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2日

剑中:中共与愤青的关系

1940年代,中共利用民国的新闻自由,在陪都重庆出版发行《新华日报》,连篇累牍地发表《出版法应是民间出版事业的自由保障书》、《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中国共产党彻底实践坚持民主政治、反对一党专政的诺言》等文章、社论,鼓吹自由民主,赢得大批知识精英和青年学生的支持。

中共得鼎之后,将"反对一党专政的诺言"丢到了九霄云外,用愚民教育、仇恨教育、阶级教育培育大批愤青,作为其政治运动的先锋队。1950年5月,18岁的林昭从苏南新闻专科一毕业,即随苏南农村工作团参加土改、镇反运动。林昭回忆当时的心情:"过去觉得地主可怜,农民粗暴,但到了现在我已能启发群众说:'政策范围内应拿出来的,一粒米也不能少!'看到地主在人们面前的狼狈相,我心里只有'冷酷的痛快。'"

工具只有被使用的价值,一旦觉悟,试图独立思考,便会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在识破中共的虚伪和卑劣之后,宁死不屈的林昭,先被打成右派,接着劳教、监禁,直至死刑。

1966年5月,为报"七千人大会"上受窝囊气的一箭之仇,打击刘少奇等政治对手,毛泽东利用民众17年(1949~1966)来对中共官僚的不满,发动文化大革命,愤青再次成为主力军;8月5日,北师大女子附中的红卫兵穿着军靴,手持短棍、木枪,将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卞仲耘活活打死,拉开了"北京红八月"的序幕;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接见红卫兵,由北师大女子附中红卫兵组织的代表宋彬彬(宋要武、宋岩)为其戴上红卫兵的袖标。

毛泽东连续8次、接见了上千万红卫兵,以火上浇油、彻底打垮政治对手;凶残、蛮横比纳粹冲锋队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红卫兵运动,瞬间风靡整个大陆。愤青被欺骗、愚弄和利用完毕,很快就被抛弃和遗忘:为恢复秩序、缓解就业压力,毛泽东发起上山下乡的知青运动,成就了1700万青年的"蹉跎岁月"。

六四大屠杀之后,中共意识到了思想解放的威力,全面停止历史反思和自由民主的宣传教育,转而以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填补共产主义乌托邦破灭后留下的空白。1980年代之前视南京大屠杀为历史研究的禁区、与日本打得火热的中共,开始把矛头对准了日本,用半官方的形式培养愤青的反日情绪。经过官方的煽动和纵容,2005年3、4月间,大陆各大城市反日本入常的游行风起云涌。与之相比,1989之后,竟无一次要求自由民主的的游行示威。

中共小心翼翼地掌握着分寸,既要愤青释放"爱国"情感,又必须防止民间力量借反日发展壮大,以达到愤青"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类似草纸、垃圾桶、马桶的功能,与红卫兵、知青时期并无本质区别。

去年抵制"家乐福"事件,在出现失控的苗头后,中共立即打压,呼吁"理性爱国"的声音开始出现在主流媒体。这种利用电话短信和网络组织游行的技术,倘若成为聚集人员的习惯方式,势必成为民众维权和争取自由的利器。

正龙拍虎、杨佳、林嘉祥、躲猫猫、邓玉娇、欺实马、云南处女卖淫案等事件之后,当局的公信力降至冰点:《小康》杂志和新浪网联合进行的网上调查显示,中共官府的可信度远远比不上性工作者。外媒纷纷以"中国的娼妓比官员值得信赖"一类的标题进行报道。《大公报》消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近日下发通知,各大新闻网站不得再对新闻事件设置网民投票或民意调查。

用网友的话来说,愤青就是那种见了村长屁都不敢放一个、经常气壮山河地质疑奥巴马的那种鸟人。在凯迪、天涯等人气网络,鼓吹爱国、民族或为当局辩护的帖子概无例外地被斥为"五毛"。当局作恶多端,忽悠愤青会越来越难。

《自由圣火》首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