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5日

真理点名要求删除:南方周末《国庆之前的北京》

南方周末:国庆之前的北京

(传:真理部点名要求删除原文及评论)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李梁 实习生 王存福 祝莹莹 李耘耕 发自北京 2009-08-19 23:57:18

■ 除了可以想到的武警、便衣、乞讨者、戴着红袖章的大爷大妈,外地人不易想到的小学生、大学生、公务员、出租车司机,也成为与六十周年大庆关系密切的人群。

■“十一”日益临近,北京的发条越拧越紧。六十周年国庆,作为一个宏大的政治仪式,像一根线,牵着众多人、众多单位,以及北京生活的方方面面。

■ 尽管北京致力于成为中国的文化和经济中心,但在此刻,北京告诉你,政治中心才是它的底色。

快满11岁的明明,从来没有起这么早。8月15日凌晨1点,他在闹钟的嗡鸣声中起床、洗漱,然后和妈妈一起出门,赶到集合地,和同学们汇集,等待大巴将他们送到京郊的良乡机场。

明明是北京市海淀实验二小五年级学生,这一天,他要参加国庆游行方阵的大集训。良乡机场是国庆六十周年庆典群众游行队伍的集训地之一。

如果坚持到10月1日,明明将成为10万名国庆游行群众中的一员。他将和小朋友们一起组成“星星火炬”方阵,手摇鲜花编织的花环,用稚嫩的嗓音喊起规定的口号,然后在国家领导人的目光中,蹦蹦跳跳地走过天安门。

今年是国庆六十周年,秉承十年一大庆的传统,一场规模空前的阅兵式和群众游行即将上演。倒计时的日子里,这座城市的发条越拧越紧。

群众游行“大集训”

凌晨4点,明明和同学们到达良乡机场,等待他们的是上万人的盛大集结场面。他们每人领到了一份早餐一条长裤,而后耐心地等待组织集结。

据报道,今年国庆将有10万人参加游行,共计46个方阵,大概是和平时期最为庞大的集体活动之一。游行队伍中,相当一部分是学生。备受瞩目的北京大学,参加国庆游行的大学生有3600名。

参加游行的大学生们暑假要留京集训,学习群众游行的各项“规矩”。可一些学校通知较晚,部分参训学生已订好离京回家的车票。北京铁路局决定网开一面,在各站设立“学生退票专口”,不收取退票费。

游行队伍还包括千名来自中直机关和北京市直机关的干部。一位北京市直单位的公务员告诉本报记者,单位领导们在各处室反复做工作,最终抽调了一些年轻人。进入名单的人,都经过严格政审,要求登记包括身份证号、私人住址在内的详细个人信息。

8月15日的大集训是一场“万人预演”。或因人太多路难行,参加大集训的人们,在交通上享受了高级待遇。一位参加游行的学生在网上得意地写道,在去机场的路上,“无论是四环五环六环还是高速,入口全部被警车挡住,等我们车队通过后才放行。路上无论红灯绿灯,一律以我们通过为准!”

清晨的风中,参加大集训的人们手持花束,随着队伍缓慢蠕动,等待入场。主席台方向,传来了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讲话的声音,以及录制而成的长时间的掌声。

一位参加训练的某校大学生说,训练主要是两项内容,一是齐步走;二是手上动作。各个学校方阵都不一样。他们手持太阳花,北大拿的是风车和棒子,首体举着篮球,北京科技大学拿着太阳能板,民族大学的更有意思,“他们是跳着走过去的!”

