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

阎锡山: 共产党何以席卷中国大陆?对美国白皮书之观感 (阎锡山为国民党在大陆失败的辩解)

――中华民国三十八年八月十日在反侵略大同盟常委会之讲词--

阎锡山

美国对华政策白皮书,是美国自与中国有邦交以迄现在,尤其是最近五年来,中美关系的总叙述。对中国的批评很多,对雅尔达秘密的演变亦委婉说出。我们对白皮书中所表现,对中国人民热烈的友情,深致感谢!对美国政府已了解中共为苏联侵略中国的工具,不再受其欺骗,引为欣慰!对批评指摘中国政府的种种错误与不够,愿作「他山之石」,以副友邦之殷望!

白皮书中,美国一再提及对援华工作无效,表示惋惜。按援助本为道义,故我不愿在援助是否有效上加以辩驳,只愿诚恳承认已过的错误。惟致错误的原因,我们与友邦的看法不同;友邦看我们错误的原因,不外说是贪污、腐化、低能,我们自应谦虚的,坦白的,按受这个善意的批评。惟我们应说明一点,辛亥革命和北伐是国民党所领导,抗战也是国民党所领导。前者我们推翻了数千年的专制政体及封建军阀;後者我们单独的支持对日抗战六年之久,消耗了日本大部分的力量,给同盟国以蓄势准备的时间;并且尚能守住西南、西北广大的土地。论中共军队,抗战开始不过三万人,抗战完了不过三十万人,数目不过攻中国的日军十分之一强,武器皆系土枪土炮,亦不及日军远甚。何以我们能抗日而不能抗共?我愿对此作以下之说明:

第一、中美各有一部分人认错了中共是一个「政党」,没有认清中共是一个「乱党」。按政党是拿投票取得政权,是以民意为依归;乱党是拿暴力夺取政权,是以战胜为凭恃。因之共产党表面上拿上政党的形态与世界接触,骨子里在中国实行乱党的政策,以暴力夺取政权。加之以共产党为世界革命的党,在宣传上具有绝对的优势。几乎世界各国皆有共产党的组织,乡村皆有共产党的党员,国会皆有共产党的议员,各大城市皆有共产党的宣传据点与报纸、杂志。共产党的宣传,不是消息性的,批评性的,是阴谋性的,煽动性的。且其宣传的效果,并不完全寄托在报纸、杂志上,而是重在信件和口头的传播,及议场上的发言;更厉害的是官员的报告书,一封报告书,能直打入一国政府的心脏,甚过几千个报纸杂志的宣传。可以说共产党的宣传,不只对中国是优势,就是对世界其他各国亦是优势。因各国其他的党均是国内的党,各国的利害不同,一国的宣传,他国未必响应;共产党是国际性的党,各国的共产党主张一致,利害共同,一国共产党的宣传,全世界共产党均要多方面的响应。且是用阴谋、煽动、革命性的宣传办法,只求欺骗世人,不择明暗手段。又加之以世界上普遍的思想左倾,工潮扩大,学校、工厂对中共的宣传推波助澜,所以他能把假的完全弥漫成真的。尤其中国在世界上宣传效能薄弱,中共对中国的宣传更为优势,更易欺骗世人【注2】。所以中共欺骗的宣传:第一阶段、使世界一部分人认中共为土地改良主义者,因而认识模糊,松懈了对中共在中国发展之注意。第二阶段、又使世界人士多认为中共与苏联不发生关系,而是努力於中国内部的改良者,因而使世界上对中共再度的认识模糊,松懈了对中共之防范;同时更减低了对中国政府反共之关切。第三阶段、世界部分人士认毛泽东可能成为中国狄托,却不晓得是中共暗中蛊惑,故意使人误解,还是世界上痴望和平者的一种希望,因此却又模糊了世人一度的认识,松懈了世界对中共又一个时期之防范。以上这三个时期的推演,可以说不只是懈怠了中国的反共,而且动摇了中国的军心,沮丧了中国的民气,渐渐由厌战而变为反战,由反战而变为主和。--此为我们中国政府致败之第一原因。

