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1日

国家的弃儿:献给9.11结石宝宝周年纪念日

作者:冉云飞

冉按:这是为今日结石宝宝受害周年纪念而写的专文,首发于陈奎德兄主政的“纵览中国”。在此,谨向以赵连海为首的结石宝宝家长不屈扰的争取自己权利的努力,表达我的敬意。今晨又看到一则残害青少年的新闻“多省‘毒疫苗’学生家长集体到卫生部上访受挫。”实在是令人愤怒。以后有暇再写一篇《中国残害青少年方法举隅》,以便看看官方是如何放纵并参与这些恶行的。2009年9月11日7:56分于成都



这个国家对儿童的愚弄与残害,由来已久,并非始自今日,可谓古已有之,于今为烈。古代的课本不说了,就是今天的课本也有诸多不堪之处。愚民教育是我们教育的底色,外表上的光鲜掩忽不住那愚民的核心。许多成人之所以没有权利意识,不知做人的权利和尊严如何受到侵犯,其原因在于我们的教育使他们始终处于蒙昧之中而不自知。

从我第一课所学的“毛主席万岁”到女儿第一课所学的“长大为人民立功劳”——前者显性欺骗,后者隐性愚弄——中间相隔三十年,其实质没有根本的变化。这几年为了搞教育的大一统,奉行党国至上的教育理念,教育部每年开学都通过中央电视台播送“开学第一课”。尢其是今年建国六十周年的大庆,更是搞得声势浩大,2亿2千万中小学生在同一时刻通过电视、视频接受“爱国主义教育”,被中国媒体称为“史上最牛第一课”。由于国家被没有制衡的一党完全操控,所以爱国主义这几十年来在中国完全变成了热爱党和特殊利益集团的代名词,成为愚民教育的核心。爱国主义成了权力操控集团绑架国家而愚弄学生、民众的成功方式,所以尽管爱国主义教育充斥着假、大、空的内容,但官方对此依旧乐此不疲。

学校教育被党化教育所笼罩、浸淫,其毒害相当大,教育不中立,从小接受有害的教育,有的人哪怕读了大学乃至读了博士,也终身被愚弄而不自知。换言之,官方要的教育效果就是,把你卖了,你还帮着他数钱,这就是他那么起劲灌输给你假大空爱国主义的原因。我们不要忘记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的教导:“任何专制国家的教育目的,都是在极力降低国民的心智”。



应试教育不仅把脑子学坏,而且还把身体弄得羸弱不堪,学生眼睛近视比率越来越高。不特如此,教育不公,造成城乡及各地教育资源分配不均,从而形成先天的歧视。前不久一位十四岁的女孩就是因为没有所在地的户口不能上学,而自杀身亡,这样悲惨的例子并非个案。人挪活,树挪死,飞鸟尚且有迁徙自由,但作为大活人却没有迁徙的自由:要么像石头一样固定在一个地方,要么稍一活动就会暂住在中国。不客气地说,中国的户籍制度是连鸟都不如的非人道制度。

一方面各级政府大肆贪污,另一方面教育投入所占GDP连世界的平均水平都不到,长年在3%以下,甚至连非洲穷国加蓬的教育投入都不如。一方面用马太效应建设少量较好的所谓重点学校,以掩盖教育整体上的贫敝,另一方面又加速制造“普九教育”达标的假相。在投入不足的情形下,各级政府为了应付上面的压力而造假,终至在硬件建设如校舍建设上造成许多不合格的危房,就连广东这样的经济发达省份也不能幸免。而遇到像5.12这样的天灾,就会使人祸的威力加倍放大,从而因豆腐渣校舍而致大批学生死亡。谭作人和谢贻卉初步调查出在5.12大地震中五千多的死难学生(这名单尚不全面)里,有大约53%的学生死难与豆腐渣校舍的倒塌有关。官方害怕这样接近真相的调查,引来更多死难学生家长的正当维权,于是藉口谭作人纪念六四而将他拘捕系狱。

建筑师刘家琨说:“对普通生命的珍视是民族复兴的基础”,因此他在建胡慧珊纪念馆时,就特别看重胡母刘莉所珍藏的一系列与胡慧珊有关的小物件如脐带等,令人感到生命的尊重。《劫后天府泪纵横》里有一位母亲说,祖国的花朵,这比喻倒是好。但天底下哪有如此摧残花朵而不受任何追究的政府呢?艾晓明拍的《我们的娃娃》里,一位家长给死去的孩子烧纸钱时沉痛地叫孩子来世不要投胎到中国。那声声凄苦的“不要投胎到中国,你听到没有?你听到没有?!”无异于昭示这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耻辱。正如有人说,中国风险太大,投胎需谨慎。对于死难学生家长的正当维权遭受政府打压,网友暗夜行路曾说:“当他们连起码的善行都无法容忍,当他们连起码的人性都无法顾及,当他们连悲伤的泪水也要视作洪水,当他们连最基本的事实也要歪曲,这个时候,他们一定是疯了”。