因为人太多,队伍组织的时间,往往要比训练的时间长。一位干部参加者清晨6时到达目的地,又等了两个小时后才轮到走场。而彩排最关键之处,不过是走过主席台的那几步,“不到五分钟就完事了”。

训练的辛苦自不待言。因为大多数时候是站着,明明在偌大的机场上走了两趟就气喘吁吁。但他还是蛮高兴的——如果没有这次训练,他的假期肯定要在海淀的某个补习班度过了。

大学生们也不赖,一些学生饭卡上突然多了300元钱,一些学生拿到了50元一天的补助,“几乎可以算是兼职了”。

在某校论坛上,有同学写道:“火热的七月,挥洒的汗水,付出的艰辛,献出的精彩……”

训练还将持续到国庆前夕。队伍最后将转换场地,进行一次更加逼真的彩排。像这样的预演还将进行数次。

安保:超常规的手段和力度

放假的学生们有时间每天排练,可出租车司机廖明俊师傅还得每天出车拉客。不过现在他们脑中同样绷紧了弦——遇见来路不明、行踪可疑之人,要迅速向警方报告。不久前,北京各出租车公司召集司机开大会,要求司机们国庆期间更加注重安全,尤其是在经过长安街的时候,对某些客人多留个心眼,“必要时尽量配合警方”。

一切有如昨日重现——奥运会的安保措施,在人们的记忆里还未远去,今年又重新出山。

北京市公安局启动了“惊雷行动”,“最大限度地将刑警便衣”,投入到“国庆庆典活动、重要敏感地区、繁华商业街区、各大旅游景点、公交车站”等地。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政委王新元宣布,行动参照奥运标准,采用“超常规的手段和力度”。

为保障国庆活动中的无线电设备使用安全,北京无线电管理局正在对全市的无线电对讲机、业余无线电台、校园广播、在用寻呼台全面清理整顿,重点是天安门周边、长安街沿线及阅兵村附近的无线电设备。

高档酒店等涉外单位,也受到全面检查。据称,一天上午,一组公安局检查人员出现在王府井北口附近的皇冠假日酒店大堂。他们发现前台“外国人登记存在格式不符、英文名字过于潦草”等问题,要求工作人员迅速更正。



天安门是安保的核心地带。8月17日上午,本报记者从天安门东站下车,然后绕道天安门西的地下通道,前往天安门广场,不到15分钟的路程,记者随身携带的电脑包被检查了三遍。

广场上每隔十多米,就有武警和便衣来回踱步,目光四射。天安门广场东路和西路上每隔2像奥运期间一样,安保的另一支重要力量,是普通居民的“群防群治”。80万操着地道北京话的北京居民,戴着红袖章,将成为社区安保工作的主力军。

8月18日,朝内小区里,五六位戴红袖章的大爷大妈们坐在树下一边聊天,一边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最重要的是声势!”一位大爷说。

北京城外,安检也比过去大为严格。在河北邯郸和北京之间来回奔走的徐先生对本报记者说,河北进京高速公路的收费站,也出现了一些安检设备。为配合北京安保,河北已提出筑牢“三道防线”。

整修“夜以继日”

有着“节日盛装”情结的北京,因为政治节日的临近,或者正在整修翻新,或者已经焕然一新。北京今年夏天出奇地炎热,但工程人员整修翻新的高效率同样令人惊奇。天安门城楼已经完成了修缮——城楼上的60根朱红色通天圆柱和36扇朱红菱花门扉,经过重新油饰后光亮一新,菱花窗格栅也重新贴金。

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止,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清洗装修尚未完成。从8月10日起,人民英雄纪念碑就被脚手架包了起来。

天安门前,不仅有修,还有建。40余日前,在它的东南侧,出现了一间新邮局。邮局主要向游客销售5980元的《共和国珍邮》和4960元的《开国大典》和众多的纪念币等。8月17日上午,一位游客要求邮寄一本书,工作人员摆手:“邮寄东西请到正义路邮局,这里只寄平信。”

北京的修缮工程中,规模最大的,当属长安街大修。天安门广场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修主要是拓宽路面,同时加强路面抗碾压、防滑和减噪能力——10月1日,这条路将迎来排山倒海的士兵方阵,经受坦克、导弹等各式重型武器的辗压考验。