第二、我们是工业落後、受经济侵略的国家,世人有「次殖民地」之称,工业发达的国家把他的工人失业社会恐慌的病,移至我们次殖民地的国家来,因劳动者被经济侵略,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及侵略国劳动报酬十分之一。因之就种下两个恶因而无法遏止:一个是人心之不平,思想之苦闷,因而思想日益左倾;一个是工人生活困难,促使工潮日益扩大。因此两者均系以破坏现实为目的,所以我们政府为遏制以上两个恶因,不得不采取以水扑火的办法,冀图消杀其势,以维持社会秩序,就形成逆势;而共产党却采取火上加油的办法,助长其焰,挑动思想斗争,扩大罢工风潮,达成其推翻现实的目的,遂造成共产党顺势。一顺一逆,其难易不言而喻。--此为我们中国政府致败之第二原因。

第三、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家,两千多年前,曾实行过井田之制,土地均归国有,耕种权属於人民,每人可养八口之家。自土地私有以来,佃雇农遇丰年亦只能养四口之家,而地主则不劳而获,坐享其成。此点人心上之不平,在专制时代人民有口难言,在民主时代需要人民参与政事,投票表决,人民即要提出此项不平。我们政府解决土地问题,是按地价收买,与二五减租。按地价收买,一时尚难做到,二五减租,不过减轻剥削,不能尽去剥削;而共产党号召「跟上我来佃雇农所种土地尽归佃农所有」,二千年来佃雇农的痛苦,共产党可以没收与分配的两个横暴方法,一举而解决。但此种没收的做法,造乱者易为,政府则难行,所以政府安慰佃雇农守法,如逆水逆风;共产党号召佃雇农造乱,如顺水顺风。何难何易?不待明辨。--此为我们中国政府致败之第三原因。

第四、我们是国家,是尽上全力的保护人民;中共是乱党,是千方百计的清算人民。中共不需要人民安居,需要人民和他共同造乱。他认成需要即是真理,他需要什么,当然他就做什么。他需要的是以富人之钱、地主之地,做他造乱的经费;他更需要的是以穷人的命做他人海战法之工具。所以他对富人之钱、地主之地,有多少没收多少;没收之後,分给穷人,使之感激。更以顶惨酷的极刑,杀害富人、地主,藉以恐怖穷人,使之害怕。富人、地主虽恨共产党百倍;穷人感激共产党害怕共产党也是百倍。自来中国历史上造乱的人没有不是杀富济贫;共产党这杀富济贫的办法,把恨共产党的人全杀了,感激共产党的害怕共产党的人留下替他卖命。我们是国家,不能用共产党这种做法,使富人恨百倍;当然也就不能使穷人感激百倍,害怕百倍。所以穷人感激共产党分给他的土地、房屋,胜於感激国家保护他、替他找工作、使他安居乐业;怕共产党的惨杀,也胜於怕国家法律的制裁。固然不是大多数穷人皆感激共产党,但是替共产党领导控制人的穷人,却都须是这样感激共产党的人,共产党才肯用。这些人有多少?按共产党占领区之人口约有两万万,在共产党占领区,有的省份平均四人一户,有的省份平均五人一户;即以平均五人一户,两万万人也应平均四千万户;按共产党规定的第一期先清算百分之卅,四千万户中,即要清算一千二百万户;以此被清算的一千二百万户的财产,收买一千二百万穷人,且这些穷人都是选的有控制能力的豪霸;按华北华中十八岁至四十七岁之兵役年龄壮丁,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强,两万万人中兵役年龄壮丁即应有五千万人;共产党以收买了的一千二百万人,一人控制三人,即可把五千万壮丁全控制了;控制了五千万壮丁之後,其余都是老弱妇孺,也等於把两万万人全控制了。故虽感激共产党的人是少数,控制住之後,其作用即等於多数。这是中共超历史、超世界之造乱做法。--亦为我们中国政府致败之第四原因。