大一点的学生特别是长得漂亮一点的女学生,被学校弄去陪来检查工作的上级领导,这已不是什么新闻。至于中小学夹道欢迎各级领导的来访,也被视为当然之事。更有甚者,某商家开业学生也被弄去无偿服务,雨坝地里、太阳底下被淋洒,在冬天里被弄得“美丽冻人”的自然是祖国的花朵,而训话的领导们则在阳伞下、荫凉处、空调房里享受一切"公仆"待遇。有次连作家贾平凹也被弄到了领导们检阅花朵们的主席台上,让花朵们大受其累,令舆论哗然。

前不久花朵们被弄到人民大会堂给领导们表演,表演结束出来在下雨,却被管理人民大会堂的人以保护领导的安全为由,不让学生再回到檐栏下避雨。你当然有理由为此生气,但这绝不是花朵们最惨的经历。花朵们的非正常死亡不计其数,但最令愤慨,且当“永垂不朽”的是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发生大火,陪同上级领导观看学生表演的当地领导在大火中喊出的“让领导先走”的无耻口号。官本位至上以及作为下属的奴才本性,使得下级官员在上级领导面前丧失对年幼生命的起码尊重,从而使288名正值花季的学生被大火活活烧死,不少老师也因此殉难。

无独有偶,因警察玩忽职守,视生命若草芥,把吸毒的母亲带走拘押,从而让无人照看的三岁的李思怡活活饿死在家中。接下来是沙兰镇的孩子惨死在水灾中,接着便是许多儿童被拐卖到山西及各地黑砖窑作为童工,使不少儿童受到非人的折磨。许多父母为到黑砖窑去寻找自己的孩子吃尽苦头、受尽威胁,而孩子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正因为如此,民谣歌手周云蓬兄创作和演唱了这首必将不朽的《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来控诉这种悲惨的现实。有一天我正在听这首歌的时候,小女问我所听何歌,答曰: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她认为极其感人,便推荐给同学们听。同学们听后悲伤不已,不少人抹眼泪啜泣,有的甚至嚎啕大哭。

后来周云蓬到成都小酒馆做巡回演唱,我们一家甚为期待。小女知道我跟周兄有交情,于是叫我一定要带她去听他的演唱。后来我们一家人请周兄等人小酌,她为得到周叔叔的签名碟而高兴,我想这是孩子对周云蓬的奖赏。中国的父母和孩子都应该记住,有一首沉痛的歌叫做“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而创作和演唱这首歌的是一位九岁即盲的歌手周云蓬,他的爱比许多外表健康的中国人都要正常而深沉。



在我们这个国家,儿童杀手何其多也,今年我们又知道了另一个孩子们的杀手,它的名字叫血铅中毒。其实早在2001年北京和山西做过零至六岁儿童血铅含量的调查,北京儿童血铅含量超标三成五,而山西则超标高达六成四,只是没有引起媒体的注意而已。据专家研究,全国儿童平均血铅超标达三成,这对人数庞大的中国儿童来说是个多么可怕的杀手!而血铅超标达三成,其数量可达几千万甚至上亿,真是令人触目惊心。

据科学研究,血铅超标中毒,其主要原因如下:工业污染、含铅汽油、学习用品和玩具、食物、水和土壤等方面。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生活范围,囊括生存的各个方面,灾难如此笼罩,儿童真是无所逃逸于天地间。儿童越小,其受血铅侵害更烈。就血铅超标中毒的比例,小孩是成人的18倍,其后果是儿童大脑发育出现严重的问题,影响智商乃至生存,严重者会使大脑失去指挥能力以至脑瘫。如果血铅超标中毒得不到有效的治理,就会给整个社会生产大批智残儿童,成人后无法自食其力,累及个人幸福,增加家庭和整个社会的负担。

由于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严重,食物、水、土壤受到的污染越来越广泛,今年曝陕西、湖南、云南出现较大规模的儿童血铅超标中毒事件。陕西凤翔、湖南武岗、云南通川三地的血铅中毒,均与环境污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除了云南通川后来说与当地企业污染无关、没有200人中毒之事外,陕西和湖南的血铅中毒,都是当地企业对生活环境破坏所造成的。特别是湖南武岗血铅超标中毒儿童竟多达1300多人,可以想见国在山河破的情况有多么严重。

