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9日

2009中国:危机年,政治年,机遇年

作者:楚寒

走过风云变幻的2008年,踏着中外局势和季节的严峻寒冬,2009年凌空而来。对于中国来说,09年是百味杂陈却又承载着诸多历史符号的一年。如果要用一句话评估09年的中国局势,可借用英国小说家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中所说的话:“这是最坏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在国际金融风暴的冲击下中国经济自08年末大幅滑坡,可能会触发长期因高经济增长而被掩盖的各种社会危机和矛盾直至社会动荡。翻过奥运一页的09年中国将真正是“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中国长期堆积下来的各种难题势必汇集而至,形成又一个周期性的历史震荡。可是历史又常常在大危机中孕育着大转机,危机的持续深化,或许能为历史进程的航图提供一种特殊的演变契机。

在09年的开春,没有人能够预计这一年究竟是最坏的年代,还是最好的年代?然而几乎人人都预料得到——这是一个充满难题的年代,既有经济难题、社会难题,又有政治难题,以及众多的“周年情结”如何化解的难题。无论是好是坏,09年的中国必将是一个呈现出多面相的年份。

面相之一 —— 危机年

在08年秋由金融危机引发的世界经济危机席卷全球时,中国面临的可称得上是多年来难得一见的巨大灾难。08年11月,中国这个被认为是全球经济最大希望的国家,发布了令全世界震惊的不良经济数据:当月的中国出口自01年6月以来首次大幅下降,经济专家估计出口增长还将继续放缓。在此前两个月的9月份中国财政收入开始下降,此后中国经济形势急转直下,各地均出现较大面积的企业亏损,各项经济指标直线下滑,譬如作为衡量制造业生产能力的用电量出现下滑。另外,长期以来做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之一的进出口贸易形势也呈惨淡局面,08年11月中国加工贸易出口额大幅下滑,新出口订单指数降幅巨大,预示了中国未来的出口增长形势不容乐观。

尽管中国经济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没有美国那么严重,但中国对金融危机其实并没有免疫力。虽然总体经济实力大增,但中国仍是世界上一个较穷的国家,政治体制的流弊也使中国抗压能力明显较弱,故此中国所遭受的打击或将更大。可就在这种糟糕局势下,08年12月中国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却仍在重复前几年一直在实施的经济政策,也就是保增长、扩内需和调结构这三大目标,即通过扩大投资来保增长,竟然没有新的解救方案出台。这表明中国中央政府对扑面而来的经济困局并无良策,中国政府大管家温家宝先生在09年1月中旬召开的国务院全体会议上也坦言,09年是中国进入新世纪以来经济发展最困难的一年,希望能尽快扭转经济增速的下滑趋势。

中国经济开始滑坡,随即而来的是失业率的增长和社会的动荡甚至动乱,总数约高达三亿的失业大军无疑会成为中国社会潜藏的不安因素,使得社会矛盾进一步尖锐。09年才刚刚开始,中国经济的两大龙头——珠三角及长三角的众多企业就出现倒闭潮,引发出严重的失业问题。春节过后大量返乡民工再涌向沿海地区,如果大部分人无法找到工作,这批流动的失业大军便可能对社会治安造成极大威胁。而接下来3月份举行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的年度“两会”,便会成为民众渲泄不满情绪的时机。

在时局艰难的情势下,中国最难解决的是国内的平衡问题,既要大力推动国内的公共建设,又要防止公共建设中的腐败;既要持续进行宏观调控,又要相对放松金融紧缩政策;既要让基层民众分享改革利益,提高劳工待遇,又要扶持大企业,防止企业倒闭潮引发的失业危机;既要推动一点民主政治的进程,又要用强力对付旨在挑战执政党垄断权力的苗头。这种施政所需的平衡策略,难度实在是非常之大,稍有不慎,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将09年变成群体性事件高发年。