第五、我们政府须遵守国家的法律,如征粮、征兵、征税必须经立法院通过;处理民、刑各事,必须根据制定的法律【注3】;共产党则是一意推翻现政权,摧毁现社会,无所谓法律。故共产党对人民的财产是没收,生产物是夺取,粮食是征收三分之二,人民还不敢迟滞;我们征收二十分之一,尚不能痛快征齐。以致我们防乱的财政是个一,共产党造乱的财政是十与百。就令人民当兵言,我们必须本兵役法及征兵令实行;而共产党则拿上赤化恐怖的做法,初则劝导,继则强迫,终则不当兵即对其全家处死,结果是父劝其子,妻劝其夫,兄劝其弟,赶紧当兵,并且对当兵的人说:「去了以後,无论如何,宁死在战场上,也不要回来」。死在战场上是一个人死,回来则全家不得了。可以说共产党是以人民的财产为财政,以人民的生命为兵源,故不虑无钱,亦不虑无兵;并实行所谓人海战法,以人肉换枪弹。故在作战上,共产党比如下坡行车,我则如上坡行车,同样的载重,其难易有天渊之别。--此为我们中国政府致败之第五原因。

第六、中国为五千年的专制国家,近始学习民主,当然不易上路;又加之以友邦人士热烈的鼓励,加紧的督促,因之我们实行民主,不免有点躐等而进,出乎民主轨道之外,人民的利益与国家的利益每致纷歧,减少了政治的统率功能。遂至一面要求剿共,一面要求停止征粮、征兵、征税。我们中国古来有两句话:「民生有欲,无主乃乱」。有主是共是其是,共非其非;无主是各是其是,各非其非。君主时代,君不能作主即乱;民主时代,民不能作主亦乱。乱的开端,是是非混淆。是非混淆了,政治的效能就减少了。共产党是集权独裁,对人民造的恶因固然不少,而政治上统治力强,造乱上收的效亦不少。所以中共曾以七十万人的区域,解决十万兵的衣、食、饷项;我们则以偌大的土地、众多的人民,解决我们部队的衣、食、饷项,尚时感不够。这并不是说共产党有能,我们无能,是彼此的政治目标不同;我们是民主幸福,中共是集权造乱。中共无法律、舆论、民意的拘束,如同一个野马,任凭他跑,那里有水那�饮,那里有草那�吃。我们有国家的国格,且须守法律、遵舆论、重民意,不合乎现时的法律,我们也得守,不适於剿匪的舆论,我们也得遵从,不适於剿匪的民意,我们也得尊重,等於一个带上笼头、脚绊,圈在藩篱中的马,甚至跟前有水不能饮,跟前有草不能吃。中共何以七十万人能解决十万兵的衣食饷项?因为他能使人民将收入三分之二全送给他,假定不送,他有他拿上富人的钱收买住的穷人,一面说服一面恐怖的办法,使人民感到:拿出三分之二是家里受点饥寒,不拿出三分之二是全家被惨杀;当然宁愿拿出来,以饥寒换生命。我们为什么以偌大土地、众多人民,解决不了我们部队的衣、食、饷项?病在我们过渡的民主中,基础未臻巩固,而友邦对我们以援助民主、自由者为鼓励、为督促,我因想赶快上民主之路,不免行之太快,使一般人误解了民主和自由。因之民主不免偏於感情的民主,自由不免偏於自便的自由。感情的民主,是负担愈轻愈好,赈济愈多愈好,乡不愿对县负担,县不愿对省负担,省不愿对国负担。自便的自由,守秩序与自己不便,即曲解自由而不守秩序;守时间与自己不便,即曲解自由而不守时间;言论自由,恰好给共产党污辱、毁灭、瓦解我们政府威信的一个好机会,模糊了我们内外上下一致的认识,减低了我们的政治威信与政治效能。但我这并不是说民主不好,自由不好,是说躐等的民主,民主上易表现感情作用,能减低政治效能;歪曲的自由,易作为自便的藉口,能破坏社会秩序。且民主、自由,利於和平、幸福;集权、独裁,利於侵略、战争。今日中共是集权、独裁,我们攻击他不适於和平、幸福,他却认为正适宜於侵略、战争。和平、幸福固为人类基本之希望,但侵略者则不顾及。抵抗侵略与要求和平、幸福,是我们之所需要,但中共则不需要。我们欲以和平、幸福要求於中共,反懈怠了我们备战之心理,给了中共进攻我们的良好机会。--此为我们中国政府致败之第六原因。

