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8日

龚小夏:我在美国如何竞选议员

6月26日傍晚,在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里亚市一个居民区的会所里,我的竞选班子召开了一次晚会。前来参加的有本地将近100名的支持者,包括本州的联邦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和州议会的议长威廉・豪威尔。沃尔夫和豪威尔分别对与会者就我的背景作了一番介绍。与会者或多或少地捐赠了一点竞选款项。

通过这次并不怎么起眼的活动,我的竞选班子向公众正式宣布,今年我参选弗吉尼亚州议员的选举运动正式开始。在带着外国口音的新移民里,从事竞选政治的人非常少,所以我的参选还是引起了不少媒体的注意。几天后,在当地一系列共和党州议会候选人――除了我之外都是白人男性――中间,《华盛顿邮报》选登了我的照片。共和党非常有影响力的全国组织GOPAC也将我挑选为今年的几位"聚焦候选人"之一。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外国移民在各行各业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现,唯独竞选政治是最困难的一项。参选需要财力和人力,候选人必须要在当地有一定的人脉和人望,熟悉本地的政治和社会团体组织。竞选过程要求候选人作大量的公开讲话以及与选民交流,并且要非常熟悉美国的政治运作方式以及政治文化历史。

我在1987年来到美国,读书、教书、工作,20多年时间里早已对美国形成了家园般的认同感。2001年成为美国公民的时候,刚刚进行过入籍宣誓,我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登记投票。后来在每次的竞选活动中,我都非常热衷于投入,对这里的选举以及政府制度的认识可以说比一般人要多一些。

2009年是美国选举的"小年"。这一年里面没有联邦一级的选举,地方上的重要选举也只有弗吉尼亚和新泽西两个州,选举州长与州议会。其中,弗吉尼亚州的选举更是受到瞩目,因为这个过去多是由共和党控制的大州从2001年以后接连选出了两届民主党州长,并且在2008年总统大选中倒向了奥巴马。政治分析家们普遍认为,弗吉尼亚州的走向,是美国未来的政治风向标。如果共和党能够赢得州长、保住议会,则意味着民主党的南部力量扩张势头被遏制。另外,2010年是美国的人口调查年。紧接着人口调查之后,各州便要重新划分选区,这个权力掌握在州议会的手里。掌握州议会多数的那个党会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式来划选区,从而对联邦一级的政治产生重要影响。因此,今年弗吉尼亚的选举吸引了不同寻常的关注,共和民主两党都将在这里投下非常大的力量。

虽然有各种各样的报道,中国人看美国政治经常会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美国的政治候选人是如何产生的?竞选活动如何组织?金钱在美国政治中起什么样的作用?普通人在政治中到底有多少发言权?政党和社会团体如何运作?在以下有限的篇幅里,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竞选的一点亲身感受来给读者提供一些新的信息。

毛遂自荐

我之所以成为本地共和党的候选人,除了机会之外,主要是靠毛遂自荐。其实,美国政治中绝大多数候选人都是这样产生的。政党或者有权势的人当然会去挑选自己中意的候选人,但是如果没有本人的意愿,谁也无法强迫一个人投入既费时间又耗精力的政治竞选。

我最早对美国的选举产生兴趣,还是1980年代在北大读书的时候。有位富布莱特学者到历史系讲课(这在当时还是非常新鲜难得的事情),送给每个学生一本托克维尔的《美国的民主》。这是我读的第一批英文书之一。在过去10年里面,我参加了地方与联邦的各种竞选活动,不但对选举的程序相当熟悉,而且也在地方的政治活动中打下了一定的基础。2008年总统大选过后,我决定参加今年州议会的竞争。

说起来,弗吉尼亚州议会是新大陆最古老的地方议会,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619年。美国国父中的弗吉尼亚人,包括华盛顿、杰斐逊、乔治・梅森、帕特里克・亨利、詹姆斯・麦迪逊等等,都曾经是这个议会的成员。议会大厦是当初杰斐逊本人的设计,今天还在继续使用。

