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1日

郑渊洁忏悔:我吃过一次人肉

我吃过一次人肉。

1975年11月,尚在服兵役的我因病住进部队的一所医院。年轻军人住院,很容易和护士保持融洽的关系,表现这种关系的文学作品挺多,比如海明威。我也没能免俗,和护士们保持了令人满意的关系。护士们对我照顾有加。

一天,一位护士很神秘地跑进我的病房。

"郑渊洁,我给你找了一种大补的东西,你敢吃吗?"她小声问我。

"什么东西?"我问。

"胎盘,这东西特有营养。"

"胎盘?"

"知道胎盘组织液吗?"

"知道。"我说。

胎盘组织液是70年代在中国大陆流行的一种高档保健注射液,某一个时期只有高级干部才能享用。

"胎盘组织液就是从胎盘中提取的,一个胎盘能做好多针胎盘组织液。如果直接吃新鲜胎盘,营养有多大!"护士说。

我觉得她的话有道理。但我有顾虑。

"胎盘算是人肉吧?"我问她。

"胎盘就是胎盘,怎么是人肉呢?"

"如果胎盘不是人肉,它是什么肉?总不能是鸡肉猪肉吧!"

"人肉就人肉,你不要我就给别人了。"

"等会儿,这胎盘是哪儿来的?"

"妇产科的护士给我的,今天上午刚生的。"

胎盘是介于母体的子宫内壁和胎儿之间的圆饼状组织,通过脐带和胎儿相连,是胎儿和母体的主要联系物。《现代汉语词典》如是说。

我决定不放弃这个"大补"的机会。

"我吃。"我告诉她。

几位护士在她们的宿舍里使用煤油炉煮熟了那个胎盘,我心情复杂地吃了这块水煮人肉。

吃了胎盘后,我确实有身强力壮的感觉,但我揣摩那是精神作用,就像今天的人吃甲鱼一样。探寻长生不老和健身的办法是人类孜孜不倦的追求,从秦始皇炼丹到如今满视野的保健食品保健药品保健器械,都是同一个目的。其实,最有利于健康的是好心情。养生的秘诀不是吃什么,而是不吃什么。

吃了那个胎盘后,我的内心深处总有挥之不去的对胎盘主人的负疚感。时至今日,我还会胡思乱想那个今天应该是34岁的婴儿现在何处,也可能我们在大街上曾经擦肩而过。如果我对街上的一个陌生人说,我在34年前吃了你的胎盘,会出现什么情景?

我看过一部外国电影,名字叫《天劫余生》,是根据真事拍摄的。1972年10月13日,一架载有45名乘客(大都是运动员)的飞机坠毁在安第斯山脉,其中
12人当场死亡。24小时后,又有4人冻死。10月21日,当局放弃搜索。10月23日,活着的29人断粮。万般无奈下,他们选择了食用死去的同胞的肉延续生命。数日后,在断定无人会来营救他们后,两个人带上足够的人肉,走出了冰天雪地的安第斯山脉,带回了营救的直升机……

在万不得已下,为了生存,人是会吃先于自己而死的人肉的。对于这种惨不忍睹的场面,我想,大多数人会谅解的。然而,另一种情况,就不会获得人们的原谅了。

二战日军侵华期间,实施南京大屠杀。其时侵略军滥杀无辜,手段残忍,甚至解剖活人和煮食人肉,罄竹难书。

据1998年9月号《北京文学》刊登的署名王毅所著的文章披露,在1966年至1976年期间,广西许多地方流行吃"牛鬼蛇神"的暴行。所谓牛鬼蛇神当时特指"阶级敌人",诸如地富反坏右,诸如走资派。革命群众在光天化日下将活着的"阶级敌人"大卸八块,然后煮熟了美餐。仅在广西武宣县,被吃者竟达一百多人。其中被吃肉后砍头的1人,挖心肝的56人,割生殖器的13人,连同脚底板肉全身上下统统被吃光的18人,活割生剖的7人。在广西武宣县中学,甚至出现了大批学生批斗完教师和校长后,在校园里支起简易炉灶,将校长和教师剖腹脔割后煮熟分食的惨剧。据《广西武宣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事件》记载,1968年6月18日,武宣中学教师吴树芳在批斗中被打死后,肝被烘烤食之。

当今美国有一位大名鼎鼎叫斯蒂芬・金的恐怖小说家,他撰写的恐怖小说风靡欧美,每本书的印数都在百万上下,其收入动辄上亿美元,是全球作家首富。据说,在美国有读者因在深夜读他的恐怖小说导致心脏病发作。这样一位摇钱树作家自然不会被中国大陆出版界视而不见,于是竞相购买他的版权。奇怪的是斯蒂芬・金的最优秀的恐怖小说被翻译到中国大陆后,竟然没有大受欢迎,弄得我们的张开了钱袋准备发财的出版商百思不得其解。我翻阅了斯蒂芬・金的几本恐怖小说,我的感觉是一点儿也不恐怖。比如作品中的主人公的手断了,这也许吓得美国读者心惊肉跳,而对于熟知抗战中日军兽行的中国读者来说,就太小儿科了。恐怖小说不恐怖,自然无法吊读者的胃口。其实,中国人写恐怖小说最有生活素材。恐怖小说大王的桂冠被美国作家摘走,不应该。

还有一种吃人肉不是直接吃,而是间接吃。公款吃喝表面看吃的是鸡鸭鱼肉,实质上吃的却是人肉。中国大陆尚有千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之下,倘若将每年公款吃喝的数百亿元人民币用来改善他们的生活,他们早就脱贫了。公款吃喝吃的都是人肉喝的全是人血。

当我们的老百姓不吃不喝几十年才能买到一套住房时,高房价也是一种吃人肉。

国外也有间接吃人肉的,当年美国盐湖城冬奥会申办委员会为了获得举办冬奥会的资格,甚至出资请国际奥委会的委员嫖娼,更是正宗的"吃"人肉了。

放眼世界,各种各样的吃人方式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应有尽有,隔着几千公里就把你吃了。

好在人类发展到今天已经脱胎换骨,人道主义成为主流,互相关爱互相帮助的场面举目皆是。人吃人的时代渐行渐远。我们赶上了好时候。

我比较关心的是,现在的新生儿的胎盘去了哪里?人的一生中,这是唯一一个从本体剥离的原装肉体,请医院善待它,不可以用其盈利或送人食用。其实,产妇有权利向医院索要婴儿的胎盘,并使用科技手段长期保存,就像将婴儿的胎毛制作成胎毛笔长久保存那样。是否可以用科技手段将胎盘制作成一个盘子,再将胎毛笔挂在盘子上,放在书柜里长久保存。让孩子永远记得生日是母难日。用胎盘制作的盘子就叫"胎盘"。
这是一个商机。

我认为国家也有胎盘。中国的胎盘是万里长城,印度的胎盘是恒河,埃及的胎盘是金字塔,美国的胎盘是首任总统华盛顿……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abae60100gim5.html

--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2.feedburner.com/gaopi
搞屁在线代理:https://gaopiproxy.appspot.com
更多翻墙方法:http://wiki.gaopi.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