第七、共产党以世界革命做号召,乘民主国家工人失业、社会恐慌之病象普遍蔓延,逼迫的争剥殖民地,实行经济侵略,无止境的大战下,重提出世界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的口号。又兼在资本剥削劳动者的高度发展下,予共产党以鼓舞劳动者靠拢共产党的良好机会。故他以世界革命成功之企图,鼓舞干部,以去剥削之口号,号召无产阶级及准无产阶级之劳动者;此种鼓舞与号召,是动的、进攻性的,能用上人的最高精神力量。我们则是站在政府的立场上,以生活安慰干部,以安居乐业号召人民;此种安慰与号召,是静的、防御性的,用不上人的最高精神力量。是故共产党的干部能以企图克服饥饿;我们的干部因生活困难,即影响工作。--此为我们中国政府致败之第七原因。

第八、造乱与防乱,其难易有天渊之别。况中共造乱有主义、有组织、有背景,又乘资本剥削劳动者的不平,与工人失业、社会恐慌之空隙,殖民地、次殖民地与被经济侵略之国家人民生活之艰苦,与心理之愤慨。其造乱,犹如顺水顺风之势;防乱者,则等于逆水逆风之难。因此难易悬殊,一切一切在中共持有,则成造乱之资产;在政府持有,则成防乱之负债。政府保护乡村有义务,并有必要。政府应保护乡村是义务;乡村即是土地、人民,若不保护乡村,则无土地、人民,故是必要。因政府保护乡村是普遍的事,中共破坏乡村是集中兵力各个进行的。所以政府保护乡村的军队,便成了为中共运送枪械、补充兵源的运输队;但不保护乡村,就无土地、人民,在义务及必要上当做的事,反成了极大的损失,极大的负债。而中共占管乡村,占一村是一村的收获,占一天有一天的收获;且占管乡村除有七个收获之外可消灭国军壮大共军。乡村为政府之累,成中共之宝。再说城市:我们占上是不生产,且要供给需要上的优越;因现在大城市居民,大多数是各地逃难的人,在政府占管城市,是极大的负债。在中共占管城市,把避难的富豪全驱回本乡,所有动产、不动产,全数留下交给中共;逃难的富人,每人至少平均一千元,可能至一万元,即以一千元计,他遣回十万人,即可有一亿元的收获,若以一万元计,遣回十万人,则有十亿元的收获。现在中共已占的大城市,可遣回的不下五百万人,他即可得五十亿至五百亿元之资产,可能抵数十个援助国民政府国家所援助的数额。这是他造乱上的大资财,十年军费也用不清。

此外,城市贫苦劳动者,他拿上救济失业的口号,驱之当兵,至少亦可得二三百万战斗员,这也是他造乱的大资产。

这可以说乡村、城市,政府拿上是极大的负债,是个失败的致命伤;中共占了是极大的收获,是个成功的大凭藉。这都是政府的地位所带来的败着,中共造乱所取得的顺利,这不是有能无能的问题。这种难易不只占管乡村、城市为然,一切军事、政治、经济、宣传、保密,无不如此。--此为我们中国政府致败之第八原因。

以上八个致败之因,或是环境之支配,或是历史之影响,或是经济制度之空隙。我们固然不回护我们人谋之不臧,但亦不应抹煞了环境、历史及经济给我们的困难,使我们失败的事实。我们本身今日之认识、觉悟,固要紧;友邦对中共以武力侵略世界之野心,造乱之各种因素,与中共超历史超世界的造乱办法之认识,尤为要紧。若再不认识此,中国之错,可能变成世界上集权国家以外之国家共同之错。

中共瞅准了我们这八个致败的原因,本後来居上之原则,把中国历史上的造乱方法全采取了,苏联的方法也采取了,总合起来,针对现在的政略、战略、战术,产生出一套可以制服现在的超历史、超世界的政略、战略、战术。可以说是拿上他的人的条件、组织的条件、经济的条件、收买和恐怖的条件,配合而成广大的土地、众多的人民,且是拿生产、生活条件控制住的人民,造成他普遍性的民众武装政略。由此政略产出他「以水覆舟」的战略。更以他控制住的人民,掩住了他的敌人的眼与耳,健全了他的眼与耳,实行其「以明击暗」、「以大吃小」的战术。以他的战术,完成他的战略;以他的战略,完成他的政略;再以他的政略,完成他的时地配合赤化扩展政策。不但成为共产党战胜我们的方策,同时亦成为共产党反原子弹的对策。