议会分上下两院,上议院有40位成员,每四年选举一次,上次选举是2007年,因此今年上院没有选举。下院100位成员,每两年选一次。弗吉尼亚居民有710万人,选区按照人口来平均划分,所以每个下院议员代表7.1万居民。不过,每个选区中合格选民的人数是不一样的。18岁以下年轻人多或者非公民的外国移民多的选区,合格选民的人口就比较少。

我所在的第46选区中,绝大多数的选民居住在与首都华盛顿一河之隔的亚历山大里亚市。这是美国最古老的城市之一,附近就是华盛顿总统的庄园,城里面有他当初最喜欢的饭店(Gadsby'Tarven,如今还在营业)。在过去大约20年中,这里基本上是民主党的选区。2008年大选,区内72%的选票投给了奥巴马。不过,在地方选举中,共和党却也不时能够取胜。比如不久前的市议会选举,6个席位让共和党夺走了两个。原因是共和党的支持者――特别是35岁以上的白人、小企业主、成功的职业人士等等――投票率比较稳定,而民主党的基本群众――特别是黑人、拉美裔移民、穷人――的投票率则时高时低。在2008年的总统大选里,这个区的投票率高达80%,占人口20%的黑人与15%的拉美裔基本上都去投了票。而在2009年市议会的选举里面,投票率只有15%。出来投票的黑人又有许多将选票投给了候选人中唯一的一位黑人,而她碰巧是共和党人。

我要参选,除了共和党的基本群众之外,还要依靠本选区内占人口9%的亚裔。亚裔的投票率是最低的,尤其是地方选举,他们基本上不投票。我的亚裔身份,对共和党人有相当的吸引力。不过由于我在2008年大选之前一直是民主党的支持者,所以我在共和党内――特别是地方共和党组织里面――完全没有基础。所以在决定参选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共和党内高层的支持。通过朋友的介绍,我找到了州议会的共和党议长。我对议长表示了参选的愿望,并明确指出我在社会政策――同性恋平权、妇女堕胎权、枪支管制――这类问题上更倾向于民主党的立场,但是我支持共和党保守的财政政策,反对政府权力和规模不断扩大,坚持"大社会、小政府"的方针。

在大略地了解过我的背景与政治立场之后,豪威尔议长对我的参选表示全力支持。在他的安排下,我结识了当地共和党组织的领导(亚历山大里亚市的党主席,一位曾经在布什政府教育部中担任高官的律师、国会第八选区党主席,另一位律师、共和党青年协会主席,一位互联网的从业者),并且开始参加本地区共和党组织的各种会议和活动。

有政无党

美国大党的组织是非常松散的,套用中国的术语来说,简直就是"无组织无纪律",完全是一盘散沙。县市地方的支部与州和全国的组织虽然有一定的联系,但是地方组织的活动都是独立的,上面一级的机构可以作点建议,但是却不能下命令。因此,尽管有共和党内几个重头要人――包括议长、国会议员、前州长等人――的支持,我却不能自动成为共和党的候选人,而是要靠自己努力去争取到本选区内地方党支部的提名。

而地方的党支部则完全是一种俱乐部式的自愿性组织。就算是党内的积极分子,一般也就是一两个月来开次会,许多人相互之间并不熟悉。所以一个从来没有参加过地方党组织活动的外来人突然要参加竞选这种事情也很常见。事实上,各个地方党组织为了赢得竞选,在党内缺乏有吸引力的候选人时,往往会到本地各种活跃的社团中去说服有名望的人来参选。

不过,外来的"空降兵"候选人却也可能引起党内活跃分子的不满并出头挑战。这就会在党内形成候选人的竞争。在我宣布参选之后,共和党内也有人表示要竞争。他们指出,我原来是民主党人,和他们的信念并不一样。而按照常规,党的各级领导人都不能表示明确的态度,否则就是干预了地方基层群众的意愿。

在这种情况下,共和党要人对我的支持,主要就是替我出谋划策。议长于是安排我去见了一位有丰富竞选经验的高参。他指点说,我要想赢得提名,就得设法去要求党内以初选的方式推举候选人。这需要投入的力量比较大,会让一些不太认真的人望而却步。

