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1日

纽约时报称中国实行网络实名制 国新办否认

网络实名制悄然实行?

据外媒报道,从8月初开始,部分新闻网站,要求网民提供真实姓名和身份证件号码注册后方能发帖,对此,《纽约时报》解读为中国已经悄然实行实名制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梁辉发自北京 中国网民数量超过3亿,网民在互联网上掀起的舆论声浪,拥有不容小觑的影响力,以至于上至中央高层,下到基层干部,都高度重视网络舆论的动向,并视之为倾听民意的重要渠道。

但是不得不承认,互联网上不时流传的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亦给社会造成了极其负面的影响,管理者因此头痛不已,但管制互联网显然会触动网民的敏感神经,并且会被不负责任的西方媒体戴上“压制言论自由”的高帽子。

争议已久的网络实名制,就是这样一个敏感的话题。日前,一则“出口转内销”的消息,再次在国内泛起波澜。美国《纽约时报》9月5日报道称,中国主要新闻网站已经悄然实行实名制。但这一报道遭到了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否认。一场围绕网络实名制的争论再次泛起尘埃。

网络实名制再成关注点

《纽约时报》报道说,从8月初开始,部分新闻网站,开始要求新注册网民提供真实姓名和身份证件号码。报道转述这些网站的高级编辑的话说,7月底,有关方面发文要求新注册的网民实行实名制。

9月8日,《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就上述报道向国新办求证,国新办工作人员明确回复说,外媒所报道的网络实名制不符合事实,“只是注册,不是实名制,这也是国际惯例”。这位工作人员补充说,网民在注册时可以用网名,仅是增加了一道注册环节,用来减少一些网民和机构发布不负责任的言论。“这是最官方的说法,”国新办这位工作人员向本报强调。

早在8月1日,香港《大公报》转述一名南京市官员的话说,国新办7月27日下发了一份通知,要求各新闻网站取消现行的新闻稿件匿名跟帖或发帖功能,转而实施实名注册登陆制度,经过验证后网民才可发帖,并且发表的言论需要经过审核方可发表。据称,实行这一制度的目的是要求网民对自己发表的网络言论承担社会责任。

“政府肯定是想推行实名制,但是操作的难度很大。”国内一家颇具影响力的主流网站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按照通知要求,所有网站都需要实行注册制。但实际上目前仅限于时政类新闻留言板、论坛,生活类的并没有执行注册制,注册可以用网名。

至于有些网站在注册时有“填写身份证件号码”一栏,这位负责人透露,这只是一个形式,随意填写一个号码即可注册成功,因为网站系统并未与公安部的身份证查询系统联接。

社会各界看法各异

围绕网络实名制的争论,这远非第一次,在此问题上,政府、学界以及民间的观点不尽相同,甚至针锋相对。

最近一次争论高潮出现在今年5月份,当时杭州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一部极具争议的地方性法规,要求从今年5月1日起,发帖、写博、网游都要提供有效的身份证明。但令人尴尬的是,该法规一出台随即被束之高阁,引起的反对声音更是持续不断。

一位熟悉情况的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其实管理者内部也存在不同声音,更多的意见倾向于推行网络实名制,这自然是出于方便管理的考虑,但也有意见认为网络舆论重在引导,而并非一味限制。今年以来,发生的云南“躲猫猫”、上海“楼脆脆”、杭州“七十码”事件,都令政府更为深切地认识到重视网络舆论的现实必要性。

那位接受本报采访的网站人士则认为“网络实名制有利有弊”,一方面,对于网站来说,实行注册制度可以方便对网民的管理,有了固定用户名的网民发言也会更有责任感,可防止和减少一些情绪化的言论;但另一方面注册的方式会让网民发表言论不那么方便,对于网站的访问量也有一定的影响。

推行实名制尚需共识

事实上,网络实名制也形成了一种趋势。一些以实名制方式运作的网站,比如博联社、中国价值网等,都取得了不小的成功。

作为国内网络实名制的开创者,博联社总裁马晓霖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坚持认为“实名制是大势所趋”。他以韩国的网络实名制为例,直言“韩国走过的路我们一定会走”。

然而,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员史安斌则认为,韩国国情跟中国不同,韩国民众因此对网络实名制不太敏感。

据了解,在韩国大的报社网站、门户网站,网民注册时都需要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实行实名制的理由是制止网络上发生的大量流言蜚语。身居韩国的中国学者詹德斌告诉本报记者,韩国实行网络实名制还可以起到规范选举秩序的作用,在选举期间的某个时间段,禁止公民在网络上大量发帖支持某一候选人。这样可以防止某些势力操作舆情影响选民的投票倾向。

但史安斌认为,网络实名限制了网民的言论自由,与传统媒体相比,网络新媒体的突出特点就是匿名性,它可以让更多的民众参与进来,有利于形成媒体的多元化格局。“如果要推行,必须首先听取民众的意见,从上到下形成社会共识。”

来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