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8日

铁流: 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第八封公开信

就《往事微痕》遭到有关部门非法截堵一事

铁流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第八封公开信

尊敬的国家主席胡锦涛阁下:您好!

我们是一批行将就木的老人,为爱这个国家和民族,
在生命结束前夕,十分认真负责的把自已所亲历、亲见、亲闻的一些事情记录下来,留给后来者查阅,达到
“史鉴知兴亡,铜鉴正衣冠,人鉴知得失”的目的。基于此,才办起了一个复印文本的《往事微痕》,旨在“正视历史,拒绝遗忘,推动改革,促进民主”,与阁下倡导的“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建立科学发展观”没有任何相悖之处。上面所刊载的回忆文章全是我们右派难友30年來的真实的事情,其中不乏毛泽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残杀无辜公民的“阳谋”罪恶铁证!

当年往事与现今第四代执政的中共领导无任何干系,你们满可以姿态高一点,过去的教训切不要去重复。一定要尊重人,重视人,不可轻易伤害人的情感、尊严、人格,这会载入历史的。毛泽东一生不断重复犯此错误和罪行,最终他必定是为人民鄙视的人。

对予我们的义举,当权者应给予支持。一个不反思的国家不是一个好国家,一个不反思的政党不是一个好政党。治理国家靠的是诚信与公平、公正,不是警察、不是监狱,面对21世纪的今天,要想回归毛泽东专横独裁的老路,那是走不通的一条死路!何况《往事微痕》只是一册内部交流的文稿,区区不足一千册,更何况一不卖钱,二不出售,只在五七受害人中传阅,这妨碍了谁的利益,想不到一些部门却千般打压万般仇恨,疯狂查堵收缴,视为洪水猛兽,真有了点太过了吧?而且这些行为从不按照国家宪法办事,更不公开行文发令,更不找我们交换了解情况,完全是偷偷摸摸隐蔽的进行,诸如私拆邮件、扣压邮件,或威胁查抄复印社等。今年7月22日,我们通过北京和平里邮局,用大宗件向各地五七老人寄出八百余册26期《往事微痕》,结果一封也未寄达,全被有关部门扣押,这是私人邮件呀!此后。我们改大宗为挂号,通过北京百万庄邮局寄出,想不到这批邮件仍遭有关部门扣押。国庆前夕北京市文化市场管理执法大队还从一家印制《往事微痕》的复印社,收去31期、32期近2000册《往事微痕》和他们的挣钱生活的工具电脑。其实受到经济损失的是复印社。

为了缓和矛盾不要坑害做小本生意的老百姓,我亲自前往执法总队办公处和一位科长进行交涉,问他们《往事微痕》错在哪里?这位科长说:他们不管内容只管执法,凡是复印的书刊就要有“准印证”。我再三声明:我们不是书刊是老年人写的回忆文稿。他说也要“准印证”!“准印证”掌握在有关部门手里,要想得到它一得花钱请客送礼,二得有党委治下的单位具文申请。我们全是一批退离休老头,既无钱送礼,更无单位申报,这不等于禁绝我们嘴巴,不让我们说话吗?请问还有什么言论自由?!我向他讲事实摆道理据理力争,他仍坚持说:凡是复印文本就要“准印证”。我反问:你父母死了去印讣告要不要准印证?他语塞,无法回答我的问题,批评我举例不当。如果规此规定,全国数百万家复印社都得关门,中国就会成为全世界没有复印的国家,应进入吉尼斯纪录!

其实这不足怪,在这之前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的官方网站的报道:“该总队的执法三队今年8月11日在西城区“国二招”(大概是国务院第二招待所吧)召开第七次辖区片会,执法总队的副总队长张伟在会上说:“近来,执法三队连续打了几个硬仗。7月底开始,查堵非法出版物《往事微痕》,与安全局、工商、交通等部门联合蹲守邮局,暗访、核查黄某(笔者注:黄某即黄泽荣,铁流是也)印制非法出版物窝点,并迅速对所涉嫌的复印店召开执法检查。同时,还集中力量对辖区印厂进行筛查,按审批注册逐一核查。”

为此难友杜光老人十分愤慨写道:读了张副总队长这一番惊心动魄的供述,不禁义愤填膺。在首善之区的北京,为了查缴一个小小的民间刊物,居然出动了那么多执法部门的人员。在全国各地普遍开展的这个“打非”运动,该投入多少人力物力?老百姓拿钱供养的国家工作人员,就这样被用来封堵人民的嘴巴,剥夺老百姓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这究竟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还是‘中国特色的专制主义’?