推举候选人的途径由各党自行决定。基本方式有两种:初选投票或者党内开会选出。初选是由政府来组织,选民某天到各个投票站去投票,票站开门的时间从早上6时至晚上7时;而党内的会议则只有很短的时间集中到一个地方去开。初选投票的方式有利于那些财力充足、竞选班子比较强、善于动员群众的人;党内会议则有利于那些在党内有深厚基础与人脉的竞争者。像我所在的这样规模的选区里,党内会议参加的人不多,有能力将亲戚邻居拉出几十个人来,就可能赢得党内提名。

在3月份共和党地方组织开会的时候,我的支持者提出要进行初选。这个提议很顺利地通过了。之后,我便着手去做初选的准备。

逐门逐户登记

根据弗吉尼亚州的选举法,候选人必须满足一定的条件才能进入初选,包括在州选举委员会登记,要交100美元的登记费,每月要按时进行选举募捐和报告经费开支,另外还必须在4月9日之前找到本地120个已经登记为选民的人签名支持。至于他们属于什么党派并没有关系。

120个签名听起来很容易,但是具体去做却遇到了非常多的困难。首先是征集签名的人必须也是本选区的登记选民,别人不能代替。此人要将每张签名表送到公证处去进行公证,宣誓每个签名都是自己亲眼看着选民签署的。我找了七八个人帮忙,每人最多能征集到十来个,还要麻烦到公证处去一趟。我自己挨家挨户到邻居那里去敲门,一天之内才征集了大概20个。人们倒是非常友好,但每个签名的人都希望能跟我聊上10分钟甚至半个小时。我还试图站在图书馆、超级市场、电影院、教堂等地方征集签名,发现还不如挨家挨户敲门容易。公共场所的人群中许多人来自外面的选区。本选区的人在大街上被拦截住,也往往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花了好几天时间我才征集到一半的签名,送去检查却发现有1/3不合格。原来,不少的居民虽然是公民,但是却没有登记投票。还有不少人从外地搬来不久,选民身份还登记在其它地区。最后,我整整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挨家挨户征集了200多个签名,才满足了候选人资格的要求。

之所以要多签这么多的名字,就是准备好了中间会有相当比例不合格的签名――包括签名者没有登记或是登记在外地、签名无法辨认、地址出现错误等等。这是非常重要的细节。奥巴马第一次竞选地方议员的时候,就是请了律师来仔细检查对手的签名,查出一批不合格的来,使得对手的资格被取消。

赢得党内提名

到了登记截止日,我的选区内合格的共和党候选人只有我一个,我也就这样正式地获得了共和党内的初选提名。看来,愿意如此去下功夫的人也不多。有意思的是,这种候选人产生的制度使得党派在最初的阶段中几乎没有多少重要性。一个完全没有党内活动经验和历史的人,只要去满足选举法有关候选人资格的条件,就能成为候选人。当然,如果一个党内有不止一人要参加竞争,这就需要经过初选投票或者党内会议的程序。比如这次弗吉尼亚的选举,民主党内就有3个人要竞争州长,包括我要竞选的这个位子上的前任州议员。

赢得党内提名只是整个竞选过程的最初一步。从4月份到11月3日选举日,整个竞选过程是整整7个月,竞选经费至少需要20万美元。这笔钱除了用来支付竞选经理的工资(2.6万美元)之外,主要用在印刷、邮寄各种宣传品上。通常,候选人要与每个选民用不同的方式(寄信、上门访问等等)接触5~8次,才能够将选民动员出来投票。作为候选人,我会去参加所有的地方集会和群众性活动,每天会用2~5个小时的时间到选民家里敲门拜访,介绍自己的情况,倾听选民的意见。有一次,选区内有3位老太太想见见我,我只好取消了与一位国会议员的约会。这位议员需要我的选票和支持,而我则需要那3位老太太的选票和支持。我想,这应该说就是权力来源于人民的具体体现了。

来源:南风窗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9474490100elu9.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