现在他们给西昌送同样一份"厚礼"的同时,也会送给西昌人民就业、繁荣、富裕和GDP。是功?是过?功大于过,还是过大于功,我不知这笔帐该如何算。我也不知是该感激他们还是怨恨他们。

钒钛的冶炼加工,其特点是高污染高耗能。西昌属亚热带高原季风气候区,气候环境类似于南亚半岛,常年盛行西南季风。西昌钒钛基地又正好坐落于城市的西南方,与西昌市区之间缺少山岭阻挡,生态防护的作用相当薄弱,污染源位于西昌的上风向!大量粉尘、烟雾将会毫无阻碍的向北部、东北部方向弥漫,覆盖整个西昌市。

西昌之所以四季如春,是因为安宁河谷地区四面环山,大气流动较为封闭,西昌人民因之得福。但这一回西昌人民却要因福得祸了。整个安宁河谷、邛海平原都会笼罩在有毒有害且深度污染的大气之下。大量的烟雾排放还会导致西昌地区日照时间和光热条件的改变,"大气透明度高,空气质量好,光热条件充足"是西昌人民得天独厚的自然财富,但将逐步丧失。西昌的农业、旅游业乃至第三产业的发展也将面临致命打击,前景堪忧。西昌的所有光环,都将消失。"肥了一座厂,富了一群人,毁了一座城",是一个即将到来的梦魇。

我无法想象西昌钒钛基地这个"潘朵拉"的匣子,将怎样源源不断的往外飞出些什么祸害,我却能想象出当地的决策者,执政者们面对上面那一组可以给他们的政绩大大加分的数据是怎样一种心情。但不知怎么,眼看我的家乡父老就要富裕起来,我却高兴不起来,总有一种卖儿卖女的感觉。

西昌钒钛基地"三通一平"施工期间,经久好象成了世界大战的战场,推土机、挖土机轰轰隆隆。山和森林植被,一瞬间灰飞湮灭,施工现场方圆五平方公里的土地裸露着血淋淋的肌肤。这样的场面,我一生中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农业学大寨",在电影上。一次是修成昆铁路。

西昌市区笼罩在一片沙尘之中,秀美的山川,仙境般的泸山,邛海,肉眼已经无法看清,整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铺上一层黄沙,无论如何清扫,却总是源源不断。居民洗衣、吃饭都困难。

更惨的是经久当地的农民,他们已经连饭都"吃不上"。吃饭前把饭桌擦一遍,等饭端上桌又是一层灰,边吃边眼睁睁看着白米饭变成黄米饭。

我想,这算是把西昌钒钛基地对西昌的污染提前上演,"彩排"给西昌人民看吧。悲剧的序幕已经拉开了!

经久是西昌市郊的一个乡,距西昌十几公里,地处四川第二大平原的安宁河谷平原。地肥水美,物产丰富。是西昌的鱼米之乡。我出生长大的马道与之只有几里路程,隔着一座不大不高的小山包。

我不知经久这个地名的来历。从字面上看,一个吉利的好词,好地名。经久,经久不息,经久不衰,昌盛发达。

世代居住在这里的人,可能做梦都想不到,这么吉利的两个字,这么吉利的地名竟然成了咒语――从今往后,一切祸害之源――污染、辐射、烟雾、灰尘……将从这里升起,弥漫,经久不息……

泸山知道痛,邛海知道痛,森林知道痛,太阳知道痛,月亮知道痛,星星知道痛,天空知道痛。他们尚能哭泣。而我的那些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他们已经连哭都哭不出来了。我深深知道他们内心的绝望和痛楚。

我的父亲母亲,还有我的妹妹,他们就生活在西昌的马道。那些烟尘噪音污染辐射,很轻易的就可以翻过那个不高不大的小山包来到我家门口,就像跨过一道门槛那么容易。想着他们的未来我就想哭。我知道他们也想哭,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们一直生活在这里,又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我想说,父亲别哭,母亲别哭,妹妹别哭。但我能叫月亮别哭,太阳别哭,空气别哭,邛海别哭,泸山别哭吗?

这个辉煌的,惊天动地的西昌钒钛基地,它将要伤害多少无辜的生灵,它让我这样的人无家可归。

我从19岁离开马道,至今一直在外地晃着。我买不起西昌市区的房子,所以计划在马道我家的老屋基上修个房子,每年最冷和最热的时候回去住上一阵,把成都的寒冷和炎热躲过,享受一下西昌四季如春的温和气候,清新透明的空气,西昌的太阳是那么的养人,至于西昌的月亮,天啊,让我说什么好呢,她无比的温柔曼妙,那温柔到骨子里去的月光完全就是散布在空气里的床,让你分不清是在人间还是天上,简直比情人还要舒服。

