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7日

刘沙沙:我用生命担保你行!

许志永,去年寒冬,你那温和包容的"美好政治",让我温暖,对中国的前景觉得温暖。

许志永,1月8号《南周》,你代理毒奶粉案的照片,万马军中的从容,黑云压城时的庄严,那气势,令我震撼。

许志永,5月1号博文,"姚晶受伤"――深夜天桥上,你的哭声,我千里之外听到了。你回到家中,跪倒在地、失声痛哭的样子让我心痛。想伸手扶你,却无法伸手扶你。

许志永,5月4号博文,"为姚晶募捐",我提醒你小心被抓"非法集资",你回了句"让他们来抓我吧",我吃惊于你的孩子气,一个法律人,怎么能这么孩子气?

许志永,5月13号的漆黑黑夜里,我被成群的爪牙特务们追捕,被抓去见精神医生,幸好我态度冷静、对答机智,医生们也恪守职业道德,没陷害我――侥幸脱险后,你来短信:"现在安全了吗?关注中――许志永",让我又意外,又温暖。黑暗中握着手机,握着许志永三个字,如握着三颗小小的火炭。

许志永,6月2号我在绝食监视中,躲过重重看守,藏在一块肥皂里给你带出的委托书,是我的最后一线希望------在那样的艰险困境中,我能信任千里之外、从未谋面的你,相信你六年行动下的心迹!我相信许志永只要关注了,就不会抛下不管!

许志永,五月到六月中旬,我和朋友们说喜欢你,我都说是"朋友式的喜欢"

许志永,直到6月22号早晨九点,你上了王荔宏的车――那一刻,我已在早晨的和煦阳光里,看到了你阳光春风的笑,到那一刻,我仍然认为,是朋友式的喜欢。

可,你一开口,世界就不一样了。

我呆掉了。

你的声音,那么好听,柔和、干净、透明、磁性,如柔软的瓷,柔软的玻璃。

干净尖利的瓷,笼罩了我,扎进了我的肺脏。

我困窘得无法呼吸,你问我如何脱险的,我答得罗嗦迷糊,词不达意。然后,就是半小时干巴巴的沉默。北三环沉默到西三环。

半小时沉默后,听你和王荔宏说话:六月初大家的危险经历。你们互称"许博士,许律师,王老师。"而我窘了许久,一开口,就是直巴巴的三个字:"许志永。"

许志永。

不是律师,不是老师,不是博士,就是许志永。温和的、义气的、孩子气的、笑起来淡淡春风的,哭起来让人心疼的,许志永。

…………

许志永,6月25号我对你的严厉批评,我是故意找茬。我看你有点傲,我想打掉你的傲气,我成心的,我苛责了你,你不必太在意我的意见。

许志永,有人说你有政治野心,可那天晚上,我痛批了你半个小时之后,声色俱厉地:"这些错误出现在你身上是不允许的!因为我对你的定位是:领袖!"你那意外的羞涩!你保持着风度,可你还是意外了羞涩了!那就是一个孩子,一下子被授予了没想过的奖励和荣耀!你不是野心家,野心家不会那样意外和羞涩。人在羞涩的时候总是美的。你是美的,你让我相信,政治是美的。

许志永,我痛批了你的热血和孩子气。可,你热血和孩子气的样子,真好看。

眉梢的自信,眼睛里的热烈天真,开心的笑涡,真好看。这样的好看,别让太多对手看到。

嗯,可以让更多公众看到。

……

许志永,有人说你是野心家,可,7月4号,我再次审视过你的眼睛,当你说:"公盟不是我们的,公盟是中国的!"那一瞬间,你眼睛里的激越和纯真,晴空闪电的激越纯真!那不是野心家的眼睛,那是梦想家的眼睛!那是爱国的梦想家的眼睛!

