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9日

洪振快:让老百姓认同国家,靠什么?

作者:洪振快

北宋前期,政府高层在是否实施一项政策时产生了分歧。政策的内容,是在河朔地区推行盐榷制度。所谓盐榷,就是食盐专卖。河朔地区,在现在河北和山东北部一带。政策提出者认为,实行盐榷制有利于提高财政收入。政府缺钱,正有寻钱的冲动,所以,这项政策在高层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同。但是,反对者说,如果实施这项政策,将会有很严重的后果:使河朔地区的人民失去国家认同感。

看来,反对者的认识比政策提出者深刻。河朔毗连燕蓟。燕蓟即现在北京、河北一带,当时归属契丹辽国,北宋想收回国土,但一直没有成功。反对者余靖说:"臣尝痛燕蓟之地,陷入契丹几百年,而民忘南顾心者,大率契丹之法简易,盐麴俱贱、科役不烦故也。昔太祖推恩河朔,故许通商。今若榷之,价必腾踊,民苟怀怨,悔将何及……盐价若高,犯法亦众,边民怨望,非国之福……"

燕蓟之地被契丹辽人占领之后,汉族老百姓渐渐忘了南顾之心,为何会如此?余靖提供的解释是 "盐麴俱贱、科役不烦"。"盐麴",指盐、酒专卖,"科役"就是赋税。由于契丹不搞国家垄断,经济自由,所以"盐麴俱贱",价格较低;而"科役不烦",则使老百姓免受苛捐杂税。总结起来说,就是契丹政府比较善待老百姓,老百姓经济上的被剥夺感较轻,这使得生活于燕蓟之地的汉人,渐渐失去了对北宋的国家情感,忘掉了"南顾心"。

"盐麴"和"科役"是中国古代政府获取收入的两个途径。"盐麴"的实质是老百姓日常生活需要的东西,比如盐、铁、酒等,进行国有垄断经营,以此获取高额垄断收益。这是自从春秋战国时期就产生的国家控制经济思想。"科役"即税收,常演变为苛捐杂税。

老百姓对政府收税和日常生活品国有垄断经营并不简单反对。政府提供了安全、秩序等社会公共产品,公共产品需要花钱去买,这是老百姓承认的。但是,有时候公共产品的价格过于高昂,大大高于安全、秩序等产品的价值,老百姓心里也不免嘀咕:强盗的抢劫是不合法的,而政府收取苛捐杂税却是合法的,这是为什么呢?这样一对比,显然会严重损害政府的公信力和权威性。

对公共产品,老百姓并没有免费享受午餐的心思,只是希望不要剥夺太过。换句话说,就是老百姓对政府的做法有个心理认同问题,认同的标准就是"盐麴俱贱、科役不烦":符合这个标准,老百姓就认同;不符合这个标准,老百姓就不认同。但是,中国历史上各个王朝的做法,看起来很少能符合这个标准。

普遍的情况,是国家通过"盐麴"和"科役"这两种方式敛取民财,剥夺老百姓的经济权利。在国家和人民的诸多关系中,赋税关系是实实在在的:国家存在靠赋税,而赋税是由老百姓提供的。老百姓的国家认同感,也是建立在这一点上:"盐麴俱贱、科役不烦",经济被剥夺感较轻,则国家认同感越强,反之亦然。

中国古代中原汉人有强烈的华夷意识。出于文化优越感,中原汉人向来视周边各族为蛮、夷、戎、狄,以受蛮、夷、戎、狄统治为耻。但是,北宋初期燕蓟地区汉人的心态,却反映了历史的另一面,也提出了一个深刻的问题:让老百姓认同国家,靠的是什么?是文化认同、族群认同吗?

从这个事例看,显然有一个比文化认同、族群认同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权利认同。即国家必须保证老百姓的权利(经济权利是其中最基本、最重要的内容),老百姓才能从心理上认同这个国家。不过,严格说来,这里的"国家"其实是政权,老百姓的国家认同,其实是政权认同:是契丹政权,还是赵宋政权。燕蓟地区的汉人从文化、族群心理上是接受赵宋政权的,因为赵宋政权是华夏衣冠;但如果赵宋政权对老百姓的经济剥夺比较利害,"盐麴俱贵、科役甚烦",老百姓还是会对之"怀怨"、"怨望",而在内心中否定它,最终"忘南顾心",弃之如敝履。

国家认同感是一种社会心态,老百姓要的是幸福生活,幸福生活必须有经济保障,所以,经济权利成了国家认同感的基础。一个随意剥夺老百姓经济权利的政权,显然难以获得广泛的国家认同。考虑到实施盐榷政策的严重后果,即"边民怨望,非国之福",为了争取河朔地区的民心,赵宋政权被迫与契丹政权竞争,盐榷政策暂时搁浅―――"其议遂寝"。

原题:国家认同的核心是权利认同
来源:新京报
原文:http://news.163.com/09/0809/09/5G8V7SVS00012Q9L.html
作者:洪振快

--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2.feedburner.com/gaopi
搞屁在线代理:https://gaopiproxy.appspot.com
更多翻墙方法:http://wiki.gaopi.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