为了政绩和官帽,同时也为了自己贪污腐败有更多的资源性渠道,各级政府官员们,不顾惜环境,不考虑子孙后代,更不顾念给后来的执政者撂下许多烂摊子。虽然像血铅超标中毒这样的事,目前只在陕西、湖南、云南三地曝出来,并不表明其它地方就没有,只是侥幸未被暴露出来罢了。由于耗尽资源的破坏性发展,中国各地的环境灾难到了大规模爆发的时候,癌症村、血铅中毒村等与各种疾病名字挂钩的村名,将会层出不穷,由此而生的社会冲突已处于频发期,其中的主要受害者便是青少年儿童。



如今中国的青少年儿童死法真多:因没户口,读不到书,上吊自杀;有的学生因豆腐渣工程而导致的学校危房而被砸死;有血铅超标中毒而被毒死;有被应试教育逼得跳楼而死;还有水淹、火烧、饿死等,总之指不胜屈。至于致病诱因,就更是多到不可胜数,连吃婴幼儿奶粉也可把全国29万6千婴幼儿吃出肾结石,这就是著名的三鹿奶粉(尚有其它奶粉)事件。

奶粉里发现三聚氰胺超标,已是八、九年前的事,但由于那时媒体的关注度不够,且危害人数没有这样多,故不如去年三鹿奶粉事件的影响大。由于三鹿奶粉价格相对较便宜,成为不少城镇和农村婴幼儿的消费品,其销售面比较宽广,故多数婴幼儿由食用三鹿奶粉致病。三鹿奶粉致病的婴幼儿一般都是低收入阶层,故造成的社会危害和震荡成本也相对较高。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大部分吃三鹿奶粉致病的婴幼儿,其父母抗社会风险的能力本来就比较弱。加上厂方和官方害怕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除已死者的赔偿外,患者的冶疗则限制在三岁以下,所以那些三岁以上的患者都没能得到有效的照顾,人为地造成了诸多不公。即令是得到医治的患儿,也因每个地方的重视程度不一样而差别不小。

非常小的孩子因吃奶粉就出现这样的灾祸,致使患儿痛苦不堪,许多家长痛不欲生,有的家庭因高额的医治费用而倾家荡产。更令患儿家长愤怒的是,他们联合起来找厂家要说法要赔偿,竟然被各地的政府阻止拦截,合法的索赔遭受诸种打压,这使得他们心力憔悴、危机重重。当他们聘请律师走法律渠道解决问题的时候,连所聘的律师也受到各地主管机构的恐吓威胁。好不容易有许志永领导的公盟机构出来为患儿主持公道,并在索赔方面给予患儿家长一定的帮助,但公盟机构却在这过程中遭受许多打压,以至许志永曾经被抓,公盟最终被迫解散。

在此种情形下,许多患儿家长聚集起来创办网站,将患儿的诸种信息公布出来,以期引起社会各届良知人士的关注。患儿家长中,赵连海、蒋亚林等做了大量的工作,尤其是赵连海为各地患儿家长呼吁,维护结石宝宝网站、经营结石宝宝文化衫、组织为患儿捐款、组织各种签名活动等,堪称结石宝宝维权家长的主心骨。结石宝宝网站曾经被黑,淘宝网上结石宝宝衬衫店已于近期被迫关闭,频繁被公安、国保请喝茶请谈话,个中辛苦,令人酸楚。在结石宝宝患儿维权事件上,赵连海不仅对得起自己的子女,对得起别的患儿,更对得起自己的良知,也为患儿争取了更多的关注和尊严。我们这个国家的孩子要能得到更多的关爱,必须要有更多像赵连海这样的父亲和良知人士,来推动社会进步,才能有所改观。

虎毒尚且不食子,何况人乎?但正如威廉??詹姆士所言:“人简直是食肉猛兽中最令人生畏的,他是唯一有组织地捕食同类的猛兽。”所以我们要对危害儿童健康的犯罪行为严惩不贷。一个国家不把自己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当回事,这样的国家还有什么未来可言?一个民族给自己的下一代造成许多灾难,这个民族还有什么复兴之期?一个纳税人所养的政府不为自己国家的孩子做正当有益之事,这样的政府其合法性何在?祖国的花朵却是地道的国家弃儿,这样的国家你怎么能爱得起来?

2009年9月8—9日于成都
原文:http://blog.v4us.net/?p=559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