许志永,别的段落,我跟你谈情感,只有这两段,我跟你谈政治:在政治上,刘沙的眼光尖锐而苛刻――你的梦想不是我的梦想!你不是我的梦想,公盟不是,中国所有NGO都不是!可是,中国的NGO、或者未来的独立政党,和共产党长期共存、互相监督、互相约束、互相学习,这样的政治前景,很多根支柱支起来的政治大厦,那才是我的梦想!就政治而言,我梦想的眼光,并没有在你身上停留,而是穿透了你、公盟、无数NGO,在你们身后,那各党派互相制衡的政治构架,那万木争春,那才是我的梦想!

许志永,在政治上,你只是我梦想的多元中的一元,多极中的一极。可,为了这脆弱的一极不被强权摧毁,我拼命,我竭尽全力。

……

许志永,不知道百事缠身、焦头烂额的你,是拿出怎样的包容,才包容了误事迷糊的我:久别北京、路况不熟、磕磕绊绊的我。三次约见都迟到了四十分钟,难得一次不迟到,居然弄错了日期!
>_<

…………

许志永,你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你得罪人太多,你得罪人太多,是因为你管的事太多,因为你性子太直而心太软,看不得人间的不公,听不得哭声!

我太后悔7月2号在你面前那次流泪,为了我贫穷可怜的小弟张怀阳,我走投无路。我没钱,我请不起律师,我张不开口,我两手空空地给人添风险,我张不开口!我资历浅、脸皮薄,诺大北京,我找谁我都张不开口!――

我有朋友们交流意见时风雷豪爽的一面,也有"万事开口告人难"的羞怯一面,我可以骂你,但无法开口求你。我吭吃了十几天我跟你都张不开口,我只会坐在你面前流泪,哽咽着,堵着,一颗一颗地流泪,最后还是你看了不落忍,你自己先说出来了――

许志永,你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落忍",你迟早会死在这个缺点上!可,你深深的黑眼睛,那不落忍的眼神,我看了,刻骨铭心!――我找过的律师中,你是唯一的一个,愿意出路费、倒贴钱帮我救人的一个!我知道你为公盟所费的心血,我知道你撑持下来多么不容易,你北漂几年是那么辛苦!你没家,没有孩子,没车,没有房子,只租了一个栖身之所!你一无所有,你只有一个公盟!――我知道你给公盟订的铁规矩:不沾三独,不沾大法,不沾陆四!我让你破例,我替你战战兢兢!我曾经声色俱厉地逼着你收敛热血,逼着你小心,小心照料好自己,照料好公盟,可一转眼,我又给你添这样的风险,我在痛苦之中这么自私!我无地自容。

七月四号在小餐厅里,你给我路费的时候,也提了一句:"他们在查税――公盟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你深深的黑眼睛,望向一边,静默一秒――感觉到了我担心的眼神,又转脸安慰我,跟我逞强:"没事,我这边没事,你只管去,回来把报告拿给我看。"我以为你说没事就没事,我没经验,我排除不了沈阳方面的强干扰,拿回来一个不成样子的报告让你操心!九号你忙了一天累了一天,我进会议室时你是满脸的汗,气色灰暗,听我汇报时直揉太阳穴。你累成那样还要为我、为怀阳操心,为我那凌乱的报告操心。我现在才明白,你当时已面临着那样的压力和风险,我拖累了你,我,我在你最危险和最疲倦的时候拖累了你!

回想起七月四号你安慰我的样子我就难过,你们这些让人头痛的男人永远是这么逞强这么不坦诚!天都塌下来了刀都架到脖子上了还要跟女人们说"没事"!七月十六号晚上,风声已很紧了、我都快急哭了、短信问你时你还是跟我说"没事,大家在努力!"逞强的宁文忠是这样,逞强的许志永也是这样。而,让我更难过、痛悔的是,一开始听你说被审查时我竟然还猜测你"拿架子、推托"!刘沙刘沙,你的观察力为什么总是那么的差?你还要冤枉多少朋友?你非要怀阳判了劳教才相信他不是GCD的无间,你非要许志永被查抄了才相信他是真的为难,他不是"推托"?现在回想自己的猜疑,我痛楚之极!

