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2日

楚寒:迟到的审判

2009年2月17日,联合国支持的柬埔寨红色高棉集体屠杀国际法庭在金边首次开庭,审判为红色高棉时期大屠杀负责的五名红色高棉高级领导人。坐在国际法庭被告席上的有五名当时红高领导人是:金边21集中营的监狱长康克由、原波尔布特外交部长英萨利及其担任社会事务部长的妻子英蒂丽、红色高棉第二号人物农谢、及红色高棉国家主席乔森潘。他们即将接受国际法庭对他们涉案的战争罪、群体灭绝罪及反人类罪的审判。

今天首次出庭接受审判的是赤柬监狱首长康克由(外界都称为杜赫(Duch)。法庭审判长说,康克由是第一位因为30年前赤柬政权“杀戮战场”的暴行而面临法庭审判的人犯。66岁的康克由被指控犯下违反人道罪、战犯、虐待以及预谋性杀人,必须面临最高无期徒刑的刑期,因为法庭没有判处死刑的权力。数以百计有亲人在吐斯廉监狱丧命的群众,在这个特殊建造的法庭外面集会,等待进入法庭旁听。

红高领导人受审的消息传出,千万颗渴求正义的心灵终于稍感安慰,尽管赤柬的恐怖历史已经过去了30年。这次的审判在某些势力的阻挠下确实来得有些迟了,可它毕竟还是来了。这场迟来的审判使我想起了电影《黑金》里女记者吴辰君写给反黑警探刘德华的那张纸条上的话——正义通常迟到,但早晚会到。

赤柬的恐怖管治历史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很大程度上与奥斯卡获奖电影 《战火屠城》(The Killing Fields)有关。这部于1985年在西方上映时引起轰动的影片,取材自真实的故事,再现了赤柬时期大屠杀生还者Haing Ngor经受饥饿和严刑拷打、饱受暴政恐怖和亲人死亡的经历。虽然影片所描写的残酷场面,其实不及现实的十分之一,但当年放映时让一些观众一度昏厥过去。

随着这部电影的影响,柬埔寨历史上那段残暴史实的相关材料逐步公诸于世。据统计,赤柬在1975至1979年统治期间,通过屠杀、残酷镇压及强制劳动等手 段,杀害了占当时柬国总人口五分之一的170万至200万人。这是20世纪最血腥暴力的一国政府对国内人民的杀戮,全世界为之胆寒震惊。

二十多年来,在西方媒体和民众的声援中,人权意识逐渐觉醒的向往自由民主的柬国年轻一代,搜集了大量的赤柬大屠杀证据,要求追究赤柬罪行的呼声日益高涨。在柬埔寨民众持续的努力和国际社会的干预下,柬埔寨国民议会批准了与联合国达成审判赤柬要犯的协议和相关法律,赤柬的暴虐历史得以法律诉讼的方式加以清算。今天当柬埔寨民众和国际社会期盼已久的审判终于启动,其意义已超越柬埔寨国界,它属于全人类。

随着人权时代和民主时代的来临,人权已突破国界而成为全球化和国际政治的一个主题。当今世界发展的趋势越来越表明,人权是目的,人权是目标,人权的价值高于国家、政府、民族和主权——这些昔日宏大的名词之上。如果说,国际社会在1990年代之前长期谴责采行种族隔离政策的南非政权,是弘扬人权原则在国际道义层面的表现;之后1990年代后期针对南联盟种族清洗政策的科索沃事件,则进一步把人权原 则交付于国际警察机制;而今次在2000年代对赤柬审判的特别法庭,则更深一步将人权原则诉诸于国际司法机制,将本国政权屠杀民众的极权者,推向国际法层面的法庭接受审判。

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启动于战后不久,开创了人类历史上把大规模危害人类和平与生命权的罪行进行法律审判的先河,为对集体屠杀罪行的法律审判筑下根柢。此次联合国参与的特别法庭审判赤柬要犯,虽然迟来了三十年,但正义总算来临。它提醒我们再次深入地思考人类的前途和命运,因为在全球化、民主化的 21世纪初叶,人类并没有实现让这个世界更加和平、更加人道的目标。这场审判是对人类尊严和生命价值的又一次庄严重申,它以法律的名义和精神,正告世界上那些践踏文明底线、剥夺群体生命的组织和个人,罪责必将追究,公道必将伸张。

经过三十年的岁月变迁,赤柬暴政已成为柬埔寨历史曾经的一页,可历史也时常被遗忘。这场审判同时也保存了一份历史证据,让后人了解到人类文明史上曾有过这一道惨痛的疤痕,同时让历史告诉未来,悲剧再也不能重演。这场审判唤醒了人们几乎已经遗忘的血泪和噩梦,但它也给了人们渴望已久的正义和希望,传载着有关人类社会誓以法治捍卫人权的文明信息——要以人类名义,捍卫文明底线!庄严的国际法庭提醒着我们既要面对历史,关注当下,也要面对未来,憧憬未来。

让我们召唤记忆,怀揣希望,因为人世间所有该来的审判,就算它有日会迟到,也是终究会要来的。



写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国际法庭审判红高领导人首次开庭当日。

作者楚寒系专栏作家,著有多部散文随笔评论文集。
联系邮箱:chuhan108@sina.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