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1日

萧瀚:为什么我还是不要孩子?

八年前的2001年,我写过一篇《为什么我不要孩子》(见附录,2001年6月8日发在中评网,署名“苦丁茶“,那是我在2003年前一直用的笔名),文中举了若干理由,表明我自己,不要孩子才对得起孩子。

以天性论,我愛孩子,一大群人出去玩,我总是跟孩子们玩得最好,他们也喜欢我。数年前,周国平先生的女儿啾啾,那时候她才六七岁,就曾经跟她爸爸说:“萧瀚叔叔是我最好的大朋友。”——当然,现在还是。我一直将这句话作为最高荣耀——我很自恋地认为,她说出了我认识的许多孩子的心声:)。

多年来,要孩子,不要孩子,这样的想法反反复复,说实话,结不结婚并不涉及这个问题,虽然为了给孩子完整的愛,稳定的家庭是必须的。不过,自从去年汶川地震以及三鹿事件之后,不要孩子的念头再次重占上风,我还是不要孩子。

我又看了一遍八年前那篇文字,文中列举的不要孩子理由不但没有任何改善,许多方面似乎更加变本加厉,看来,还是不能要孩子。

是啊,让孩子出生在中国实在风险太高:

1. 如果要孩子,至少要两个以上,可是斧头帮说,你的生育权老子计划了,最多生一个,你怎么办?

2. 你给孩子吃什么,你自己知道吗?三鹿事件表明,你不知道。等你知道的时候,别说孩子,你这整个家可能都要完蛋了。

3. 你给孩子住什么?来个地震,你家房子塌了,最不该塌的校舍也塌了,孩子被埋在废墟里,你敢让孩子住在中国官僚盖的房子里吗?

4. 你给孩子穿什么?校服很难看还有毒,两天后,孩子说痒痒,两月后,孩子进了医院……

5. 你给孩子呼吸什么?空气?这么脏的空气也是用来呼吸的吗?过几天一查身体,肺黑了……

6. 你给孩子喝什么?水?水里有蓝藻,还有……过几天一查,铅超标了……

7. 你怎么教孩子?周围都是谎言,只有撒谎才有活路,你教孩子要诚实,你于心何忍?

8. 你怎么教孩子?懦夫遍地——我自己就是,你教孩子要勇敢,这不胡扯吗?

9. 你怎么教孩子?公共事务没几个人理睬,你教孩子要正直,这不是太残忍了吗?

10. 你怎么教孩子?这个国家热衷暴力,你教孩子要仁慈,孩子听得进去吗?

11. 你怎么教孩子?热愛自由?好吧,你进监狱去;热愛民主?也进监狱去;热愛祖国?那你就得反对政府,给你判颠覆罪,也进监狱去……总之,一个大写的人,主要去处只有监狱和坟墓。

12. 你怎么教孩子?把孩子送进脑残培养中心?——在中国叫做学校!

13. 你怎么教孩子?把孩子送进奴才培训中心?——在中国叫做学校!

14. 你怎么教孩子?让孩子学习知识?——学校说先学习毛邓三,然后去大街广场跳斧头舞,你愿意吗?

15. 你让孩子一个人上学吗?人贩子就等在校门口!他被卖到山西挖煤、做砖,为奴隶制做贡献去了。

16. 孩子上大学了,他要为国家的进步呐喊,于是他在广场被拖拉机碾了,被斧头砍了,你连骨灰都拿不到,你拿到一张纸,上面写着暴徒两字,是的,开拖拉机的不是暴徒,抡斧头的也不是暴徒,但你那死去的孩子是暴徒。

17. 孩子长大了,你让伊一个人出门吗?有人半夜飙车,孩子没了,肇事者判了三年,出来以后说不定还可以飙车,反正他家买得起车!买得起刑,买得起斑马线!

18. 孩子长大了,到别的城市去工作了,他被警察带走了,他被孙志刚了,他被心脏病了,他被躲猫猫了,他被自杀了,他被俯卧撑了,他被……反正那么多年你白养了,你得做好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理准备……

19. 孩子长大了,被警察带走了,遍体鳞伤之后,他被聂树斌了,被佘祥林了,被……

20. 孩子长大了,他组织了个NGO,为老百姓说话,为结石宝宝说话,于是被取缔了,他被许志永了,他只是个做出纳的,结果被庄璐了……

21. 孩子长大了,他想为这个国家做点事,于是他被杨子立了,被刘晓波了,被胡佳了,被查建国了,被王天成了,被胡石根了……

22. 孩子长大了,他想为国家做点事,于是他被王丹了,被王军涛了,被胡平了,被魏京生了……

23. 孩子长大了,他做官去了,官做得很大很大,他想为国家做点事,于是他被胡耀邦了,被赵紫阳了,被鲍彤了……

24. 孩子长大了,……没办法,只好出国了,老外对他很客气,心底里却说:“你来自中国。”

……

做个中国人,我怎能不觉得耻辱?我没法像个人一样地活着。对于那些以做中国人为荣的人我是很佩服的,我真不知道做这民族的一员有什么值得自豪的,那些一说起中华民族就热泪盈眶的人们,请你们告诉我一个连婴儿都不肯放过的民族,我怎么为她自豪?一个溺婴的民族,我怎么为她自豪?一个罪恶累累不思悔改的民族,我怎么为她自豪?