事实上,长安街的整修今年3月就开始了。长安街沿线的上班族们,至少有一两个月不得不从坑坑洼洼的人行道上走过——那上面的砖块全部被挖开,落脚之处尘土飞扬。但是某一天,许多人惊奇地发现,人行道上铺起了整整齐齐的灰色新砖块;而宽阔的长安街路面,不知什么时候迅速铺上了一层柏油。

忙于整修的不仅仅是那些贴有政治标签的建筑物,为了迎接国庆,北京相关部门检测、整修的目标,还延伸到电力,乃至120急救系统,都是。

北京市电力公司也为供电的安全做了各种准备。电力专家们造访了北京饭店、北京电视台、火车站等多家重要单位,对他们的用电安全进行评估,确保国庆期间的用电安全。

北京市120急救中心的急救车,最近全部配备了一个新玩意:滴眼壶。急救中心副主任万立冬向媒体解释说,国庆庆典活动当日,可能会有燃放未尽的烟火残渣从空中落下,伤害到观赏者的眼部,所以在急救车内配备滴眼壶,以方便治疗。

消失的和离开的

六十周年国庆,作为一个宏大的政治仪式,像一根线,牵着众多人,众多单位,以及北京生活的方方面面。

北京各大单位,除完成上级任务外,都在组织各类庆祝联欢活动,忙得不亦乐乎。比如北京一所师范大学的一些行政官员和教师,最近就忙着参加国庆60年歌咏比赛训练。他们“四五点快下班时去练两三个小时”,反复练习《红星闪闪》、《心中想念毛主席》和《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等歌曲。

北京各个街道都在忙活。西城区展览路街道办事处工委书记康莉,最近的会特别多,“多多少少都和国庆有关系”。

也有闲下来的。北京的一家国际机构,将其8到10月初在北京的大型活动悉数取消。10月初,他们原本有一个关于某项社会问题的全球倡导活动,中国是重要国家之一,但为了不和国庆节的喜庆氛围冲突,最终决定另择吉日。

8月18日,在建外SOHO工作的张先生去永安里小区吃饭,发现一大群人围在一起。他上前一看究竟:5个城管正在对一家小吃摊进行政策说教,要他拆除搭在路边的棚户。“国庆来了!”城管说。永安里小吃街上,很多小吃摊主已把厨具搬到了屋内。

活跃在地铁车厢和长安街地下通道的乞讨卖艺者,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摆地摊卖各种小物件的小贩们。不过,国贸的上班族们从地下通道经过,仍然能偶尔听到一两个长发青年对着吉他长吁短叹。

在北京南站附近的“上访村”,一位长期在某机关信访办公室胡同口卖东西的摊主告诉本报记者,近日前来上访排队的人数大大减少。这个信访办公室的绿色大门紧闭,几个上访者在门口席地而卧,一位来自河南省的张姓老人,正在抄录信访办门前的《来访人员须知》。

更多的人想在国庆离开北京——今年国庆和中秋联合放假,将出现8天的“史上最长的黄金周”。一些北京人有感于北京拥挤的人流,计划出国度假。京城各大旅行社都推出国庆出境游,寄望通过国庆黄金周大赚一把。

在国贸一家销售公司上班的赵云,正在和她的老公筹划去越南旅游。“建国60年大庆是大喜事。不过我就不掺和了,今年工作太累,准备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明明和他的爸妈,可不会有赵云这样洒脱。负责训练组织的老师已经跟每个参加训练的小朋友们打了招呼:“尽量不要出京哦!”老师话说得很重:“这次训练是国家的大事,关系到你们的荣誉!”

老师没明说,但聪明的明明已经意识到,和那些不参加集训的同学比,参加训练的同学,在来年“三好学生”、“优秀”称号评比上,肯定要占优势。

明明很希望能够上电视,这是他对这次游行的最大期待。但在8月15日大合练这一天,明明站在长长的机场跑道上,看着前后黑压压的人群。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即使上了电视,也不过是人山人海中一个黑乎乎的脑袋而已。

(文中明明为化名。本报记者赵凌、沈亮对此文亦有贡献,谨致谢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