总体而言对中国来说,这些年来积累下来的权力缺乏监督、官员普遍腐败、社会财富严重分配不均、生态环境持续恶化、食品安全危机、社会的诚信危机、道德沦丧等早已成为严重的社会危机和隐患,一旦失去“经济高速增长”这一护身符,危机必将从经济领域扩展至社会领域,最终转化为政治危机。可以肯定,09年的中国面临着国内外特别是内政的各种挑战,这场经济危机将成为中国社会二十年来面临的最严峻考验。

面相之二 ——政治年

因为百年一遇的金融风暴,09年成为全球经济大衰退的萧条年,各国政府都面临着巨大的国内外压力,以防矛盾冲突处理不善引发失控和骚乱。对于中国来说,09年比起已经过去的08年更为艰难不顺。如何让企业度过难关、返乡民工如何安置、怎样保障大学生就业、扩大内需的措施怎样实施等各样问题,势必成为中国政府焦头烂额的难题。据专家评估,今年经济增长保住八个百分点的目标,并不容易实现。若中国经济在09年不能保持高增长,将会捅出大纰漏,开放改革30年来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没有齐头并进、协调进行的畸形发展模式,已经到了算总帐的时刻,尤其是多个周年汇集的09年。

09年最大的周年,是中共建政、国府迁台六十周年。中国人几千年来以天干地支编排年号,一甲子为一个循环,在民众心理上难免对60年来的社会状况品头论足一番。对于中国当局来说,既要隆重纪念展现喜庆气氛,历数执政党的政绩,又要确保经济、社会和政治的稳定,殊为不易。而已经勃兴待发的中国民间,难免要检讨评判和反思60年来执政党的功过得失,从而思考中国未来的可能发展路径。

除此之外,今年还是好几个重要的周年日子。一个是西藏的十四世达赖喇嘛流亡海外五十周年。由于08年因举办北京奧运会,西藏及大藏区发生全球瞩目的藏人抗议骚乱事件,之后北京与达赖喇嘛经过数次谈判,目前谈判实际上已经冻结,成效不大。故09年3月或其他月份极有可能会发生藏人纪念乃至再度抗议事件。另一个是某信仰团体“4•25事件”发生10周年。1999年的4月25日,上万名信仰团体成员到中南海周围聚集,最终被中国当局取缔并持续了十年的打压。到了09年,信仰团体势必要有所纪念及采取系列行动。

今年还是五四运动九十周年。90年前的五四运动拉开了中国现代历史的序幕,波及中国思想、文化、政治发展的方向。五四新文化运动举起的“民主”和“科学”两面旗帜和新思想新文化的传播,离中国这块土地还相当遥远。09年知识界乃至社会各界势必要反思90年来的现代化历程,思考中国的未来命运。

而最具是杀伤力的一个周年,就是八九学运“六四•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岁月的流逝并没有消除民族史上的这一道伤痕。20年来,这一事件在中国年年都是敏感点,当局都竭力管束控制,政治困扰一直未能消解。到了09年,国内外势必要举办纪念活动,祭奠亡灵,抚慰生者,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这些重大的民族历史事件集中在09年,让09年成为新世纪不同寻常的一年。09年的中国笼罩着经济阴霾加上政治浓雾,令中国时局变得异常敏感,也让中国当局格外防范。虽然仍是所谓的“一心一意谋经济发展”,可当局更为留心的却是政治层面,如加大政治控制力度,统一调遣安排09年的政治活动,控制异见人士,加强媒体控制,不但控制传统媒体,对新兴媒体如互联网也有新管控措施。年初中国当局严密监视赵紫阳忌日及叫停林彪爱将李作鹏的追悼会,也是基于要把一切可能出现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消灭在萌芽之中”。