反右运动已经过去五十多年了,迫害我们的罪魁祸首毛泽东也已死去多年,现任者为什么还要继承他的残暴专政的衣钵,为他掩盖罪行,从而要承担相应的罪责呢?中华民族向来就有尊老的传统。我们在垂暮之年,还在尽力做这些利国利民的事,本应得到鼓励和帮助,为什么也要这样粗暴地打压呢?反正我七十有六了,如果为讲真话、写真文、做真事,纵再度入狱死而无怨!

我愿为民主坐监,为真理坐监,为国家光明坐监,决不后退半步!!

不过,我到要问问胡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所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算不算数?我们老了,走不动了,不需要“集会、结社、游行”,只需要“言论、出版”,这难道是违法么?

再问问胡主席,全国人大通过的“国家邮政法”能不能兑现?如果能兑现,为什么一些部门却去私拆别人邮件?一个不守法的政府,一个不尊重宪法的部门,能管好国家、治理好国家吗?

我们愤慨!我们抗议!我们是手无寸铁的小民,又是七老八十“风前烛,瓦上霜”的老人,为什么连回忆都不准啊!如此作法合符你倡导的“和谐社会”吗?到底谁在折腾人民?折腾国家?

虽然反右运动过去了52年,它最凶残的肆虐期却有22年,这是任何人回避不了、淡化不了、掩盖不了的重要历史。对于这段让中国历史倒转的可怕灾难,如果我们竟然淡化遗忘,一笔勾销,自以为就抹煞了血痕,那么我们就出卖了良知,对不起国家和民族。作为“反右斗争”的亲历史与受害者,当然有责任把它纪录下来,故不惜出资出力,把它的后果当作历史财富和最重大课题来搜集整理书写研究,不如此就对不起历史,对不起良心,对不起生命,我们的目的是要追根溯源,总结和清理这场旷古人祸给中华民族造成的戕害,揭示它的阴影覆盖面之下究竟发生过些什么?弄清今日中国的哪些问题必须追根到半世纪前的反右,我们才可以从思想和理论上认识祸根,从观念和体制上构建一个不再重演反右、文化大革命、迫害老一代革命家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等悲剧的良性架构。

唯有宪法践踏者、无视人民生命与权益的毛泽东孝子贤孙,才如此仇视
“往事微痕”。在今年四五月就偷偷内部下文,将《往事微痕》它列为“非法出版物”,进行查抄搜剿。请问胡主席它非在哪里?法在何处?它怎么是出版物?谁规定的?难道诉说下历史,用笔写下灾难,是“非法”么?共和国,你竟如此无情无义,冷漠残酷没有一点起码的人性与人道。为此,我们强烈向胡主席呼吁,向全中国、全世界人民呼吁:

1、责令有关部门如数发还从邮局非法收去的《往事微痕》,并赔礼道歉,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2、希望国家有关部门遵守宪法,认真做到严格执法,依法办事,不要再轻易地伤害人的情感和尊严。

3、如果有关部门认为《往事微痕》是不合法的“非法刊物”,请根据国家法律,明令下达取缔或停办的通知,不要搞偷偷摸摸不光彩的动作。

4、就此事我们希望和有关部门对话,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不要引起新的仇恨。我们不会退缩和停办的,只要我们活着,我们就要大写特写这段灾难的历史,还原当年反右运动的全部真实。

5、为了让胡主席了解真实情况,从现在起我们每期通过邮局向中共中央政治局九大常委每人寄赠一册《往事微痕》,请你们直接查查《往事微痕》是否是违宪违法的东西,对国家的进步有利还是有害?

此致敬礼!

     上书人铁流(本名黄泽荣)

2009年10月26日于北京

来源:http://www.de-sci.org/blogs/tieliu/?p=37919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