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8日

杨继绳:胡耀邦情结

我们必须承认,在中国很多人心中、特别是知识分子心中,存有胡耀邦情结。胡耀邦离开我们已经十六年多了,时间一年又一年地消逝,但胡耀邦情结在人们中间不仅没有淡化,反而更加强烈。

胡耀邦情结一是"情",二是"结"。"情"是因为胡耀邦是一位好人,而且是一位对中国的改革开放立了头功的好人,人们当然不会忘记他。在这一点上,不管持什么看法的人,不会有多大的分歧。"结"说起来比较复杂,因为他的下台,以及他下台时对他的种种指摘,相当多的人有意见。然而,不管这意见是不是正确,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无法成为当今的主流看法。对立的看法相纠缠,成了"结";众多的人的看法受到压抑,成了"结"。

胡耀邦是一位好人。他平等待人,在下级面前没有架子,很容易和人沟通。他敢于发表自己的看法,但吵架不记仇。他热情高涨,敢作敢为,从不考虑个人得失。他是一位很民主的领导人,力主党内生活正常化、民主化、健康化。他没有"山头"思想,很反感
"谁是谁的人"这种说法,常说"我是党的人。"他读书万卷,口若悬河,重视知识,特别看重有知识的人。他不以权谋私,虽然位高权重,却没有为子女、亲属谋取任何利益。他口无遮拦,从不设防,说话难免有疏漏,被人抓着了不少"辫子"。知识分子却喜欢他这样,认为这才是平民领袖的风格,不是"一句顶一万句"的超人。

说胡耀邦在中国改革中立了头功,一点也不言过其实。如果没有"真理标准讨论",就不可能破除现代迷信,就不可有改革开放的思想;如果没有大刀阔斧地平反冤假错案,让大批蒙冤干部回到工作岗位,就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一支实行改革开放的干部队伍。这两项工作是风险最大、难度最大的。胡耀邦力挽狂澜并且承担风险,才做成了这两件大事,胡耀邦不仅做成了改革的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的两件大事。在以后,他的改革之剑一直指向最为关键的方面。例如,粉碎"四人帮"以后,各单位还设有政治部。这是一个权力很大却是固守旧思想的部门。胡耀邦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这个部门砍掉了。还说:"政治部是整人的,今后不整人了,不要政治部了。"胡耀邦说的是军队以外的政治部。粉碎"四人帮"以后,各单位每天都要搞政治学习。有的是利用工作时间,有的是下班后学习一两个小时才能回家。这种政治学习内容陈旧,不仅费时,而且每天在人们头脑中增添新的禁锢。胡耀邦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实行了多年的政治学习一刀给砍掉了。像这样的改革,等于在太岁头上动土,是很危险的事。胡耀邦不怕。

最富争议的是胡耀邦关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态度。作为组织中人,胡耀邦不可能大力抵制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但他对知识分子手下留情,并且尽可能保护。对批判文艺作品、反精神污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态度他不够坚决。由于他的消极、甚至近于抵制态度,使得"反对精神污染"只搞了28天就无疾而终。正是在这方面,知识分子对他怀有好感,另一部人人对他很不满意。这是他下台的主要原因。他为保护知识分子而下台,在知识分子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隐痛。

胡耀邦情结还与16年前的那场政治风波有关。胡耀邦情结是那场风波的导火线。而那场政治风波又强化了胡耀邦情结。

胡耀邦情结的实质是,对胡耀邦有没有一个还以历史的公正问题。这么一个好人,对改革开放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为什么让他下了台?即使要他下台,为什么不能体面一点、如在几个月以后的十三大上按正式程序下台?为什么在他下台时又有这么多不实事求是的指摘?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当今的主流意见不可能回答这些问题。因此,对还胡耀邦的历史公正问题,还无法统一认识。即使多数人认为要还胡耀邦以历史的公正,但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历史条件。