……许志永,以后在女人面前,不要太逞强、太包容了。你危险你疲倦的时候得明确说出来,得狠心打发她离开。否则你还会被女人所拖累的,会被迷糊如刘沙这样的女人,在你最危险和最疲倦的时候拖累你的。

…………

许志永,七月十七号上午我没能赶到你身边。我本想去华杰的,因为想把报告写得更动人一些,我没动身去华杰,没能在你那么困难的时候赶到你身边,没能替你遮挡那些虎狼差役,没能让你看到母老虎发威,没能让你听到刘沙对付警察的泼辣风雷、口快如刀!没能保护一下你,我非常难过!难过着也庆幸:我不曾看见你屈辱、痛苦的样子,不曾看见你无奈的样子!我!刘沙!今生今世!不要看见许志永无奈的样子!!

…………

许志永,我劝过你"案卷抄了就抄了吧,不厚道地说,某些不重要的案卷,正好借此机会忘掉。重要挂心的案卷,可以找当事人再补……"

这话,劝得了你,劝不了我自己。

什么是"不重要的"?各地找来的冤民,公盟的柜子里那份份案卷,哪一份不是一份人间血泪、身家性命?

看见过你,看见过兰志学,"帮不上忙"时,迟疑着回绝当事人时,那一丝羞愧和疼痛,男子汉隐忍的羞痛。

很弱的力量,很少的钱,很少的维权律师,很多冤案!一家哭,或者一路哭?拯救瑞恩的命题:救一个还是救八个?被迫在悲剧和悲剧之间选择,是谁的错?是你们错?

我的祖国,祖国大地上处处的无奈,处处的不公!

维权律师、正直记者、开明网站,如此微弱的公义都要打掉,我深爱的祖国,祖国的大地山川上,公道艰难!

…………

许志永,不忍心埋怨你,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咆哮!许志永你混蛋!你为什么啊!你为什么不能再冷酷一些、再狠心一些!你为什么不能少打抱点不平、少得罪点人!你为什么不先保护好你自己?你搞到这个样子,你让这么多人为你揪心!我不是你的士兵,可目前形势,就是《风暴之门》!――"当指挥官判断失误的时候,胜利就变得渺茫,只能靠前线将士的浴血奋战来弥补。"

…………

朋友们发现了我的沉默与决绝,他们提心吊胆却无计可施,因为我总不开口――我为了张怀阳,可以到处去说、去哭。而公盟查抄,沉重打击下,我也不说、也不哭,就那么静静的、呆呆的,象一个受打击过重、吃痛太深的蚌,紧闭着沉在水底,沉在痛苦的水底,不动、不看、不听、不想、想不通。

朋友们拼命的打扰我,逼我去见人、做事,而我就象一个吃痛太深的蚌,被硬撬着张开口,吐点泡,又闭上,又沉。

…………

许志永,可怜你傻啊!你以为温和低调了人家就会放过你?你看着朋友们往前冲,你忍痛不冲,你以为人家就能放过你?你说过:"眼看着我的朋友,一个一个地,一批一批地,冲上去撞得头破血流,我还能硬往上撞吗?"你是真的不想、不想往上撞啊!这些年多少事你都忍着没有吭声啊!多少事你都压着弟兄们不许往上冲啊!可,只要你做事了,你不去撞他们,他们来撞你,他们要把你撞得粉身碎骨!

算了,让我抢在前边粉身碎骨吧!

…………

许志永,二十九号,凌晨四点,强盗们夜闯民宅抓走了你,你连个消息都发不出!三十号,大家确认你被捕,一个焦雷打下来,我痛得手足无措,如磐黑夜里,我慌乱着和女友一起去见滕彪,在他车里,我痛苦得声嘶力竭:"你敢不敢想象许志永戴手铐的样子?他在我们面前从来都那么沉静、那么尊严的,你敢不敢想象他戴手铐的样子?"