09年这些逢十的周年大日子,如果失业大军激增,群体性事件激增,民心不稳,这些纪念日就可能成为当局忧心的关口。中国政府不能空口呼吁全民共体时艰,应付挑战,更需要在政治体制改革上提出路线图,迈出实质的步伐。08年岁末,以知识分子为主体、包括社会各界参与的《零八宪章》横空出世,致使09年的中国政治形势风谲云诡,党内派系、路线纷争不止,民间社会反腐维权声浪不断。这些景象预示着09年的中国这艘航船,将行驶在政治路线与思想争战的风口浪尖上,而引发了一股股影响中国前途的政治冲击波。

面相之三 ——机遇年

回溯近现代中国的发展历程,历史曾为中国的社会转型及步入现代文明国家提供了非常有利的历史机遇,但遗憾的是,中国错失了一次次的历史机遇。因为内因外缘的交结,作为中国巨大危机年的09年,同时也是中国又一次难得的机遇年。因为,三十年改革积累的各种社会问题,在经济危机的助推下,必然会有一个总爆发,从而孕育着中国发展路向的无限可能。

辩证哲学认为,危机中通常蕴含着转机,艰难的时局反而提供了进行大幅改革的有利时机。在19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期间,罗斯福总统推行的新政使美国走出了经济萧条,成为人类史上化危机为转机的典范。09年的中国能否利用历史时机进行转机,开启民族的良性发展道路,已为国际社会注目。

09年的中国社会危机四伏,在百病丛生的威权政治体制的惯性下,难以应付层出不穷的腐败现象,难以化解日渐累积的极深民怨。中国需要抓住社会核心问题、解决社会主要矛盾、扭转社会危局,这已成为时局的迫切需要。

当前中国社会的核心问题是巨大的贫富悬殊,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底层社会、弱势群体和权贵阶层的矛盾。30年的改革使得少数人以牺牲国计民生为代价,积累了大量的财富,造成了畸形的经济格局,带来了严重的政治、文化和社会道德问题。而经济分配权的难题,说到底是人民的政治权利的问题。故此,构建现代民主制度的机制,开放媒体、非政府组织,支持民间的维权运动,使人民逐渐拥有对政治经济制度机制的选择权和决定权,就能使巨大的经济危机,转变为时代的机遇。

中国人民六十年来奋斗创造积累的财富,应当思考重新分配的途径。这需要限制政府专权,发展民间自治,创造效率和公平两者间的平衡机制,建立符合现代文明社会的以对话、妥协和双赢为特征的“游戏规则”。如此可以为扩大内需注入强劲活力,才可以救活企业,增加就业岗位,可以真正落实“改革成果由人民群众共同分享”的理念,从而取信于民,增强社会的凝聚力、向心力,激发民众的创造热情,缓和紧张的社会矛盾,化戾气为祥和,直至化解经济危机。

当今中国的各项弊端之源头在于制度,解决之道无他,唯有以宪政制度来限制公权力,保障公民自由人权,建立一个各种主张和利益都能合理表达的社会机制。当今世界的主流已经实现了政治现代化,这也是百年来中国孜孜以求的梦想,中国不能长久地置身于外。随着经济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的浪潮,全球化、资本扩张、民主自由普世价值观、全球公民社会的发展,均为中国新型社会的建立提供了空间。百年中国所追求的现代化和宪政变革,已到了实现国人历史宏愿的又一个历史关头,须臾不可错过。

2009中国,时代转折点

2009中国呈现的多面相景观自会像潮水般涌到我们的眼前,时代为已步入2009年的中国带来了危机,历史也为2009年的中国预备了机遇。置身危机之中,但愿这一年的中国能够冲破厚厚的冰层,驶向光明开阔的崭新进程,成为若干年后宏大历史叙事章节中珍贵的一页。我们乐观地前行,我们谨慎地期待,期盼像另一位美国小说家艾伦·哲瑞所说的——“一个时代以此而结束,另一个时代以此而开始。”

写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刊登于香港刊物。

作者楚寒:《美国侨报》、《澳门讯报》等媒体专栏作家,著有多部评论、随笔文集
作者邮箱:chuhan108@sina.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