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4日

刘晓波:成败论朱镕基

2003年03月

当朱镕基在十届人大上做完最后一次政府工作报告之后,海内外媒体出现了"朱镕基热",海外媒体的评价是毁誉参半,国内媒体则是一片赞美之声,《南方周末》甚至把3月6日的24版全部献给了朱镕基,全面肯定了朱的人格和政绩,基本看不到任何负面评价。由此可见,在中共第三代的诸寡头中,朱镕基的政治生涯似乎最为成功,因为其政绩和民望皆是其他人无法媲美的。然而,我认为,他仍然是独裁制度的"牺牲品",至多是"成功的牺牲品"而已。

表面上看,朱镕基的民望,一方面来自他本身的从政风格--果断、廉洁、亲民、有能力和有责任感,另一方面来自他执掌经济大权十年来的政绩--抑止高通胀、实现软着陆、安渡亚洲金融危机、维持七上八下的高增长、坚决反腐败、精简机构和推动中国加入WTO。而实际上,朱镕基之所以赢得较高的民望,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的畸形制度和民智未开的国情的产物。

一,垄断传媒的报喜不报忧的舆论导向帮忙。在大陆,百姓每天在新闻联播中看到的朱镕基,全部是个性凸出的正面形象,至于朱镕基形象的负面因素,统统在黑幕之后。在大陆媒体上,他主持下的中国经济,除了高增长和国力大增,就是人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和中国国际地位超常加强,而且定语都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而处于警戒线的金融黑洞化、财政赤字化、债务社会化、国企空壳化、腐败制度化、社会两极化、生态污染化、农村凋敝化、城市失业化、道德真空化……他为政风格的另一面--铁碗霸道、刚愎自用、好大喜功、权力狂妄、集权嗜好和经济观念陈旧(计划色彩极浓)……等等,只有一些小骂大帮忙的点缀性报道,百姓自然无法了解真相。


海内外媒体出现了"朱镕基热

二,强人政治的集权时代结束之后,后集权时代的中共第三代普遍趋于平庸化,反衬出有点棱角的朱镕基不那么平庸,特别是与其他两巨头相比--江泽民的轻浮作秀和李鹏的僵化愚蠢--朱镕基就显得有个性、有智慧且务实负责。同时,中共权贵集团的腐败挥霍和官老爷作风的普遍化,也从反面凸出了朱镕基的勤政廉洁亲民。正是这样的对比,才使朱镕基给国内外留下了有能力有气魄的良好印象。即便在朱镕基任期结束、他上任时的承诺大都没有真正兑现的情况下,由于他那掷地有声的个性化语言,在中共高官中过于罕见,所以他那种指天发毒誓的绝决态度,至今仍然是百姓的美好记忆,并变成对他无奈地告别政坛时的一片惋惜之声。

三,独裁体制赋予了高官们以超常的权力,使之能够在没有民意的监督和制约之下,动用巨额国家财政来实现一党及其高官个人的政治偏好,而不必对政策的后果向百姓及民意代表负责。所以,朱镕基能够实施挥霍纳税人财富和透支国家未来的积极财政政策,能够毫无顾忌用歧视性的股市和老百姓的巨额存款挽救国企,能够力排众议地重新垄断粮食流通,能够罔顾中国经济的整体水平而大搞"锦上添花"的政绩工程,比如,他利用总理大权而花巨资在上海建造世界第一条磁悬浮。同时,他也可以大把地花纳税人的钱去贿赂百姓--去为政权稳定灭火、去访贫问苦、去做亲民秀--以购买自己的政绩和美誉。

四,正处于转型之中的中国,其民智也呈现出新旧混杂的局面,被陈旧的"救世主意识"浸泡多年的百姓,还缺乏自主的个人意识、纳税人的权利意识和民众乃政府的"衣食父母"的主人意识,仍然无法摆脱期盼"青天"的政治偏好。近年来,帝王戏在大陆的风靡,正是期盼明君贤臣和等待自上而下恩赐的奴性的最好注脚:"
圣上英明"和"奴才该死"、"皇恩浩荡"和"谢主龙恩"的跪姿,充斥着荧屏,吸引着百姓。这是物质和精神的双重诈取,一种全面的剥夺:先是在物质上诈取民脂民膏,然后再通过施舍在精神上诈取民众的感恩、依赖和驯顺,以保证本末倒置的官民关系之长存--被供养者变成了仁慈的恩人,而供养者却变成了被拯救的群盲。独裁制度的根本特征是"公权力"的私有化,无论是传统的"家天下",还是现代的"党天下",公权力皆由社会公器变成了特权者的牟利私具。"朱青天"对弱势群体的关怀姿态所动用的财政开支,虽然全部自下而上地来自纳税人,却表现为自上而下的政权恩赐,纳税人对政府财政没有与义务对等的权利--质疑权、监督权和否决权。政权开恩,绝非为了社会公益,而是出于一党私利;官员的"青天"情怀,不是公仆服务于衣食父母,而是用衣食父母的税款服务于政权利益,至多是基于"民可载舟亦可覆舟"的工具主义牧羊术。收买和腐败的基因,在官僚、大款和知识精英以及普通民众中的社会性循环复制,使贿赂和收买成为一种生存技术(政权生存和个人生存)和改革的路径依赖。

从这种制度大背景看朱镕基的政治生涯,他至多是这个没落制度的有意而无力的补天者,甚至就是又一个"成功"的牺牲品,其未来的历史地位,将远不如胡耀邦和赵紫阳这样的"失败"的牺牲者。引渡赖昌兴的僵局就更加意味深长:作为朱鎔基式承诺的象征性事件,赖昌兴案所标志的,非但不是一诺千金的总理信用或政府信誉,反而标志着铁碗人物的无可奈何的失败。曾几何时,朱镕基为了显示反腐败的决心,发誓一定要将中国头号走私案的主犯赖昌兴引渡回国,让其接受审判,甚至不惜动用国家财政和许诺不杀。但,言犹在耳的承诺,到今天也已经黯然失色。朱镕基即将无奈地告别政坛,而赖昌兴仍然逍遥在大洋彼岸。
朱镕基之败,非个人的品格和能力之累,而是独裁制度之罪。

--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2.feedburner.com/gaopi
搞屁在线代理:https://gaopiproxy.appspot.com
更多翻墙方法:http://wiki.gaopi.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