气质沉静的,温和傲气的许志永,洁白的面容,漆黑的眼睛,那倔强的文弱书生,他戴手铐的样子,那是我眼里不可承受之痛!

滕彪笨嘴拙舌地安慰我:"许志永很坚强……"

我痛苦地捶着车窗:"可他有弱!点!啊!人家对付胡佳,对付高智晟,都是一个一个研究过他们的弱点,针对弱点下手!对胡佳是洗脑,对高智晟是酷刑!许志永,人家研究了他好几年,现在肯定在针对他的弱点下手啊!"

许志永,此时此刻,你在监牢里,你在经受什么?我原想着政治犯不挨打,对名人他们会手下留情!可陈杨和张怀阳都挨了打,你这么大的名气也要被抓!――共产党的规律就是没有规律,法莫知则威莫测,没有谁是无罪的,没有谁是安全的!

七月十七号有官员欺骗你,向你保证不追究刑事责任,话犹在耳他们就抓人!这群不要脸的东西,还有什么谎是他们撒不出来的,有什么事是他们干不出来的!――
而,被流氓强盗包围的你,你在经受什么?能吃好饭吗?能睡好觉吗?有虫子咬吗?会被噪声吵吗?车轮大战扛得住吗?营救你的抗议声小了,你会被虐待吗?营救你的抗议声大了,网友访民蜂拥而起时,你会被杀害灭口吗?你再聪明你也只是一个人,而他们是几个人、十几个人、几十个人!研究了你好几年的几十个人,成班人马来整治你!――

就算你抗得过他们的聒噪,抗得过酷刑吗?抗得过酷刑,抗得过羞辱吗?抗得过羞辱,抗得过"威胁父母"的痛苦吗?你那么心软的孩子,听他们拿"连累父母"来折磨你,指责你残忍不孝,你经得住吗?就算你过得了父母关,后边还有一个公盟!你最心疼的公盟!你抗得过死亡威胁,可你能抗得过"希望"的诱惑吗?"给公盟留一口气"这样的条件,这一线希望的折磨,会把你折磨到屈服吗?折磨到自证其罪吗?

而且,你和会计庄璐是同时被捕,以你对女人的逞强和不忍,他们会拿庄璐来胁迫你吗?以你的员工对你的忠诚和疼爱,他们会拿你来胁迫庄璐吗?你们这样的心理,会忙中出错的啊!

…… 极度孤单、极度疲劳的你,还能清醒地谈判吗?你是低调包容的孩子,"争辩的时候听起来象解释,解释的时候听起来象道歉。"他们会抓住你这个弱点吗?你激怒的时候气势如虹,可你低调包容的时候,认错的时候,会被他们抓住纰漏吗?会被他们抓住纰漏打杀你的气势,欺负你,步步进逼、撕裂你的伤口吗?

许志永啊,你这么宝贵,他们围绕着你,蓄谋了这么久、下这么重的手!他们什么手段使不出来啊!十八般武艺全用上,你经得住吗?

我替不了你,我除了拼命,我想不出别的法子替得了你!

…………

从今天起,去抗议,然后绝食,想尽一切办法去争!所有的你在里边所受的苦,我一件也替不了你,只能是,你苦一天,我就苦一天。

绝食――是谴责!是阻挠,对刽子手们良心的阻挠:用我的羸弱之躯,挡住那施加到你身上的枷锁,能挡多少挡多少。

在痛苦中默默忍受,坚持着,到我死,到你自由。

原文:http://www.gongfa.org/bbs/redirect.php?tid=3297&goto=lastpost#lastpost

--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2.feedburner.com/gaopi
搞屁在线代理:https://gaopiproxy.appspot.com
更多翻墙方法:http://wiki.gaopi.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