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2日

楚寒:香港民主普选,从这里起步

2007年3月25日,香港第三届行政长官选举落下帷幕,现任特首曾荫权毫无悬念地得以连任。虽然仍然是800位选委关起门来投票的"小圈子选举",但它较以前已有了很大的民主成分,使香港的民主普选,迈出了积极的重要一步。

从2003年的"七×一"大游行动员起来的香港本土民主意识,经过四年的凝聚和发展,终于在这次选举中开花结果。于是,世人看到了,公民党候选人梁家杰这次意外地跨过了参选门槛,获得足够的提名名额,打破了荒谬的一人同额选举的制度设计。伴随着梁家杰奇妙的选战旅程,特首选举不再是过去的钦定颐指的一潭死水,而至少在形式上变成了面向市民,以民意为依归,这给两个月来的香港营造了浓浓的民主气氛。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这次选举因为制度本身的问题,还不能算是真正的民主选举,仍然是"今上"的御选。但是在选举中,因为有了竞争对手,使得钦定特首曾荫权无法"稳坐钓鱼台",而不得不积极竞选,也被迫和梁家杰一样进行拉票、派发传单、倾听民意等竞选活动。这样,香港首次出现了候选人政见的公开辩论、电视直播候选人答问大会。这种前所未有的面向全体港人的竞选活动,获得了市民的热烈回应,唤醒了没有选票的港人理解到小圈子选举的荒谬。权利本位、主权在民的现代民主精神在点滴之间以最直观和最直接的方式渗入到香港人的理念中,这对于香港日后的民主进程,必定大有帮助。曾梁二人在选后均称"香港人已经赢了",可谓名至实归。

究其原因,这一切并非谁谁的恩赐,而是与香港民众回归十年来坚持不懈地追求民主、表达普选诉求的决心是分不开的。历年来各大学或民间的民意调查都显示,总是有逾六成的港人支持尽快落实普选。这次,"全民投票实践计划"组织举办的民间票选特首活动,也得到了市民踊跃的支持。这些事实,充分表达了港人想要"当家作主"的决心与愿望。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新世纪以降,香港的政治生态已经改变,目前香港政制发展除受北京影响外,还受到垄断政经权力的工商界所左右,但地产商及大财团对政府的影响力在4年前的大游行后逐步下降。而今天作为香港中流砥柱的青壮年人士,大都是战后土生土长,从小受英式教育,认同西方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却经历过"六四"或" 回归"的情感激荡,对"国家"充满爱恨交加的矛盾心态。他们视香港为家,不再像父辈祖辈视香港为暂居地。他们希望在生长于斯的土地上实现民主,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小超人"李泽楷向资讯科技界选民发出"齐心争取真民主"的传单即为生动的一例。

这反映在去年12月特首选委会改选上,一百多名民主派候选人突围而出,让梁家杰能拿到参选入场券,正表明这股新世代力量势不可挡,也令曾荫权不得不走出"小圈子",向广大民众寻求执政的合法性。选委会的复杂架构,原本有阻碍民主派参选、拖延民主普选的作用,现在这架构随着世代政治的演变而从內部开始崩塌。正如本杰明・富兰克林所说的"你可以去拖延,但时间不会。"

考察世界民主化的发展历程,一个地区的民众经过选举活动的耳濡目染与启发之后,就是个难以返转的过程,民主化的进程将会像海浪般一浪接着一浪,不抵达民主的彼岸,是不会停下来的。反观今日之香港,旧规则正被逐步打破,新规则正在艰难形成。香港民众争取民主的高度期待与决心,正如奋力奔向岸边的海浪一样,不断地冲刷着顽石。因此,历来采取"拖字诀"战术回应普选诉求的北京和港府,面对人心所向,应该清醒了。

香港长期稳定的基石在于民主化。普选是天赋人权,也是香港人的梦想。为了追求这一梦想,香港人进行了漫长而艰难的抗争,但终是历数十载而不可得之。《基本法》中的普选条款是北京对港人的承诺,也是此次选举中曾荫权的承诺,应早日将此权利交还港人,获得人民的政治授权。一旦民主和香港固有的自由与繁荣相结合,这座有"东方之珠"美誉的国际大都市才会真正更美好。

作为时代的亲历者,两个月来,我们在曾经是华人世界最自由的土地上看到了民主化进程中的新气象,无疑这样的变迁将会越来越多地展现在世人面前。当然,对这次选举人们还有诸多的遗憾甚至不满,我们有理由批评它。无论如何,我们期待着,民主普选能够在不太遥远的一天在香港成为现实。

这一次的选举不是争取民主的终点,而是新的起点。香港人,从这里起步,迈向未来。

写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

作者:楚寒,专栏作家,作品见于国内外媒体。
作者邮箱: chuhan108@sina.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