胡耀邦是一个好人,但他不是一个完人。胡耀邦情结造就了这么一种现象:你说他不好,我偏要说他十全十美;你说他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我偏要说他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胡讲了一些错话,如允许私人开小媒矿,让"油水快流",我当时就觉得是错话,现在还认为是错话。但这类错话人们总是有意忘却。胡耀邦有的讲话当年知识分子就不满意,如"在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而现在偏要说这篇讲话不是胡耀邦的本意,认为胡耀邦本来可以讲得更好。胡耀邦一些即席发言有不少漏洞,人们却不在意这些漏洞,还说"宁可听漏洞百出的真话,也不愿听滴水不漏的假话"。

胡耀邦是坚定的改革者,思想是非常解放的。但他还是制度中人,他的改革开放和思想解放是有限度的。他在位时有的讲话还是很保守的,"在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就是一例。但是,由于有了胡耀邦情结,人们有时按自己的意愿把胡耀邦的思想解放界限扩大了,似乎他力主推行彻底的政治体制改革,实现今天一部分人希望的那些目标。其实,胡耀邦是一位组织观念很强的中共党员,在当时,他不可能有现今人们期待的那些主张。

对胡耀邦就是这样,一会儿被打入低谷,一会儿又被抬上高峰。抬高和打压他的是政治风浪。政治浪花还模糊了他的面目。胡耀邦到底有多高,他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得等风平浪静以后才看得明白。胡耀邦情结和政治风浪相关,与胡耀邦相关的那两场政治风浪的影响不消失,胡耀邦情结就不可能完全解开。胡耀邦情结不解开,就很难客观、冷静地评价胡耀邦。

胡耀邦情结的存在,说明对过去25年的改革历史还不能统一认识。也说明对今后改革的方向也还没有统一认识。中国是一个大国,十三亿人,认识不一致是很自然的事情。对过去的历史认识不一致不要紧。放开言路,让各人说各自的话,只要留下可靠的历史资料,认识总有一天会基本一致的。对今后改革的方向的认识不统一不要急。当前需要改而且认识一致的事情还有很多,改革的活动空间还很大。先把认识基本一致的改了,随着改革的深入,现在认识不一的也可能会逐渐统一认识。市场经济,这是过去多年来被视为万恶之源、洪水猛兽的东西我们不是也接纳了吗?只要对中国有好处的东西,迟早会被中国人接纳的。

胡耀邦情结是历史的情结。历史之结只能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解开。什么样的历史条件呢?造成情结的社会激奋之情已经冷却,有利害关系的当事人失去了影响,多数人有直面历史的心态。如果在胡耀身上真的有不公正的问题,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公正和不公正的力量此消彼长,一旦公正的力量超过了不公正的力量,正义就可以伸张。或者说,造成不公正的权势已经消失,还历史以公正有利于社会和谐。上述的社会条件齐备,"结"就不解自开,历史本来面目就会显现。具备这样的条件需要时间。时间才是医治政治创伤的良药。在"结"未解开之前,各方面有要有一个平静的心态,对不同的看法持宽容的态度,给各种不同思想以自由表达的空间。不要以势压人,是是非非,让实践去作结论。如果用施加压力的方式,硬要对方接受自己的意见,有可能这一个"结"还没有解开,又会出现另一个新的
"结"。历史之结,通常是一个社会"病灶",在一定的条件下,"病灶"会被触发为社会冲突。

我说时间是医治政治创伤的良药,并不是叫人消极地等待。在解开历史之结的条件出现之前,还有很多事是可以做的。比如,积极推进民主化建设,真正实行宪政,努力把胡耀邦当年开创的事业推向前进。做好这些事,既可以防止历史之结造成社会不和谐,也可以加速我说的那样的历史条件的出现。在胡耀邦90诞辰之际,中共中央举行纪念活动,就是一个积极的态度。

2005年10月
原文:http://yangjishengbk.blog.163.com/blog/static/121808265200962110422567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