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7日

曹维录:家产天文数字大师为何必须向保姆借孙子红包钱

国学大师季羡林去世了,就在我动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他刚刚去世了几个小时,身上还带有活着时的余温。

季羡林终年98岁,这个岁数去世,已经是很高寿了,如果按中国的传统来说,是"老喜丧"。季老是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传播的人,并认为21世纪是东方文化的世纪,相信季老也应该认同"老喜丧"的说法。季羡林该经历的都经历了,是到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了。

季羡林去世,为自己的人生划了句号,他是北大的招牌,他的死是不是给北大也划了句号?

百年北大,几乎没有多少正面的东西留给世人。成立初期,就成了"嫖客和赌棍之窝",是纨绔子弟聚集的贵族学校,学生以嫖和赌名闻京城;1919年发起过以"打、砸、抢、烧"为明显特征的"五、四"运动,成为中国共产主义的发祥地;李大钊、陈独秀、张国涛等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发起人从北大走出,危害全国;1957年部分教师向当局告发学生,不少学生因此被划为"右派",遭到开除、流放;被毛泽东誉为"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的写作者聂元子等人就是北大教师,后来又有学生出卖自己老师;还出现了奉命被强奸的学生沈崇、把作网络企业形象代言人第一次领到的报酬交党费的弓林、挑动人们对美国仇恨,自己却嫁美国人当美国公民的马楠、污蔑老上访民众"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精神有问题"的教授孙东东......

北大没有思想,只有精神,没有学术,只有激情;向外输出精神和激情,培养无知无畏的"爱国主义"愤青成了北大最为鲜明的特色。在一次评比中,北大在亚洲排行榜上名列第七,南京大学不服气,认为自己比北大学术成绩更大。从学术上讲可能是这样,但要论对国民的影响,南大远不及北大。

据说北大校址原来曾是马神庙,马神庙当然信奉的是马神,信马神当然就是马教,这一联想让人吃惊不小,是偶然的巧合还是冥冥之中有定数,北大成为中国共产主义(马教)的策源地难道真有神秘力量在暗中安排?

季羡林无论是学术上还是名利上都是在发展到顶峰的时候离开了人世,北京大学教授、中国文化书院院务委员会主席、中科院院士、中国语言学家、文学翻译家、梵文、巴利文专家,作家,名衔一大堆。但是季羡林的一生却是坎坷的一生,他几乎就可以说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缩影。在中国,生活得最痛苦的还得说是知识分子,特别是一些头脑还算清醒的知识分子,中国知识分子是中国悲剧的主角。

1949年中共没费一枪一弹进入北京,一直对国民党腐败现象不满的季羡林对这个即将诞生的新政权充满了期待。他和许许多多对中共没有清醒认识的知识分子一样,以为可以在新生的中共政权中施展自己才能了,心情激动,热血沸腾。当时很多知识分子被国民政府接到南方,季羡林虽然因名气不够大,不在被接之列,但如果他主动去南方为政府工作,南方肯定是欢迎的,但他没有去。

没有和国民政府走的季羡林受尽了各种磨难,举凡中国知识分子在中国承受的苦难他都经历了。文革中他也想自杀,但被红卫兵暴打后他想开了:人生苦难也不过就如此,挺一挺也就过去了。所以后来他就再没想过自杀。没有自杀的季羡林也不敢对比国民党更腐败百倍的中共政权表示不满,靠说违心的话又多活了几十年。

从"好死不如赖活着"的角度说,季羡林是赚了;从活得有尊严角度说,季羡林活得值不值还有待另说。

季羡林喜欢收藏字画,而且品位极高,藏品最下底线是齐白石。去年12月《央视寻宝》在河北廊坊发现齐白石的《春声》画轴,被定为国宝。就是说季羡林收藏的都是国宝。可是季羡林国宝居然被盗卖了,负有盗窃嫌疑的就是北大党官之妻杨锐。杨锐名义上是季羡林秘书,实际上就是北大安插在季羡林身边的"影子"领导,兼当管家婆,她握有季羡林住宅的钥匙。

据知情人指控,杨锐不仅有盗卖季羡林藏品之嫌,还有虐待季羡林行为,甚至给98岁的季羡林吃饭店打包回来鸡骨头。季羡林虽然很有涵养,但也忍不住了,他指责杨锐说:"你这是喂狗呀?狗也不吃,为什么给我吃?"

季羡林藏品被盗卖由于事涉高官之妻,各方都不下力追查,最后也没有结果。季羡林说:"那些字画,我不想追了。可是我怎么才能摆脱这个秘书呀?她丈夫是北大副书记呀。北大不会同意换她。"秘书最后在温家宝的过问下换掉了,秘书可以换掉,但一个无形的更大的监控却无法换掉。

去年12月17日的《新民晚报》一篇名为《季羡林父子》的文章,文章中说了一件事:季羡林得知小孙子要来看望自己时,竟然拿不出100块钱的红包给小孙子。文章说,季羡林每年稿费上百万,居然穷得连一百元的红包也拿不出来,是护工借了3000元钱给他,才不致使他处于尴尬的局面。据人们猜测,造成这种原因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出版社隐瞒印数,恶意拖欠稿费;二是季老身边,潜伏着几只血吸虫。

晚年的季羡林所写东西,几乎没有什么价值,都不过是为了应付某些人和某组织"主旋律"奉命之作,实在没有读的必要。我们看季羡林的如下言论:

温家宝在探视季时说:几千年来,我们国家都是灾难和文明进步伴随在一起的。有一位名人说过:一个民族经历一场巨大灾难,一定会用文明来补偿。季羡林马上说:"是恩格斯的话",并补充:"国家领导人不好当。治乱世易,治盛世难,治理我们这样一个大国,更难。"

这是在说中国当前是"盛世",而且是一个"盛世"大国。

2009年01月18日,在北京301医院,季羡林说:我这活了100岁了,一个是从东亚病夫一直到今天,改革开放,你要没有这个改革开放,这个雄心壮志,也没有今天这样的经济发展。不是我们自己在吹,现在世界上的事情,无论多大多小的事,离开中国解决不了的。

中国的改革开放,即使是从经济角度讲,也没有回到了49年前的开放水平,"东亚病夫"并没有经历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没有中共,中国早就经济飞速发展了。世界上的事,没有中共会解决的更好,柬埔寨本来是个无辜的民族,却因为中共输出革命导致一百多万人被杀害。

季羡林说:平生爱国,不甘后人,即使把我烧成灰,我也是爱国的!

这话很有北大特色,是在向党表忠心,谁都知道中共总是把自己同国家绑架在一起,在现实语境下,爱国的实质是爱党。

季羡林在美国的孙女要公开致信北大,证明被北大"供养"的季羡林,是被北大绑架了,连亲属都不能随时见面。

季羡林属于北大,属于政府,他是北大和政府的牌坊,晚年他生活在高官们的包围中,按照一些人的意志写作和生活,向世人述说着北大和中共政府的伟大和清白。

一个人90多岁了还不能生活在自由和真实之中,这样的人活着你说值不值呢?有感于此,写此文以作纪念。

2009年7月11日

原文:http://www.bullogger.com/blogs/hanqingyian/archives/306082.aspx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