可是这一来,我不敢了,我回去的目的是呼吸新鲜空气,把成都的肺换成西昌的肺,可是今后,西昌的空气不仅比成都污浊,而且还会漂浮着浓度很高的二氧化硫。

二氧化硫、一氧化碳和可吸入颗粒物,是西昌钒钛基地的主要污染物、二氧化硫在大气中会氧化成硫酸雾或硫酸盐气溶胶,是环境酸化的重要前驱物。大气中二氧化硫浓度在0.5ppm以上对人体已有潜在影响;在1~3ppm时多数人开始感到刺激;在400~500ppm时人会出现溃疡和肺水肿直至窒息死亡。二氧化硫与大气中的烟尘有协同作用。当大气中二氧化硫浓度为0.21ppm,烟尘浓度大于0.3mg/m3时,可使呼吸道疾病发病率增高,慢性病患者的病情迅速恶化。

这是环保部门的科学数据。至于西昌钒钛基地,将来它那些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烟充将要朝着天空,朝着西昌吐出多少ppm的二氧化硫、一氧化碳和可吸入颗粒物来,我不知道!但西昌的天空知道,西昌的秀山绿水知道,将要深受其害,身体受到残害,生命遭到毁灭的的西昌人民知道!

在成都,我每一次对人说起我的家乡西昌,都如数家珍。我说,西昌有全世界最大最亮的月亮,可以在月光下看书,掉跟针在地上也能找到。天很高很蓝,空气透明得可以看到最远的地方。还有邛海,泸山……

但是我们看不到月亮了,月亮已经蒙上了厚厚的灰尘,邛海浑浊了,泸山是灰蒙蒙的。

我一直在指责成都的空气污浊,污染严重。我成都的家里,床头,桌面,几天不擦,就是厚厚的一层灰尘。我曾经自豪的对成都朋友说,在我的家乡西昌,就是一个月不去擦,也是一尘不染。西昌的空气纯净透明,像是经过了一万次的过滤。但现在我该怎么说呢?相比之下,成都的灰尘还是"和风细雨",来得温柔。

其实凉山的政府部门也不是没有环保意识,他们也曾花大力气大资金,把西昌打造成全国著名的旅游城市,当发现邛海盆地周边蕴藏有巨大的天然气资源时,他们能顺应民意,和群众站在一边,为了邛海,为了泸山,为了西昌的美丽,他们毅然地拒绝了天然气的勘探,在巨大的经济利益和政绩加分的诱惑下,保持了良心和理性,做了一件为西昌的山水积德的事,为子孙后代造福的事。不仅如此,光是为了挽救邛海,整治邛海污染,政府就花了20个亿。邛海、泸山成了国家4A级风景区,地方政府功不可没。

可是,这一次是怎么了?

据说是缘于某个领导的一句莫名其妙不着边际的话。

某日,这位领导视察经久,不知是哪根神经被触动,还是一时心血来潮,说了一句:经久是个风水宝地。呵呵,风水宝地!不知这位领导的哪一代祖上是看风水的,使他继承了这样的慧眼?我更不知道这块风水宝地与钒钛基地的内在关系,宝地变基地,宝地就是基地,这是怎样的一种看风水的慧眼?

这位领导不是西昌人,他的祖辈没有生活在西昌,他的子孙后代也不会生活在西昌。他用不着对西昌人民的未来负责。"为官一任,祸害一方",丢下一句"风水宝地"的话就走了,到一个真正的风水宝地去高就,把官当得更大更舒服更风光了。他走了,挥一挥衣袖,带走丽日蓝天,拍一拍屁股,留下一个臭屁。西昌人民却要为这个臭屁付出昂贵的代价!

我知道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一省一市一州一县,要发达,要"跨越",要富强,需要走发展工业的道路。但应当遵章守序,组织有关部门和专家科学论证,分析利弊,权衡得失。比如西昌是走工业发展经济的道路,还是应该充分利用其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走旅游发展经济的道路。而且就算要走工业发展经济的道路,也应该在远离城市,不会影响人民安居乐业,不会影响生态环境的地方选址建厂。而不是凭长官意志,急功近利,顾此失彼,挖肉补疮,贻害子孙。西昌境内,甚而至于把范围扩大到凉山境内,八百里凉山,这样的地方并不难找。

在我这篇文章快写完的时候,听说已经有人把西昌钒钛基地上马的事写上《内参》,提出了不同意见,《内参》要县处级以上的领导才有资格看,我这样的人,就是搭上个天梯也够不着县处级,自然也就没法看到。但这个消息还是让我高兴。我知道《内参》的分量,如果说我的这篇文章算是一声叹息,几滴雨点,那么这篇上了《内参》的文章至少要算一声闷雷!一声滚过厚厚的云层的闷雷!这样的文章上内参,说明西昌钒钛基地这个项目的不合理性已经引起上层的关注。不知这个闷雷会不会变成一声振聋发聩的大炸雷,响彻在西昌的天空,伴随着闪电和暴雨。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184ba0100edx4.html
作者:文康de炕

--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2.feedburner.com/gaopi
搞屁在线代理:https://gaopiproxy.appspot.com
更多翻墙方法:http://wiki.gaopi.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