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4日

为何我们脑中只有钱

作者:维多利亚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8228160100b59s.html

据报导,在一个中美精英高中生的对话中,关于人生的价值取向,美国学生几乎惊人一致地选择了真理和智慧,而中国学生同样惊人一致地选择了财富和权力。

回想社会现实,中国学生们的选择很合逻辑:官员贪赃枉法卖官鬻爵,医生护士要收红包才肯施手术,记者收封口费,女大学生以包养为目标,留学生列队欢迎元首原来也是“爱国有日薪”,律师只为富人与权力服 务,企业成为假货劣货的产业……社会责任个人道德专业操守统统在金钱追求面前完全隐形。

有人说,中国经济发展刚起步,一切以金钱挂帅,追求物质,无可厚非。但追求物质必然会漠视精神智慧和导致道德沦亡?道德与金钱间的互动,是否必定以道德之落败告终?

克拉克(Margaret Clark)丶米尔斯(Judson Mills)和费斯克(Alan Fiske)等社会学家很久以前已说过,人类同时生活在两个世界:分别被社会规范(Social Norms)和市场规范(Market Norms)所支配的世界。

社会规范的世界建立在我们社会性的本质和对社区的需求上,包括人们回应彼此提出的友善要求,如替别人开门,送一程顺风车,或者帮忙换轮胎,都是社会规范的例子。这类“要求”涉及利益,但这“利益”温暖而模糊,付出一方不会期待即时及对等的回报,如你可能会帮邻居搬沙发,这不表示他必须立即回过来帮你搬沙发,但你和对方都因此感到愉快。< 而市场规范的世界建立在经济市场上。交易涉及可比较的利益,交易者期待即时回报,“利益”再没有温暖而模糊的部分,所有交换都是清晰分明。必须明确,市场关系不一定是邪恶或卑鄙的-它们鼓励自力更生的努力丶创新竞争和个人主义。

普林斯顿大学高等研究院院士丹.艾瑞利(Dan Ariely)在《谁说人是理性的》(Predictably Irrational)一书指出,人类甚麽时候活在甚麽的世界,是由一条单薄的心理界线划分。例 如一位每小时收谘询费$1,000的律师决定为某个社群提供免费法律服务时,可以分文不收;此时,他的心理处于社会规范的模式(Mode)中。有趣的是, 若这社群好意地提出支付一点报酬,比如$100一小时,律师很可能会因看到“$”,心理转换到市场规范模式中,拒绝以低价服务社群。

人与人相处,双方若处于不同的模式,冲突便会发生。 例如男士约会新相识的女士,吃晚饭看过电影后,男人突然拿出一千块现钞予女人,女人或会翻脸走人。因为女方视为社会规范的两性交往被男方当作经济交易,女方不忿自己的感情丶时间和尊严被人以金钱作交换。(当然也可能有女人会马上转换到市场规范模式,风骚地跟男人说:“我不止这个价钱吧!”)

是甚麽因素影响一个社会里的每个个体偏向某个规范模式?

《谁说人是理性的》(Predictably Irrational)书里提到一个经典的社会实验。以色列有家托儿所,家长和托儿所间有种宽松的社会契约,包括对于“接小孩时迟到”的社会规范-家长们为怕孩子放学后等待太久,下班后都匆忙的赶来。这种关爱孩子的责任感,证明家长们的心理是处于社会规范模式中。

实验开始:托儿所决定处罚所有迟到的家长,每迟一分钟罚款若干。惩罚有效吗?完全没有! 家长们迟到的次数和幅度意外地直线上升。家长们既然被罚钱,就可以金钱来决定要不要晚点来接小孩子,而他们往往选择晚到,完全忘了孩子要久候会伤心。罚款把家长的心理从社会模式转移到市场模式中。

真正的故事这时才开始:几周后,托儿所取消罚款方式,期望家长亦重回社会规范中。家长们的内疚感责任心会恢复吗?迟到情况会否改善?一点也没有,甚至还略为恶化!毕竟,家长们衡量迟到后果的标准已经被罚款款项主宰了,脑中对孩子的内疚之心亦被罚款吞噬了,也就是说,此时社会规范与市场规范都被移除。孩子的想念之情丶伤心之感相比之下值多少?没有罚款后也就无从比较,算不出来,于是被遗忘了。

这个实验悲哀地证明了两件事:第一,当经济规范与社会规范同时出现时,社会规范较易被人忽略。第二,人类在某些情况经历过市场规范的支配后,就很难重返社会规范模式。也就是说,那条划分社会规范世界与市场规范世界的心理界线相当薄弱,玫瑰花在枝茎上掉落,就不可能接回去。在社会道德与金钱的互动中,社会道德是如此极脆弱,一旦被市场规范击退,一旦被超越和破坏,将很难重建。这就解释了为何社会一旦放宽了对某种道德标准的执着,情形只会每况愈下。

当大家都习惯了周遭的人和事全以市场规范作首要考虑,人人都在讲钱,说贪念是天性丶本能,为钱而放弃道义操守就变得很正常。比如在十多年前的中国,富豪们找上女大学生,双方的交易都是低调进行,而现在女大学生被包养的情况已越来越公开,女大学生变得主动积极,“被包养”甚至成为她们炫耀的资本,而同辈们对此都见怪不怪,仿佛女性漠视自己的感情和尊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再想想外企在中国的同流合污,最初也许只是寻求公私上的小方便,进而是吃喝玩乐的好处,再之后就摆明车马的钱财来往,最后成了上级下属一起瞒骗总部齐齐分赃(见何清涟:外国商人如何被"中国特色"同化的故事。为四川大地震捐款时,媒体出现捐款排名,出现逼捐,单位企业硬性规定职员捐款,于是企业(或个人)本来在社会规范模式中自觉展示的社会责任与爱心,被转移到 以“$”去衡量的市场规范的世界,于是不难理解,为何有企业拒绝再捐巨资-就好比上述男女约会的例子,一方是以社会规范出发,另一方却以市场规范出发,矛 盾就会产生,即使日后不再有逼捐排名榜,即使企业屈从压力再捐款,原有的道德自觉都可能一去不返。社会一层一层地划破道德底线,越来越明目张胆理直气壮, 以至没有翻身的馀地。

书中提到,活在偏向社会规范社会的人们比较满足丶包容丶有创意丶有趣然而当社会偏向市场规范的模式之中,笑贫不笑娼,人们很容易把被“$$$”盖过的社会规范忘得一干二净,那种快乐纯朴真诚的社会规范世界便会离我们愈来愈远。

如果以色列的家长们都对罚款机制说“不”,可贵的社会价值在家长们中应得以保留下来。关心社会的人,或许一人之力无法改变社会丶政治和传媒生态;但可以做的,是向我们关爱的人指出哪些社会价值正被腐化为经济考虑,要警惕要批评它,向它说“不”,防止它主宰和吞噬社会。

但话说回来,我们始终要记得,至少欧洲在经济发展初期,没有人为了暴发,让毒面包毒牛奶横扫欧洲- 当时他们政治制度及法律管理约束,都不完善。而美国这个当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他们的学生眼中,并不是只有钱,一项调查显示, 98%的美国高中生,都认为诚实是很重要的品格。而中国在“市场经济”这一课中,不过算是个经验尚浅的小学生,何以金钱在中国社会却可以如此强悍所向披靡,社会会变得如此金钱至上,社会道德完全不堪一击?


--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2.feedburner.com/gaopi
搞屁在线代理:https://gaopiproxy.appspot.com
更多翻墙方法:http://wiki.gaopi.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