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6日

楚寒:为一国三制鼓与呼

山西黑砖窑黑奴、童奴事件一曝光,海内外震惊不已,全世界的良心为之震颤。我们真得感谢黑砖窑奴隶主、人贩子、监工、打手,犹如我们现在得感谢地方党委、基层政府、还有公安、司法、税务、土管、劳动、监察等职能部门一样。盖没有他们的联袂演出、通力合作,在这21世纪的文明社会,甲骨文、青铜器时代奴隶制社会里的一幕幕场景,能这样活生生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吗?

黑奴、童奴的苦难乍听起来令人恐怖,继而让你错愕。彷若身在阳光之下,心在噩梦之中,你在一瞬间恍惚了身处的时空和年代。"现代社会"与"远古时代"随意地切换,"公民身份"与"奴隶角色"刹那间转变,从奴隶们被塞进黑砖窑洞里旋即开始。中国人的智商和创意在二十一世纪的第7个年头彻底征服了全世界各色人等。

二十多年前,中国有位四川籍老年男子提出了"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设想,就曾让国际社会为中国人的政治智慧钦佩不已。这位先生绝对想象不到在他仙逝10年后,后人还能将他老人家当年的伟大构想再向前迈进一步。从此泱泱中华大地上,大部分地区的社会主义、港澳特区的资本主义,与新出现的山西等省份的奴隶制社会开始和谐共存,可称之为"一国三制"也。

在哲学家眼里,人是世界的目的。在文学家眼里,人是万物的灵长。但是在这新诞生的"第三种制度"下,这些说法通通都是狗屁。在这块黄土地上的黑砖窑里,人,只是可供任意驱使、不停干活的牲口而已。在监工、打手、鞭子、铁锨、狼狗的威逼之下,奴隶们"吃的是猪狗食,干的是牛马活",在超乎常人想象的极其恶劣的条件下超负荷地劳动。稍有不慎,有人被打残、有人被逼疯、有人被弄死----错了,他们不是"人",黑砖窑奴隶主管他们叫"黑人"。

新闻媒体披露出来的一个个黑幕,像一张大网,更像一个个黏土堆砌起来的黑砖窑,压抑和绝望憋得你透不过气来。这里实行的"第三种制度",比之久远的过往更赋予了新意,就像"黑人"这个新创造出来的汉语词汇一样。这个新词汇"黑人"不是流行音乐天王米高*积逊(迈克尔*杰克逊)所属的那个美国族群,而是在"黑砖窑"中干活的"黑人"。

在夏、商、周、秦时代,奴隶大多产生于战争中从敌方俘虏的战俘或平民,而现在则无须厮杀于疆场,光天化日之下从从容容的用迷药或拐骗、贩卖或绑架就成。成年公民们和孩子们无声无息地被奴役了,国家却仍在昂首阔步地走向和平崛起。

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曾经发明了我们民族所独有的宝贝----"骈文、八股、太监、裹小脚、贞节牌坊、吃人礼教",今日这国土上的"一国三制"为国粹的名单上又增添了一项,在我们走进的新时代里让洋鬼子们惊讶得目瞪口呆。学者胡适之先生当年对"我们祖宗这些罪孽的深重"痛心疾首,倘若适之先生活到现在,还不被后世子孙新造的这"深重的罪孽"给活活气死?

虽说这"一国三制"让外国人叹为观止,让中国人绝望无地。好歹这一新生事物也是人类自有国家以来史无前例的创举,值得人们为之鼓与呼。就凭中国人这种不断的勇于创新精神,也绝对抵得上一百个诺贝尔奖。

作者楚寒:《美国侨报》、《澳门讯报》等媒体专栏作家
作者邮箱:chuhan108@sina.com

1 条评论:

  1. 好文章。继续关注楚寒的文章。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