共产党利用前述我们中国政府失败的八个原因中之第一原因,可以转移了世人对他的目标,松懈了对他的防范。利用第六原因,可以使我们的剿匪政治推行薄弱,他的造乱政策进行有力。利用第七原因,可以号召了企图管理世界之野心家,益加强了他的团力。利用第八原因,他在乡村及城市中,获得无限的人力、物力,扩大了他造乱的资产。利用第二、第三、经济侵略与地主剥削之两原因,就能给农工以利益,替农工解除困难,组织人民,如和泥有了水,可把穷人利诱的团结住。利用第四、第五、两个原因,他可以不受法律的限制,无情的杀人,如烧砖有了火,可恐怖的把团结起来的穷人凝固住。如此把人民组织起来,再张起铁幕。世界上都知道共产党有铁幕,但究竟他铁幕中做些什么,也许有人知道,有人却还不大了解。因为他张起铁幕,就是为使人不了解。他张起铁幕之後,是先清算反对者,再清算中立者;然後拉上中农,清算富农;拉上小农,清算中农;拉上贫农,清算小农;最後再清算贫农。使个个劳动者离了共产党的生产工具不能工作,即不能生活;和共产党的利害一致之後,共产党训练的教说什么、说什么,不让说什么即不敢说什么。所以他的敌人到他的区域,如聋子瞎子,甚至於进入他的村里,也得不到他的真情;他对他三五百里以外的敌人,有一昼夜即可知道他的敌人的详细情形。於是形成他军事上的一个最大有利条件。他因此有两句话:「不明了的仗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不打」;既要打,即是明了而且有把握的。若我们主动,他很明了我们优势,他劣势,他避而不决战。我们这三年来,前後给共军打了大小几千个仗,除徐蚌会战外,共军没有和我们打一次决战;很明显的,如张家口与延安,共军若与我决战,我必能将其全部消灭。但共军主动,几乎我们无一次不吃亏。--这就是他明我暗所致。

所以我们说共产党张起铁幕,完成他的战略、战术、战斗条件之後,等於造成一个烂泥滩,再好的汽车开进去,也是马力愈大,陷的愈深,损失愈大。共产党此种战略之下,我们的军队愈坚强、愈深入、愈吃亏。

我们守面不能而守线,守线不能而守点,不能说不努力;结果大小几百个点全归失败,这就是因为我们对付共产党的政略、战略、战术不够,等於拿上汽车渡海,入海百辆沉百辆,入海千辆沉千辆。若不在渡海工具上求改造,仍继以汽车渡海,入海万辆,仍将沉没万辆,终难图济。有的人责我们不早撤守据点,以致被共军各个击破;殊不知一撤守据点,即无政权。在政府的立场上,无政权即无土地、无人民、无食粮、无兵源,最後亦必失败而遭人责骂。

此外,我们更有一个最不能避免吃亏的事,就是我们是国家,我们的立场,是要保护人民。尤其敌我交错区人民,因受共军滋扰而请求保护,情至恳挚,不能不派兵前往。但我们派的兵多,共军调更多的兵解决我们;我们派的兵少,共军调少数兵解决我们。他经常是调上数县的兵,解决我们保护一县人民之部队;调上数十县的兵,解决我们保护数县人民之部队。我们以保卫地方、保护人民为目的,当然不能敌来我去,轻於弃民而走。这保护人民就成了我们失败的一个大原因;这保护人民的部队,就替共产党补充了枪弹、补充了服装、补充了壮丁!最後我们就成了守面不能而守线,守线不能而守点,守点亦因受其困而损失。这不是我们兵力不强,是前述八个失败原因造成政略之失败所致。可以说,这是我们致败的一个总原因;也是因我们的环境、历史、经济制度,造成共产党制胜的一个总结晶。

--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2.feedburner.com/gaopi
搞屁在线代理:https://gaopiproxy.appspot.com
更多翻墙方法:http://wiki.gaopi.com

1 条评论:

  1. I am sure this piece of writing has touched all the internet
    viewers, its really really good article on building
    up new webpage.

    my webpage; natural cellulite treatment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