这片土地被斧头帮劫持,你们和我一样,我的孩子也会和我一样,做斧头帮的人质,做斧头帮的奴隶,作为人,我们能达到的最高人格境界是不做奴才,基本身份是奴隶这一点一时还改不了——自由人都在监狱或坟墓里。

如果我把孩子培养成了一个公民,一个自由人,也许痛苦在等待着伊,甚至监狱和坟墓在等待着伊;如果我让孩子随波逐流——我的孩子怎么可以成为那样的人?

看来,我还是没法要孩子。许多中国家长常常会对孩子脱口而出:“希望都寄托在你们身上了。”我以为这句话是最混蛋的话之一。孩子不是用来给大人们寄托希望用的,你有希望自己去争取、去努力,只有懒汉和懦夫,才把自己该负的责任推给孩子,可以想象中国人几千年来就是在这种“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的懦夫和懒汉思维,才把这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

所以,我还是没法要孩子,等着我争取到了自由,等着我能够让自己堂堂正正地活着,能够站直了走路,大部分中国人不再用膝盖生活的时候,我才有可能给孩子提供最起码的人之为人的成长环境——最低底线是马列毛邓三滚出学校以及任何洗脑液滚出学校的时候,那时候我再要孩子吧……

2009年9月11日三聚氰胺事件一周年於追遠堂


附录:

我为什么不要孩子?

苦丁茶

要一个孩子意味着我将与一个还不会独立生活却拥有独立人格的人生活在一起,我必须对他(她)负养育之责,所谓养育就是不但要养,还要育,光给他吃饱穿暖还不行,还得培育,帮助他在精神上成长,成人后生活幸福。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孩子,而且非常喜欢,我也渴望要个孩子,可是思虑良久,我还是决定不要孩子,原因如下:

据说现在的环境已经很糟糕,咱们的日用食品给孩子吃,谁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

孩子需要教育,让他上学?那不知所云的语文教材也能够让他学会真正的汉语?那充斥了意识形态陈词滥调的政治教材也能够作为培养人来使用?那充满了谎言的历史教材也能够给孩子以正常的历史知识?数学、物理、化学倒也可以学一学,可是在那种环境下,孩子学到了一点知识,却失去了真正的人格培养。

既然不上学那就自己教?自己教可能是个办法,但是孩子的成长并不应该仅仅局限在父母身边,无论是科普知识的获得,还是人生经验的积累,都需要让孩子与社会接触,学校就是个社会,孩子脱离这个社会后,其人格培养必定艰难,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如果我教孩子做人应该诚实,可是社会却处处告诫人们诚实会吃亏,是愚蠢的,我该怎么教孩子?

如果我教孩子做人要坚持一些基本的原则,可是社会除了让他知道钱就是最高的原则,从来没有让他见过别的原则,他会相信我说的原则吗?

如果我教孩子人应该有正义感,可是社会却处处告诉人们只有傻帽才管别人的事儿,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都是废话,谁当真,谁就是蠢驴,我该怎么教孩子?

如果我教孩子要有信仰,可是社会说你那是唯心主义,所有的宗教都是骗人的把戏,我说:"孩子,你别管社会怎么说,你听我的。"他会听我的吗?如果他真的信仰了一个伟大的宗教,他不是太孤独了吗?我如何为他的孤独和痛苦负责?

如果我教孩子应该追求自由,可是在这个国家里生存的人连迁徙自由的权利都没有,万一他哪天被作“盲流”抓起来了,我对得起他吗?如果他不幸有了一点思想,他想说话--仅仅说几句真话就被作为思想犯抓起来了,我对得起他吗?如果他为自由去奋斗,万一被逮捕、被刑求、被判刑、被枪毙,枪毙之前割掉喉管,或者用竹签将舌头与嘴巴钉住,或者不打麻药取掉肾脏,枪毙之后刽子手上我家收子弹费,我对得起他吗?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如果孩子都能够听我的话去做,他在这个社会上还能立足吗?如果他都按照社会的要求去尔虞我诈,游刃有余,或者什么也不做,像我、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地生活,那生他干什么?

我只好不要孩子,尽管我与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热爱孩子…

2001年4月5日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a2c160100ft9r.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